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三十二章私奔風雲

第三十二章私奔風雲 (1/1)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4 07:50  字數:2861

一大早,楊帆照常去開坊門,今兒是月末最後一天,明天起就要由他人輪值了。

似乎一切如常,開坊門時,他依舊被人撞得風中蘆葦一般搖曳,被膽大潑辣的大姑娘小媳婦們揩油,換來一天的好心情。

走在街上,小吃攤主們依舊熱情地跟他打著招呼,只有經過修文坊十字大街第二曲巷口時,略略有些不同。那處棚子冷冷清清的,寧姊今天沒有一早出攤,楊帆知道,她今天一定是忙活退婚的事情去了,因此也不擔心。

但是當楊帆回家吃過天愛奴調製出的清淡小菜、熬出的香甜米粥,趕到坊正府里應了差事,開始今天的巡察游弋時,他發覺有些不對勁兒了。

街頭巷尾,總有些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塊兒竊竊私語,一邊說一邊還不停地看他,神色相當的詭秘,可是當他走過去時,這些人卻馬上顧左右而言它,不咸不淡地扯起了閑話。

楊帆有點發毛的感覺,今天這是怎麼回事?

「楊二。」

「黃員外。」

楊帆微笑著站住行禮。

迎面走來的正是黃招平黃員外,黃員外極其圓潤的身子走得很是輕盈,彷彿一隻皮球似的,顫呀顫的彈到他的身邊,一張胖臉笑得天官賜福一般。

楊帆有些意外,黃員外平素與他街頭碰見,一向不怎麼打招呼的,畢竟身份地位擺在那兒,今天這是怎麼了?莫非忽然做成了一筆大生意?

黃天官笑吟吟地開口了:「楊二,怎麼兩眼都是血絲啊,昨晚沒有睡好么?」

「哦,黃員外,我……」

黃員外根本沒想聽他的回答,馬上接笑道:「呵呵,年輕人嘛,不要害羞,某可是過來人了,這種事情,還是要悠著點好,要愛惜身體,啊?」

「呃……員外說的是……」

黃員外圓潤地從他身邊飄了過去,那步態,那風情,彷彿前方路上有一座山峰,山峰下有一道竹籬,竹籬內有一叢秋菊,胖胖的黃員外忽然搖身一變,成了五柳先生,正悠然行去,籬下採菊。

楊帆望著黃員外的背影,如丈二金剛一般摸不著頭腦,他正覺有些古怪,擔著菜挑子出攤的宋二伯看見了他,便站住腳步,笑道:「楊二,聽說你家自己開伙做飯了啊,可要買些菜么?」

楊帆一怔,昨天傍晚時分自家飄起一道炊煙,這就有人注意到了?莫非這宋二伯乃是一位隱居不出的世外高人,有事沒事的就站在他家土牆上四下望氣?

一身粗布衣裳,留著兩撇八字鬍的宋高人笑道:「菠菜、茭白,萵苣、蘑菇、苜蓿、薺菜、金針菜,都是新鮮的,你看看挑點兒什麼。」

楊帆遲疑地道:「這個……,二伯,我身上沒帶錢,下回吧,下回再照顧你的生意。」

宋二伯從挑子里拿出一把韭菜,遞到楊帆手裡,很慈祥很得靄地道:「你現在花錢的地方多,想來是有些拮据的。需要了就跟二伯說一聲,怎麼也不差你那一口。喏,這把韭菜送給你,回去剁個菜餡炒個雞子兒什麼的,味道極好。」

宋二伯拍拍他的肩膀,壓低嗓門道:「二伯跟你說,韭菜這東西,補腎壯陽喔。」

「嗯?」

楊帆正詫異間,宋二伯已帶著一臉蒙娜麗莎的微笑,挑著擔子揚長而去。

楊帆慢慢地往前走,走著走著,突然想到了原因所在:「馬橋!這廝那張破嘴,就沒個把門兒的么?」

楊帆一俟想清緣由,憤憤然便去尋找馬橋,走了兩條巷子,還沒找到馬橋蹤影,迎面忽有一個綠衫少女姍姍走來,這少女發梳百合髻,領一條大黑狗,「目不斜視」、「旁若無人」,楊帆一看正是小東姑娘。

