|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三十五章宰相門前七品官

第三十五章宰相門前七品官 (1/1)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5 12:07  字數:2959

楊帆回到家裡,一推門便嗅到一陣飯菜的香氣,心中油然升起一陣幸福的感覺,便向廚下揚聲喚道:「阿奴,我回來了!」

奇怪的是,廚下靜悄悄的,一點動靜也沒有,楊帆奇怪地走過去,探頭往廚下一瞧,裡邊根本沒人,楊帆再一回頭,不禁嚇了一跳,天愛奴正幽靈似的站在他身後。

楊帆駭然道:「你怎麼跟個鬼似的,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

天愛奴瞪著他,道:「出事了!」

楊帆怔道:「出了什麼事?」

天愛奴嗖地一下閃到門口,貼著門縫向外看了看,又嗖地一下飄到他的面前,小聲道:「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兒。」

「哦?」

「我發現經過你家門口的人,都會很好奇地往裡邊探頭探腦。」

「哦?」

「我還發現,那些人交頭接耳,指指點點。」

「……哦?」

天愛奴臉色凝重地點:「你說,會不會我在你家的消息已經泄露了?」

楊帆心虛起來,忙道:「你想多了,這坊間百姓各過各的日子,誰會多管他人閑事?」

天愛奴搖頭道:「不然,你本單身男兒,家中從不起伙,突然開始自己生火做飯,落在有心人眼中,難免會生起疑慮……」

楊帆乾咳兩聲道:「你不用擔心,我說過了,這坊里絕不會有人多管閑事。再說你這副模樣兒,就是有人見了你,會相信你是個女賊嗎?」

天愛奴猶自不放心,凝視著他道:「真的沒有事?」

楊帆正色道:「絕對沒有事,我用我的人格擔保!」

天愛奴嘆息道:「你這麼一說,我更擔心了。」

楊帆鬱悶地道:「我的人格有這麼差么?」

天愛奴白了他一眼,反問道:「你有人格么?」

楊帆瞪著她問道:「飯做好了么?」

天愛奴奇怪地看著他道:「你居然還吃得下?」

楊帆道:「為什麼吃不下?根本不會有事,你想想,如果你在這兒的消息真的泄露了,我豈不也要受到牽連?我既然不怕,你擔心什麼。」

天愛奴歪著頭仔細想想,展顏道:「不錯,這個理由著實令我放心許多,那麼……吃飯吧!」

昨日他們和搬新家燎鍋底差不多,自然要隆重一些,今天就不可能大魚大肉了,不過哪怕是尋常的菜式,經過天愛奴那雙妙手烹調出來,也是色香味俱佳。楊帆一見滿桌佳肴,不由食指大動,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道:「來來來,吃飯吃飯。」

天愛奴微微一笑,道:「不急,我還有一盤大菜沒上。」

楊帆停了筷子,訝然道:「還有一道大菜?」

天愛奴探手從矮几下摸出一個包袱來,輕輕地推到了楊帆面前。

楊帆狐疑地看了天愛奴一眼,放下筷子,將那包袱打開,燈光下,頓時騰起一片珠光寶氣,氤氳生輝。兩方翠玉、一掛明珠,另有金錠銀條若干,楊帆驚訝半晌,緩緩抬起頭來,看向天愛奴。

天愛奴道:「今天,我出去了一趟,帶了些東西回來。」

楊帆將包袱緩緩掩起,重新推回几案之下,鎮靜地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謝禮!」

天愛奴道:「我說過,救命之恩,當有厚報。這是我給你的謝禮。」

楊帆目光微微一閃,問道:「你要走了?」

天愛奴輕輕頷首,楊帆道:「前日叫你走,你不肯走,今日怎麼突然又想走了?」

天愛奴嘴角輕輕一勾,道:「我說過,女人隨時都會改變主意,哪裡需要什麼理由呢?」

楊帆吁了口氣,道:「這坊中盤查雖然不嚴,可是京中卻不然,各處城門處對於出城的人盤查還是甚為嚴格,你肩上有傷,很容易暴露身份,不如等傷勢養好……」

天愛奴截口道:「要養好傷,非是一兩日功夫能夠辦到的。只要我能行走自如,出城么,對我來說,絕不是問題。」

楊帆默然片刻,展顏笑道:「也好。既然明日就將分別,筵上豈可無酒。」

天愛奴道:「好,我雖有傷,飲酒卻是無妨,我去取來。」

楊帆伸手虛按,說道:「你且坐著,我去取酒。」

楊帆欠身欲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便自院中響起。今日街坊諸般詭異,已令天愛奴生起戒心,這時一聽腳步聲起,她的目光立即警覺起來。

