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二十三章我有個秘密

第二十三章我有個秘密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30 11:08  字數:3762

楊帆已經來過幾次,查閱了許多永朔二年的公函,目前還沒有找到有用的線索,卻知道了許多並不為民間所熟知的其它消息,比如梅花內衛的一些資料,就是從這兒得到的。

這裡存放的都是舊公函,平時根本無人登樓,室中不管是書架還是公文,上面都落了厚厚的一層灰。楊帆在牆角摸出以前留下的蠟燭和火石,轉到幾層書架之後,打著火石,點起蠟燭,放到了公文架上。

昏暗的燈光被一層層書架擋住,外邊毫無察覺。

楊帆找到上次做了記號的地方,抽出一份公函,仔細地看起來。

「永淳二年,**骨咄祿重建汗國,汗國甫立,即擾定州,霍王李元軌擊退之……」

專註地看完全文,楊帆輕輕搖頭,將它放了回去,依次又拿出下一份:「骨咄祿擾媯州,圍單于都護府,殺司馬張行師。勝州都督王立本、夏州都督李崇義分道救之……」

「骨咄祿擾蔚州,殺刺史李思儉,俘豐州都督崔智辯……」

「骨咄祿掠嵐州,偏將楊玄基擊走之……」

這一年,突厥王骨咄祿無異是一個重要的主角,如許之多的兵部案牘全是關於他的,楊帆眉頭緊鎖,卻不敢跳躍著抽檢,他之所為,本就是剝絲抽繭的耐心活兒,容不得一點馬虎,焉知這個題目下,沒有與他想要找的東西有關的線索呢。

一份份看完,他又拿出一份,這一份卻是關於大唐名將薛仁貴身故,兵部奏請撫恤追賜的。仔細看完全文,放回去,又拿出一份,楊帆一份份認真地閱讀著,也不知道又看了多少份,當他再拿出一份時,寫的卻是武后將廢太子李賢遷禁巴州的消息,仔細瀏覽一下,一行刺目的字跡赫然躍入眼帘:

「著龍武軍派兵押送。」

楊帆的心急跳起來,迄今為止,他已查閱了不下三百份公函,這是唯一一份提到龍武軍出京消息的。可巴州在蜀中,他要查的那群人卻是出現嶺南韶州,著實的南轅北轍,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么?

楊帆凝眸思索良久,將這一頁公文小心地撕下來揣進了懷中,天色已經太晚了,他今晚只能查到這裡,否則天光一亮,他就無法安然離開了。

楊帆將公函案牘一一歸位,吹熄蠟燭,塞回原來掩藏的地方,悄然離開了兵部庫房。

※※※※※※※※※※※※※※※※※※※※※※※※※※

清晨,吱呀一聲,後門兒開了,天愛奴大大方方地走進來,楊帆已經起身,兩個人互相看著,楊帆的衣裳依舊皺皺巴巴的,而天愛奴的衣裳卻很整潔,甚至連衣角兒都沒捲起一絲褶皺。

楊帆絕不相信僅有一套衣裳的她,晚上敢脫光了睡覺,所以對她如何將衣服保持的如此整潔非常好奇。

「早,要不要刷牙?」

這是楊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招待客人的東西,天愛奴想起那被楊帆吹捧不已的掉毛牙刷,眸中不禁微微露出一絲好笑的意味。

「給!」

楊帆順手遞過一枝嶄新的牙刷子,兩個人依舊走到院子里,在晨曦下,在鐘鼓聲中,呸呸地刷著牙,這種在一起的感覺很是奇妙,但是楊帆說不出來那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等他們刷凈了牙齒,牙刷子也就報廢了,牙刷子稍稍有些粗糙,以致牙齦有些出血,楊帆漱了漱口,咧開一嘴白得耀眼的牙齒,微笑道:「我去開坊門,順便給你帶碗面片兒回來。」

「嗯!」

楊帆點點頭,轉身朝外走。

「噯!」

楊帆回頭,就見天愛奴俏生生地立在陽光下,似笑非笑地道:「昨夜贏了么?」

「啥?哦!呃……」

楊帆乾笑起來,天愛奴搖搖頭,揚手擲出一件東西,空中划過一道弧形的金光,楊帆伸手一抄,入手竟是一支金釵。抬眼再看天愛奴,她已翩然回屋去了,楊帆吁了口氣,打開院門,揚長而去。

「啊~~啊~~~啊~~~」

楊帆和馬橋張著大嘴同時打哈欠,坊門一開,他們就被急於出坊的人衝撞的東倒西歪。等二人站定身子,互相看看,異口同聲地道:「你怎麼跟沒睡醒似的?」然後同時又打個大哈欠,異口同聲地道:「昨夜天涼,沒有睡好。」

二人同時怔了怔,楊帆心虛地道:「我去吃面,要不要一起?」

馬橋心虛地道:「不了,我還是回家陪阿母一塊兒吃。」

兩人各自走出三步,又不約而同地站住,欲言又止。

楊帆道:「橋哥兒,我下午出去一趟,坊里若有差使,你幫著應付一下。」

馬橋奇道:「你去哪兒?」

楊帆道:「家裡被褥叫耗子咬的全是洞,我琢磨著去買套新的。」

馬橋道:「不巧,我也要出去,前些天阿母做了些牙刷子,托南市幾家賣雜貨的掌柜幫忙售賣,我今兒去瞧瞧賣的怎麼樣了,把貨款收回來。」

馬橋撓了撓頭,道:「既然如此,咱們一起去吧。反正坊里平時也沒什麼大事,我跟馮武侯說一聲,叫他幫忙照應一下。」

「如此也好。」

楊帆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心下卻有些躊躇,他一個光棍漢,突然開始購置布匹柴米,必會惹得馬橋追問緣由,可是又不便拒絕同行,只能見招拆招了。

到了面片兒攤前,楊帆又叫了兩碗湯麵,江旭寧奇怪地道:「小帆,你這兩天怎麼這麼能吃啊?」

楊帆怕她起疑,靈機一動,便把昨日對蘇坊正扯過的謊又對她說了一遍,只說馬橋胃寒,要吃些湯麵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