「不好!」楊帆欲待要躲,小東已然走到面前,楊帆正要欺她眼神不好,硬著頭皮與她擦肩而過,小東看一看他,卻遲疑站住,喚道:「可是楊家二郎當面?」

「啊!啊啊!小東姑娘啊!」

楊帆苦笑站定,打個哈哈,彷彿才看到她似的,笑臉迎上,說道:「正是楊帆,小東姑娘,你這是到哪兒去呀?」

小東躡著貓一樣的步伐貼近了,直到楊帆能清晰地數出她鼻尖和兩頰的雀班數目,才眯著眼喜道:「啊,果真是二郎。」

歡喜的神色一閃即逝,少女臉上又換了一副幽怨的神情,幽幽地眯著楊帆道:「二郎好不絕情,奴家對二郎一番情意,二郎心中當真不知么?你平日里裝捏作傻,奴家只道你不想太早成親,也不怪你,哪知你卻與一商賈女子勾搭私奔。」

小東說著,抽抽答答,兩行珠淚便滾滾而落。

楊帆慌了手腳,前後看看,慌張勸道:「小東,你不要哭啊,你這般模樣,叫人家看見,還以為我怎麼樣了你,你……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小東把淚一收,挺起平坦的胸膛,朗聲道:「二郎,此間沒有旁人,咱們把話說清楚,你說,人家容顏相貌、性情品性,到底哪裡不如那個商賈女子?你說!」

小東先天近視,再加上常做針線活的緣故,還有些對眼,這時她的兩隻眼睛一致對內,雙眼焦點專註地交叉在楊帆的眉心,楊帆被小東姑娘犀利的眼神徹底擊敗了。

他像一個始亂終棄,終被苦主找上門來的登徒子似的,慚愧的無地自容,低著頭,懺悔似地說道:「小東,你是一個好姑娘,勤勞、能幹,性格溫柔,心地善良……」

楊帆不敢與之對視,稍稍抬起眼睛,盯著對方的鼻尖,數著點點雀斑,用最真誠的語氣道:「你的眉毛像天邊的雲一般高潔,你的眸子像霧夜的星辰一般明亮,你的模樣就像迎春的花朵一般俏麗,你的身材就像我手裡的這把韭菜一般稚嫩……」

小東姑娘抹抹眼淚,質問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喜歡她,不喜歡我?」

楊帆嘆了口氣,深沉地道:「也許……這就叫緣份吧。小東姑娘,你我二人,是有緣無份吶。你看,你家境富有,而我只是一個坊丁,家徒四壁。你性情溫柔,勤勞能幹,而我好吃懶做、不學無術,我怎麼能配得上你這樣的好姑娘,自慚形穢,自慚形穢。」

小東姑娘低頭看看自己平坦的胸脯,黯然道:「你不用哄弄我,我知道,我……太瘦了!」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

楊帆趕緊否認:「小東,你可不要這麼想,你是一個人見人愛的好姑娘,這坊里誰人不知,哪個不曉,四坊八鄉,有口皆碑呀!你看……」

楊帆一指那隻正在小東姑娘膝下搖尾獻媚的狗狗,:「你瞧,連狗都喜歡你!」

小東姑娘忿然道:「偏是二郎不喜歡我,有眼無珠,連我家大黑都不如!」

楊帆連聲道:「是是是,楊某沒眼光、沒福氣……」

小東姑娘拂身便走,楊帆一把拉住她道:「且住,那是一棵樹。」

「不用你管!」

小東姑娘甩開他的手,憤憤離去,楊帆暗暗吁了口氣,趕緊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走出去不過三步,已然走遠的小東姑娘突然站住,高聲道:「楊二,你給我站住!你說清楚,『連狗都喜歡我……』,你是不是說我瘦得像一把骨頭?」

楊帆拔腿就跑,後面傳來小東姑娘氣極大吼的聲音:「大黑,給我咬他!」

「汪!汪汪……」

楊帆抱頭鼠竄,一盞茶的功夫之後,花家針織坊的花大娘高亢尖銳的咒罵聲就從她家院子里響起來:「楊二這個缺德帶冒煙的死東西……」

p: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