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二十七章人人喊打

第二十七章人人喊打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2 03:28  字數:3193

頭面鋪子前邊的空地上,柳君璠被踢得滿地打滾,尖聲咒罵道:「江旭寧,你這個賤婢,竟敢使人毆夫!竟敢使人毆夫!」

姚夫人一見,連忙吩咐那崑崙奴道:「蠢材,還不救人?」

崑崙奴溫馴聽話,擼起袖子就要上前,戴著娃娃面具的楊帆突然和他咕嚕了幾句崑崙語,那崑崙奴聽得一怔,手下力道便輕了幾分,楊帆順手一拳,拳頭還沒挨著那崑崙奴,那崑崙奴就大叫一聲,彷彿被掌風拍出去似,仰面一摔,「昏厥不醒」了。

好在楊帆拳出得巧妙,這崑崙奴跌得及時,兩人的衣袖袍袂遮住了動作,旁人還道他是被楊帆一拳打出去的。柳君璠抱著頭,蜷縮如狗,凄厲地嚎叫:「江旭寧,夫為婦天,你敢使人毆夫,我斷不會放過你的!」

「各位,各位父老鄉親,還請給我做個見證!」

楊帆一腳踩在柳君璠的腰間,高舉雙手道:「某可不認得這人的娘子,更不曾受他娘子隻言片語指使,某家不是路見不平,某因何動手打人,蓋因這人羞辱了天下男人!某家也是一個堂堂男兒,豈能受此奇恥大辱?」

謝沐雯這時正好從帳房裡走出來,站在店中瞧著。

楊帆把柳君璠的劣跡惡行添油加醋地向眾人宣揚一遍,大呼道:「這等畜牲,枉自托生為男人,所作所為,實實地污辱了男人這個稱呼,普天下男兒都因他而蒙羞,你們說,此人該不該挨揍?」

圍觀百姓異口同聲地道:「該打!」

楊帆道:「著實地該打!是男人的,還不動手?」

「唿啦」一下,圍觀人群中的男子一擁而上,尤其是那些帶著女伴或者與娘子出遊的,更是格外的義憤填膺,為了表示自己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紛紛衝上來,用拳腳跟柳君璠這個寡廉鮮恥吃軟飯的臭男人劃清界限。

「讓個地方,郎君給我讓個地方!」

那些女人比男人還要氣憤,性情潑辣的當即就提起裙裾衝上去,加入了群毆柳君璠的陣營。柳君璠被楊帆一通踹,已經踹得鼻青臉腫,面目全非,再被這些人圍上來一通毆打,連慘呼嚎叫的勁兒都弱了。

謝沐雯站在店中,將楊帆方才所言俱都聽在耳中,臉上頓時露出鄙夷厭惡的神氣。

店裡夥計一見東家出來了,連忙上前討好地問道:「東家,你看,要不要小的把他們轟開?省得影響了咱家的生意。」

謝沐雯曬然道:「沒出息的臭男人,以身乞食,比伸手討飯更噁心!連個乞丐都不如!由他們去!」

瞧她樣子,若不是自恃身份,怕也要衝出去,狠狠踹那姓柳的幾腳,夥計一瞧,當即不敢再言。

「各位,這姦夫無恥,那淫婦同樣無恥!就是她!你們看!」

楊帆眼見眾百姓已被撩撥起來,突然大吼一聲,又將手指向目瞪口呆地站在路邊的姚氏夫人。

「打她!姦夫淫婦!」

「這對狗男女!」

百姓們已被煽動起來,立即沖向姚氏夫人,姚夫人一見,嚇了一跳,趕緊跑上車子,吼那躺在地上裝死的崑崙奴:「賤奴,還不起來,快帶本夫人離開!」

躺在地上裝死的崑崙奴蹭地一下爬起來,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跳上車子御車便走。柳君璠從地上狼狽不堪地爬起來追在車子後面,一邊跑一邊咬牙切齒地摞狠話:「江旭寧,你這賤婢,你等著!我絕不會放過……」

「哎喲!」

一句話沒說完,爛梨大棗各色雜物就像瓢潑大雨似的丟過去,柳君璠以袖蒙頭,逃之夭夭。

這時市令帶著幾個維持市場秩序的市丁拎著鞭子走來,老遠就喊:「何人在此互毆,想到官府里吃板子么!」

眾人聽了,方才紛紛住手,整理衣冠,平穩呼吸,扮旁觀群眾狀。有人便議論道:「瞧這小娘子端地俊俏,怎麼找了這樣一個男人,當真是新鞋褲蹴鞠-----可惜了的!」

面片兒顏面無光,低著頭只管疾步而行,馬橋和楊帆見狀,忙一左一右陪她離開,謝沐雯見人群散了,便也拂袖回了後堂。

離開了看熱鬧的人群之後,馬橋便埋怨楊帆道:「小帆,你今日實是太蠻撞了些,那軟骨頭挾忿而去,必會遷怒於小寧,小寧嫁過去後,還能有好日子過么?」

楊帆勃然道:「嫁過去?你居然還這麼想?長個卵子就是男人么?這等齷齪廢物,寧姊,你真要嫁他?」

江旭寧站定腳步,神情猶豫片刻,漸漸變成一片凜然,沉聲道:「吾雖女流,生於貧賤,也羞與此等男子為妻!回去後,我就稟明母親,請媒人出面,與他和離。」

楊帆欣然道:「這才對,寧姊又俊俏又勤快,還怕找不到一個好夫君,我瞧馬六就不錯。」

馬橋趕緊道:「不不不,我可不行,長這麼大,一事無成。我家境況比小寧家還要差了許多,小寧的娘親怎麼會同意呢。」

江旭寧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道:「小帆說笑的,你還當真了,就是你肯,我還不肯呢,我江旭寧既要與那姓柳的分手,將來的夫婿怎麼也要比他強上幾分,要不然豈不惹他恥笑。就你,哼!」

馬橋趕緊道:「就是,就是,要嫁也要嫁楊二這樣的,起碼這小郎君俊俏的模樣,就比那柳君璠強勝百倍。」

江旭寧拍了他一巴掌,嗔道:「你要死!小寧才多大的孩子,比我還小著兩歲呢,胡說八道。」

楊帆挺起胸道:「雖說如今世道講究男比女大,不過女比男大也是有的,寧姊這樣俊俏,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