楊帆在看她持箸的手。

她的手指修長、纖秀,當腳步聲響起的時候,持箸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蘭花綻放般一動,已由持握變成了反握,右手食指輕輕抵前,拇指按在上方,尾指勾住筷尾,筷尖斜斜指向楊帆的右胸心口,變成了一個標準的握劍姿勢。

她當然不是想要對付楊帆,她微微側著頭,左耳正傾聽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楊帆相信,當她暴起反刺時,手中的竹筷將勢如閃電,筆直地刺入進門者的咽喉,她不只是殺魚很快,殺人更快。

楊帆馬上問了一句:「誰?」

門外的人這回沒有冒冒失失地闖進來,他先說了一句話:「小帆,是我,馬橋!」

聲落,門才拉開,馬橋邁步走了進來。

一進門,依舊是一張矮几,依舊是男女對坐,依舊是燈下用餐,情形一如昨晚。

馬橋「哼哼」兩聲,道:「你們正吃飯吶,弟妹,打擾了啊。」

天愛奴手裡的筷子「當」地一聲跌落桌上,張口結舌地道:「弟……弟妹?」

楊帆趕緊站起來,搶過去擋住馬橋的視線,問道:「你怎麼來了?」

馬橋繞過楊帆的身子,瞧瞧桌上的飯菜,連聲贊道:「哎呀,弟妹真是好手藝,這飯菜做得好香。」

天愛奴瞪著楊帆,楊帆忙道:「馬六,別胡說八道的,我們還沒……那啥呢。」

楊帆一邊說,一邊扭過頭去,擠眉弄眼地向天愛奴打眼色:「阿奴,你先離開一下,馬六來,有事跟我相商。」

天愛奴緩緩站起,狐疑地瞟了楊帆一眼,姍姍走向後門,楊帆拉著馬橋坐下,問道:「你怎麼來了?」

馬橋見天愛奴走了,臉上強裝的笑容頓時斂去,嘆口氣道:「還不是因為小寧的事么。」

楊帆動容道:「蘇坊正那邊有消息了?莫非姓柳的還是不肯答應?」

馬橋道:「蘇坊正去了永泰坊,見到了那裡的莫坊正,莫坊正聽蘇坊正說明了去意,便大覺撓頭,說是此事甚不易辦。」

楊帆道:「那是何故,那姓柳的混到這般地步,在坊里應該沒甚能耐才是。」

馬橋道:「不錯,那姓柳的的確沒有什麼能耐。不過,他雖沒甚麼能耐,他傍上的那位姚氏夫人,卻是大有來頭。」

楊帆雙眼微微一眯,問道:「那個姓姚的婦人,她是甚麼身份?」

馬橋道:「那姚氏婦人也沒甚麼身份,只不過是個孀居的商人婦,不過姚氏夫人的娘……卻不是一個普通的人物。」

楊帆奇道:「商人婦的母親,能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馬橋苦笑道:「姚夫人的母親,曾經給一個人做過乳母。」

「誰?」

「太平公主!」

p:本周醉枕上三江了,請大家在起點首頁左側找到「三江推薦」,點下方的「更多」,或者點書頁上方橫條中的「三江」,在新打開頁面右邊位置,有「三江票領取」,點擊即可領取,然後在中間位置,有〈醉枕江山〉,其右下方有個「投票」,點擊「投票」。

有點麻煩,想必是起點為了防範刷票,諸友勞動一下你革命的小手,多多支持!

***請謹記,每天都可以領一張三江票,不要今天投過明天就忘記了,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