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十八章刑部司刑郎中

第十八章刑部司刑郎中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28 02:05  字數:3509

「不開眼的東西,滾開!」

騎馬走在外側的是刑部和洛陽府的公人,乞丐們剛一靠近,他們的鞭子就揚起來,毫不猶豫地抽下去,那幾個乞丐沒想到這些人這麼凶,頭前兩個乞丐躲避不及,挨了兩鞭子,疼得「哎喲」直叫。

眼看這些人不是好相與,那些乞丐情知找錯了對象,當下不敢言語,轉身就想逃開。

「慢著!不許打人!」

謝都尉忽然大喝一聲,喝止了那幾個公人,一撥馬頭,走向那些乞丐,喬君玉和唐縱不知道她要幹什麼,都勒住馬韁停在那裡,謝都尉撥馬到了幾個乞丐的面前,方才寒霜般的臉色已然柔和下來。

幾個乞丐不明她的用意,神色間都有些惶恐,謝沐雯上上下下打量他們一番,便自袖中摸出幾枚開元通寶,手一舉,一個乞丐這才恍然,趕緊捧起雙手。大錢叮叮噹噹地投到他的手中,幾個乞丐受寵若驚,連忙點頭哈腰地道:「多謝貴人,多謝貴人!」

謝都尉一雙極具英氣的眉毛攸地一挑,冷哼道:「瞧你們一個個手腳齊全、身強力壯的,尋些什麼活計做不能討口飯吃,偏要去做乞丐,真是沒出息!你們就是去偷去搶,也比做個伸手花子強!」

幾個乞丐面對這樣的勵志語,點頭如小雞啄米:「是!是!是!貴人教訓的是!」

謝都尉瞧他們答應的痛快,其實根本沒往心裡去,不禁嘆了口氣,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他們一眼,撥馬趕了回來。

洛陽尉唐縱、刑部法曹參軍事喬君玉這兩位負責執法的官員聽了她這樣的言語,不禁相顧苦笑。見她回來,喬參軍忙換了一副笑模樣道:「謝都尉真是慈輩為以懷,對幾個乞丐也能如此憐憫。」

謝都尉淡淡地道:「若非不得已,誰願屈身為乞丐,縱不幫上一把,也不必轟狗一般吧。」

喬參軍不好接這個話題,訕訕地咳嗽一聲,道:「都尉說得是,都尉請看,前方就到楊郎中的府邸了。」

他們走的是洛陽城的一條主要幹道,腳下是黃土壓實的路面,路兩旁是成行的榆樹、槐樹,樹後面就是深深的排水溝,溝後面就是高約一丈的坊牆,坊牆內有深宅大院、寺廟道觀的飛檐重樓。

偶爾能看到一座氣派很大的宅院,在坊牆上開了自家大門直接沖著城市大街,門口列著兩排戟架,還有甲士豪奴看守。這是王公貴戚三品以上大員的家,經制度特許,才能對著大街開門的,一般人家的門戶卻只能向著坊內開。

前面不遠,就是修文坊的坊門。刑部司刑司郎中楊明笙官職不到三品,他的府邸自然也是建在坊里的。

喬君玉等人走進修文坊的時候,並沒有引起什麼轟動,幾乎每座坊內,都有一些官紳居住其內,官紳交遊廣闊,往來無白丁,有貴客登門亦屬常事。修文坊里住的官員最多,一些有身份的人出出入入實屬尋常。

今天百官不用上朝,官員間一早就有客人走動就更屬尋常了。大唐皇帝原本每天都要上朝的,不過顯慶二年五月的時候,宰相們啟奏高宗皇帝說,天下太平,沒有那麼多政事要處理,請皇上隔日一上朝,從此朝廷就改成單日上朝,雙日不上朝了。

喬君玉一行人直接進了刑部司刑司郎中楊明笙的家。

刑部司刑司郎中,那是僅次於刑部尚書、刑部侍郎的刑部第三號人物,凡是審理重大案件,要由刑部郎中以刑部侍郎的名義會同御史中丞、大理寺卿為三司使,三司會審。朝廷發布大赦令,則由刑部郎中代表刑部宣布大赦天下的名單,所以威權極重。

刑部郎中楊明笙,僅有四旬上下,頭髮卻已開始花白,臉上的肌肉也有些松馳,所以皺紋也就顯得格外深。他身材欣長,頸項也長,一隻鷹勾鼻子,一雙銳利的眼睛,看起來就像一隻顧盼覓食的禿鷲,令人望而生畏。

尤其是他鼻翼兩側那兩道深深凹陷下去的法令紋,使得他的面容透出一種冷肅嚴厲的神氣。作為大唐刑部的第三把手,楊明笙一向不苟言笑,在刑部素以嚴肅酷厲著稱,刑部法曹參軍軍喬君玉與他共事這麼多年,也沒見他笑過幾回,

此刻,他卻談笑風生,笑得老臉如秋菊,就連那絲絲皺紋,都像菊花瓣似的舒展開來。他的笑,當然是對梅花內衛果毅都尉謝沐雯謝姑娘而發的,面對天后內衛,一向不苟言笑的楊郎中也破了例。

「請,謝都尉,裡邊請。」

「郎中請。」

這時候,「大人」這個稱呼還是專指至親長輩,所以官場上只相互稱呼官職,哪怕是一個縣令對著一個宰相,也是稱對方某相國,宰相稱其為某縣令,對答間都自稱「某」,縣令若是不肯謙稱下官、卑職,也不算失禮,所以謝沐雯與楊明笙都是如此相稱。

楊明笙笑吟吟地把謝沐雯請進了內書房,喬君玉和唐縱便在客廳里坐下來。楊明笙在內書房裡聽謝都尉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慨然道:「謝都尉放心,既然是太后吩咐,周侍郎指派,楊某一定盡心竭力,找出兇手。」

謝沐雯欣然道:「茲事體大,那就拜託楊郎中了!」

楊明笙「啪啪啪」三擊掌,揚聲道:「唐少府,喬參軍,進來說話!」

二人進了書房,見禮坐定,楊明笙便望著洛陽尉唐縱,沉聲問道:「城門處可已遣派人員檢查?」

唐縱道:「郎中放心,洛陽城所有城門,未曾開門前某便已派了人去進行盤查,但凡肩上有傷者,是一概出不了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