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二十六章男兒當志氣

第二十六章男兒當志氣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1-01 01:36  字數:3486

《誠求推薦票》

江旭寧只有十六七歲,這姓柳的卻有二十六七,相差十多歲,不過在唐朝,這很正常。唐人習俗,男女婚配時特彆強調男方要比女方年齡大,有「男大十歲,同年同歲」的說法。

大城大阜的男人,尤其是讀書人,成婚都比較晚。因此這柳君璠比江旭寧大了十多歲,實屬尋常。

眼見如此尷尬的一幕,馬橋忙勸道:「小寧,你別多想,也許那是他本家的姐妹,又或者街坊鄰居……」

楊帆冷冷地道:「這兩人都是年過三旬的男女,相偕往頭麵店里購買首飾,舉止又是如此狎昵親密,若說二人之間無甚私情,你信么?」

馬橋向他連打眼色,解勸道:「男人嘛,偶爾逢場作戲罷了。你這是看見了,若是未瞧見呢?小寧,你一個姑娘家,是還未過門的媳婦兒,怎好理直氣壯地上前責問,不如……走了吧。」

楊帆道:「走?寧姊就可以視若無睹,當它從未發生過么?」

馬橋趕緊把他扯到一邊,小聲道:「小帆,你今兒這是怎麼了,怎麼唯恐天下不亂的?你叫小寧怎麼做,還能上前與他爭吵么?馬上就要成親了,且忍一忍,饒一饒,也就過去了。」

楊帆正色道:「如此自欺欺人,何來幸福可言?」

馬橋急了,道:「小寧跟他已簽了婚書的,雖未拜堂,已然是夫妻,你不勸和,還讓他們打得不可開交才好么?」

楊帆抿著嘴不說話了,只是緊緊地盯著江旭寧,看她態度如何。他可以容忍別人欺他騙他,卻不能容忍別人欺辱他的朋友,然則這畢竟是江旭寧的事,他需要一個江旭寧的態度。

江旭寧心思百轉,雖然眼前這情形叫人憤慨悲傷,可自己一個未嫁的姑娘,難道還真能上前拿出正室夫人的派頭來詰問於他不成?江旭寧為難半晌,喟然一嘆道「算了,小帆,我們走!」

不料三人還未舉步,店中又出現一幕情景,江旭寧看在眼裡,一張俏臉騰地一下,脹得發紫。

原來那婦人沒有相中那枝步搖,舉步又走到另一張櫃面前,柳君璠連忙追過去,不想那隻猞猁突然從他肩上竄下來,一溜煙兒地竄到地面,似乎想追上女主人,而柳君璠也正舉步向前,那猞猁快如閃電,他來不及反應,一腳便踏在猞猁身上。

那隻紅猞猁貓兒似的一聲尖叫,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撲到婦人身邊,嗚嗚咽咽的好不可憐。婦人攸然變色,抬起手來,一記耳光便狠狠地扇在柳君璠的臉上,叱罵道:「你這個不長眼睛的狗東西!」

柳君璠捂住臉頰,訕訕地道:「我……它的動作實在太快,我沒反應過來。」

婦人反手又是一記耳光,罵道:「連我的小貝都照看不好,你這個廢物還能幹什麼!」

婦人罵完柳君璠,俯身抱起猞猁,哄道:「我的小寶貝兒,快讓我瞧瞧,傷著沒有。哎喲,我的小寶貝兒,看把寶貝兒疼得,這個不長眼睛的廢物,阿娘都教訓他了,別叫了。」

柳君璠陪著笑,諂媚地道:「是啊,小貝乖啊,是我不好,有眼無珠,傷著你沒有啊,來,我給你揉揉。」

一隻手剛伸出去,就被婦人一巴掌扇下去,白了他一眼,叱道:「拿開你的狗爪子,小貝不稀罕。」

江旭寧看到這一幕,只氣得俏臉通紅,渾身發抖,她的男人逢場作戲也好,尋花問柳也罷,她都能忍得,可她的男人如此沒有骨氣,根本不像個男人,叫她如何忍得?

江旭寧目中蘊著恥辱的淚水,馬橋一把沒拉住,她已甩開馬橋的手臂,昂然走進店去,站到柳君璠面前,沉聲問道:「柳君璠,這個婦人是誰,跟你什麼關係?」

柳君璠看見是她,不由嚇了一跳,變色道:「旭寧,你怎麼來了?」

江旭寧冷笑道:「我不來,怎麼看見你糾糾偉丈夫的如此氣概?這婦人是誰,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那婦人看見江旭寧斥問柳君璠,也是為之一怔,隨即就鎮定下來,她乜著江旭寧,輕輕撫摸著猞猁的毛髮,慢條斯理地問道:「君璠,這個潑辣的小娘子是誰啊?」

柳君璠訕訕地道:「這位姑娘,姓江,江旭寧江姑娘。」

江旭寧冷冷地道:「怎麼,你都不敢承認我是你未過門的妻子?」

「哦,這就是你說過的那個開麵攤兒賣早點的姑娘呀。」

婦人眉帶譏誚,唇抿冷笑,不屑地道:「走吧,逛街的興緻一點都沒有了。真是掃興。」

「慢著!」

江旭寧伸手攔住要隨那婦人離開的柳君璠,問道:「你還沒有告訴我,這個婦人是誰?」

柳君璠狼狽道:「這位娘子,是……是跟我同住永泰坊的姚氏夫人。」

江旭寧瞪著杏眼,沉聲問道:「她和你是什麼關係?」

柳君璠惱羞成怒地道:「江旭寧,你還沒嫁到我家來呢,管得這麼寬?什麼時候輪到你來過問我的事情了?」

這時那姚夫人已走出門去,門口一輛輕車,趕車的是個崑崙奴,旁邊還伴著一個高麗婢子。姚夫人挑起轎簾兒,慢條斯理地道:「柳君璠,你過不過來?你現在不來,以後都不用來了。」

柳君璠跺了跺腳,繞過江旭寧就往外走。江旭寧也是真的惱了,追上去一把拉住他的衣袖,不依不饒地道:「柳君璠,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你跟她到底是什麼關係!」

柳君璠氣極敗壞地道:「姓江的,你管的也太寬了,不要說你還沒有嫁到我家,就算我跟你入了洞房,做了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