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二十二章兄弟好忙

第二十二章兄弟好忙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30 02:50  字數:4007

天色晚了,今兒的晚餐依舊是吃面。楊帆呼嚕呼嚕地把一碗湯麵吃完,擱在窗台上,而對面,天愛奴依舊吃得斯斯文文,那一碗面還是滿的,好象她還沒有吃過一根。

楊帆不禁笑道:「到底是女人,這麼香噴噴的面,居然吃的這麼慢。」

天愛奴憐憫地看著楊帆:「你知不知道什麼叫香噴噴?」

楊帆道:「難道不香,寧姊的湯麵在這修文坊里可是公認的好吃。」

天愛奴搖頭嘆道:「井蛙不可語于海,夏蟲不可語於冰。」

楊帆道:「你既吹噓自己的廚藝如何之好,何不一展身手,讓我瞧瞧。」

天愛奴俏巧地白了他一眼,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讓我拿什麼一展身手?」

楊帆笑道:「成,這個好辦,我明天買些食材回來,再見識你這位巧婦的本領便是了。」

又聊一陣,街上梆子聲隱隱傳來,聽起來該是兩更天了。天愛奴起身道:「不跟你聊了,我回去休息。」

楊帆也起身道:「你睡吧,我出去走走。」

天愛奴警覺地問道:「你去哪裡?」

楊帆道:「打葉子牌,不然明天拿什麼買雞鴨魚肉呢?」

「你手氣很好么?」

「哈哈,你要是想明天換換口味呢,最好祈禱我的手氣會很好。」

楊帆出了自家小院的門,在門下站了片刻,機警地四下一掃,便沿長巷向前走去,行了片刻忽然隱隱察覺有些動靜,楊帆暗自警惕,拐過一條巷角時飛快地向後睃了一眼,一道身影疾閃出黑暗之處,卻如驚鴻一瞥,被楊帆看到了那條纖細的身影。

「天愛奴?」

楊帆微微有些恍然,心中轉著念頭,腳下卻並不停下,依舊向前走去。

天愛奴悄悄輟在後面,只見楊帆一路行去,鬼鬼祟祟、東張西望,最後來到一條長巷,左右看看,往掌心吐了口唾沫,退後幾步,輕「嘿」一聲,借著一股衝勁兒猛地竄向一堵坊牆。

「嘩!」

腐朽乾裂的泥坯牆皮掉下來一大塊,楊帆很狼狽地摔到地上,他趴在地上不敢動彈,過了一陣兒,見沒有驚動什麼人,這才輕輕爬起來,「呸呸」的好象在吐口中的泥土。

隱在暗處的天愛奴趕緊掩住了口,生怕笑出聲來。

楊帆探頭探腦地四下看看,再接再勵地繼續爬牆,這一回他成功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披上了高高的坊牆,呼呼地喘息一陣,翻過了牆頭。天愛奴輕輕搖了搖頭,纖影一閃,掠回了他們的住處。

楊帆裝模作樣地扮出偷東西的樣子,在人家院舍里轉悠了幾圈,又從另一側牆頭翻出,在一條條巷弄間繼續穿梭,做出一副尋找下手目標的樣子,如此這般周旋了小半個時辰,確信天愛奴已然離去,這才加快步伐,向自己真正想去的地方趕去。

楊帆晃過幾片宅子,來到了一處僻靜之地。這裡是一片住宅的街角,在巷子最里端,左右兩戶人家,都是對著另一側大街開門,中間這條巷弄是死胡同,只留了後門,因此異常的僻靜。

巷底生著一棵龍爪槐,樹高十餘丈,枝繁葉茂。楊帆看看四下無人,突地騰身縱起,彷彿一隻靈猿,猱身直上,飛一般竄上了樹頂,隱身於樹冠之中,四下更是無人看見。

樹頂有一個幾根樹杈撐起的地方,放著一個油布包袱,楊帆打開包袱,就在樹上穿戴起來,很快,他就變成了另外一副形像。

一套青色輕裝,青色的頭套,裝扮停當,一柄短劍插進綁腿,一口短刀插在腰帶上最容易拔出來的地方,深吸一口氣,在樹頂向四下一掃,楊帆便飛身掠出樹冠,輕盈地落在一戶人家的屋脊上,穿房過屋,飛奔而去。

※※※※※※※※※※※※※※※※※※※※※

「阿母,我出去啦。」

馬橋家裡,馬橋站起身來,抻了個懶腰,對母親說道。

馬橋的老娘嗔怪地道:「去吧去吧,你這孩子,老是晚上出門,小心叫武侯撞見,尋你的不是。」

馬橋道:「阿娘不用擔心,我是坊丁嘛,本來就是幫武侯們做事的,大家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真要叫他們撞見,也不會把我怎麼樣,兒子只與楊二和幾個要好的朋友們小聚片刻,打會兒葉子牌,很快就回來。」

「嗯,你自己小心著些,玩牌歸玩牌,可不興賭錢!」

馬母叮囑了一句,用針撓了撓頭髮,又低下頭來,就著燈光,把一縷捻好的豬鬃小心地穿過牛骨上鑽好的小孔,又伸手取過備好的麻繩。進行捆紮綁定。旁邊有一套鑽孔工具和一大堆已經鑽好孔的牛骨頭,那是馬橋剛剛做出來的。

馬橋只要回了家,總是陪母親一塊做家務,從很小的時候他就是這樣,那時候馬母常給人做鞋墊賺些錢養家,馬橋每天都會在家裡幫著母親把剪碎的小布頭一塊塊的拼成鞋墊的樣子,常常忙到日光西斜,才能出去與坊內的小夥伴們玩耍一陣。

從小到大,他都幫著老母做事情,如今做了坊丁,有了工錢拿,雖說坊丁的收入非常低微,不過據他說幫著武侯們做事,時不時總有些意外之財,所以家境比起從前已經好了許多,不過老人家閑不下來,兒子長大了,該娶媳婦了,自然要幫他攢老婆本兒,所以依舊每日勤勞做工。

馬母聽說市面上現在牙刷子既賺錢又好賣,便叫兒子花錢買了一支回來仔細琢磨了一陣兒,然後就買了些原材料回來,嘗試著自己做牙刷子。

馬母知道兒子孝順、聽話,倒不擔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