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三十一章人們最喜歡相信的理由

第三十一章人們最喜歡相信的理由 (1/1)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3 06:41  字數:2892

擅闖民居這種事本不該發生的,尤其是晚上,幾乎更不可能。

因為在照明條件比較低劣的古代,人們對於黑夜有著本能的恐懼和行動上的客觀困難,夜間犯罪,主人無法事先判斷你是要偷東西還是要殺人,再加上私宅不受侵犯的傳統觀念,所以夜入民宅,非奸即盜的觀念深入人心。

唐律規定:「夜無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時殺者,勿論。」

再加上宵禁的規定,所以夜間串門子,在那時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到了人家不敲門便登堂入室,更是絕不可能的事情,以致兩人全無防備。

然而楊帆並不覺得意外,規矩是規矩,規矩定出來,就是給人破的。敢大模大樣闖進他家,壞了這夜不入民宅規矩的,除了馬橋還能有哪個?

可馬橋平時輕易也是不會到他家裡來的,這個時間按常理說,馬橋本該在家裡陪著他老娘做手工才對,可是進來的,卻真的是馬橋。

馬橋一腳踏進門來,就見房中整潔,一張几案,對坐兩人,一男一女,不禁「哎喲」一聲,忙不迭點頭哈腰地賠禮道:「對不住,對不住,我走錯門了……」

馬橋一邊說一邊退,退到門口,剛剛退出一隻腳,已然看清了楊帆的模樣,不禁驚詫地站住。他捧著一個陶罐兒,張口結舌地看看楊帆,又看看天愛奴,結結巴巴地道:「這……這……,這位姑娘……」

楊帆一伸手,按下了天愛奴欲暴起的動作,向她解釋道:「這是我朋友。」

楊帆起身,把馬橋拉到院子里,問道:「你怎麼來了?」

馬橋道:「我不放心小寧,回來後去了她那裡一趟,聽她說你今晚沒去她那裡吃面片兒湯,小寧叫我來看看你。我琢磨著,怕是你把錢都給了我去應付老娘,所以……,我就帶了半罐子粥過來,那位姑娘是什麼人?」

「她呀……」

楊帆眼珠亂轉,遲疑地說道:「哦,她是我的表妹,特意來探望我的。」

馬橋以手撫額道:「兄弟,能換個更合適的借口么?」

「怎麼?」

馬橋無力地道:「你說過,你的老家在交趾,在中原沒有親人。現在你表妹來探望你?從交趾、孤身一人、萬里迢迢地趕到洛陽來探望你?而且你還要做賊似的把她藏在家裡,都不讓人知道?」

楊帆臉上一紅,沒好氣地道:「你知道是借口還說出來?問那麼多幹什麼,你就當她是一個賊好了。」

馬橋捧著瓦罐,一臉木然地道:「你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做賊么?」

楊帆道:「奇哉怪也,漂亮女人怎麼就不能做賊了?」

馬橋道:「一入青樓,衣食無憂啊。漂亮女人能走的路太多了,做賊?哈,哈哈,天大的笑話!」

楊帆生怕天愛奴聽了著惱,趕緊往門口瞧了一眼,壓低聲音道:「休得胡說,叫她聽見,定不饒你!」

馬橋「哼哼」兩聲以示冷笑,說道:「看吧,我這麼說你不樂意了是吧?快招,她到底是誰?」

「你煩不煩啊?」

馬橋往門口瞧瞧,擠擠眼睛,小聲道:「你相好的?」

楊帆心裡一動,這個理由……似乎說得過去,於是故作沉吟狀道:「嗯……」

馬橋急不可耐地道:「果然是你相好的?天吶,這麼漂亮的姑娘,快說,這是誰家的女子,你怎麼勾搭上的?」

楊帆情知不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滿足這個好奇寶寶的好奇心,他是絕不會罷休的,便順著他的思路,慢吞吞地說道:「這位姑娘么……,是我在洛河上認識的一位商賈之女。」

「哦?」馬橋換了另一隻手抱著瓦罐,豎起了耳朵。

楊帆道:「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行經洛河橋上,她正使船自橋下經過,我們兩人就此一見鍾情,一來二去,兩情相悅,便私訂了終身,可她父母嫌貧愛富,不願讓她嫁給一個坊丁,所以……她就跟我私奔了……」

楊帆順嘴編出一個很濫俗的劇情來,可是越是這種濫俗的故事,無疑卻是最能滿足人獵奇俗心理的,所以馬橋信之無疑。他咂巴咂巴嘴兒,興緻勃勃地道:「那你們倆,打算以後怎麼辦?」

楊帆蠻不在乎地道:「還能咋辦,讓她住在這兒唄,依咱大唐律,只要過了法定婚齡,男女兩情相悅,成就事實婚姻,便予承認,父母也干涉不得的。」

馬橋捏著下巴,狐疑地道:「不對吧……,依咱大唐律,可是男滿二十,女滿十五,方才可以成親。你今年才十七,還差著三年呢。」

楊帆道:「所以,我打算先這麼過著,等三年以後,我們兩個不但早就做了夫妻,連娃兒都不知道生了多少個了,她阿爺阿母還能反對不成?」

馬橋翹起大拇指贊道:「這一招夠狠!」

楊帆趁機對馬橋道:「如今她父母正到處打聽她的下落,因此這件事你清楚就好,切不可再告與他人知道。」

馬橋連連點頭:「當然,當然。你放心,這種事,打死我都不會說與外人知道的。」

楊帆吁了口氣,問道:「對了,寧姊那裡怎麼樣了?」

馬橋道:「大娘聽了也很氣憤,她說,男人窮些沒關係,可要是這般沒志氣,那就真的一輩子沒有出息了,所謂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自己女兒若是跟了這樣一個男人,一輩子都沒有出頭之日了,她明天要親自去找媒人退婚呢。」

楊帆欣然道:「這就好。」

兩個人又聊了一陣兒,馬橋告辭離開,楊帆已經吃得小肚溜圓,那粥自然也是捧回去了。

楊帆閃身進屋,就見天愛奴端坐案後,亭亭若初荷出水,一雙明亮的眼睛饒有趣味地盯著他看,看得楊帆心裡發毛,不由暗忖道:「她怎麼這麼看我?我倆說的話……不會是被她聽到了吧?」

天愛奴盯的楊帆目光游移,不敢與她對視,這才高傲地揚起下巴,從鼻子里輕輕地一「哼」,扶案而起道:「我困了,這些杯盤,你收拾了吧!」說完,便昂起頭,像一隻驕傲的孔雀般,裊裊婷婷地去了。

※※※※※※※※※※※※※※※※※※※※※※

燈滅了,月光從窗欞透入,流水一般瀉滿整個房間,地上,似一幅疏影橫斜的潑墨。

楊帆又出去「打葉子戲賭錢」去了,這一回天愛奴自然不會再跟蹤他。

上一次,楊帆在兵部案牘司查到了「著龍武軍派兵押送」這麼一句話,當時這支人馬押送的人是廢太子李賢,去處是蜀中巴州,這與他想查的嶺南韶州八竿子打不著,但這已是他能查到的唯一線索。

今晚,他會繼續查閱還沒看完的有關永淳二年的公文,如果再找不到有關龍武軍出京公幹的其它線索,他就得針對當年赴蜀中巴州公幹的這支人馬進行調查了。雖說兩地風馬牛不相及,可是赴巴州公幹的人,未必就不能轉道去韶州幹些別的。

又是整整大半夜辛苦的查閱,時間快到時,楊帆揉揉發紅的眼睛,長長地吁了口氣。到今天為止,他已經把永淳二年所有的兵部公函全都看遍了,那一年,龍武軍出京的唯一記錄,就只有押送廢太子李賢入巴州這一條。

看起來,他只能從這條線索著手了。

楊帆走到窗邊,微微啟開一道縫隙,用那雙滿是血絲的眼睛向黑沉沉地天際望了一眼。天地依舊一片茫茫,但這已是黎明前的黑暗,晨曦就快出現了。

楊帆長長吐一口濁氣,回首看了看那些堆積如山的案牘,輕輕翻下樓去,像一隻夜鶯般投進了茫茫夜色當中……p:求推薦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