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十六章我想撿個媳婦兒

第十六章我想撿個媳婦兒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27 01:58  字數:3955

楊帆吞吞吐吐地道:「這個蕭千月呢,因為相貌醜陋,家中貧困,所以年近三旬,還娶不到婆娘……」

女刺客挑了挑細細彎彎的柳眉:「那又怎樣?」

楊帆鼓足勇氣道:「可是今年年初的時候,他在路上撿到一個姑娘,後來……那位姑娘就成了他的媳婦兒了。」

楊帆說到這裡,便「很難為情」地低了頭去,他話中目的至此已是昭然若揭了。

他那羞澀靦腆的模樣,完全就是一個被迫向人吐露心聲的少年該有的正常反應。楊帆對這般做作駕輕就熟,這可是他從小就用來應付那些熱情奔放、大膽活潑的南洋女孩兒練就的本事。

女刺客怔住了。

楊帆所說的事,在那個年代,絕不是一件很希罕的事情,幾乎在每個城市,每個鄉村,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女,被人收留,然後做了人家媳婦,這種事情太常見了。

甚至,這位女刺客在聽到楊帆這番話後,馬上就想到了她自己,當年,她豈不也是走投無路,差一點兒就做了別人家的童養媳?

可是,眼前這個看起來似乎挺耐看的小賊,救她回來的目的,竟然是想效仿他那位姓蕭的好鄰居,給自己討個便宜媳婦!他,準備把刺殺天后的女刺客撿回來,當他的媳婦!女刺客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這位仁兄異想天開的神奇想法,以至於愣在那兒,半晌沒有答話。

楊帆見她不語,臉更紅了,他撓了撓頭,紅著臉道:「我當時……其實就是那麼稀哩糊塗地一想,並不真就要……咳咳,施恩不圖報才對,你放心,這種事我也勉強不得你,我只是這麼一想……」

他當然不能告訴這個女人,說他救她,只是因為她是被官府追殺的人,而他本能地厭惡官府,所以與她同仇敵愾。他也不能告訴這個女人,說她無助地俯伏在溪水邊的樣子,像極了童年時的他,所以才觸動了,只好編了這麼一個還說得過去的理由。

女刺客信以為真了,她也不知自己這時是該氣還是該笑,她凝視了楊帆半晌,才啼笑皆非地嘆了口氣,道:「足下對我有救命之恩,這個大恩,我自然是要報答的,不過……」

看到楊帆眼中放出的光芒,女刺客趕緊追加了一句:「不過,不是你想的那樣。總之,我會報答你,我不喜歡欠人家的情。我現在很疲倦,想先休息一下,有什麼話明早再說,好么?」

「好,好!」

楊帆學著馬橋被他老娘教訓,手足無措時的模樣,搓了搓手,憨笑道:「那成,那咱們就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兒一早我還要早起呢,有什麼事,咱們明天再說。」說著,楊帆便在榻邊坐下,開始脫鞋子。

女刺客驚道:「你幹什麼?」

楊帆茫然道:「睡覺啊,我就這一張木榻,你……不是要我睡到柴房去吧?」

豈有此理!

女刺客把俏臉一板,道:「你睡地上!」

楊帆道:「姑娘,你講講道理成不成?這可是我家!」

女刺客一按劍簧,「鏗」地一聲,利劍彈出半尺,楊帆嚇了一跳,趕緊「出溜」到地板上,放棄了跟她講理的打算。

女刺客輕輕哼了一聲,還劍入鞘,抱在胸前。

楊帆在地上和衣躺下,偷偷瞄了她一眼,「關心」地道:「姑娘,穿著濕衣服睡覺恐怕不太好,不過我就這一身衣裳,實在沒有衣服換給你,如果你想把濕衣服脫下來其實也沒啥的,反正燈一吹,啥也看不見。」

女刺客不說話,只是用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瞪著他。

她算看出來了,這小子就是個帶些無賴習氣的市井兒,既不是大奸大惡,也沒膽子真的做什麼大奸大惡的事兒,卻也不是什麼安分守己的良家子,或者他依舊對自己有點賊心不死也說不定,不能給他好臉色。

楊帆被她的目光看得有些抵擋不住了,便嘀咕道:「那不是還有一床被子么,你蓋上不就成了……」

楊帆說著,便吹熄了燈。

油燈一滅,室內頓時……一片清明。

今夜弦月如鉤,漫天星光燦爛,楊帆本以為滅了燈火會比較黑暗,誰知道室內居然清冷如霜。楊帆扭頭看了那姑娘一眼,正碰上姑娘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就連她的五官輪廓也依稀可辨。

楊帆「誠懇」地道:「真的……看不見,我是雀蒙眼!」

女刺客還是不說話,只用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瞪著他。

楊帆吃不住勁兒了,只好轉過身去睡下。

姑娘的嘴角攸地抽動了兩下,她的肩上很痛,身上很乏,可是不知怎地,她居然有些想笑:「怎麼遇上這麼一個活寶……」

※※※※※※※※※※※※※※※※※※※※※※※※※※

天剛蒙蒙亮,則天門上便鐘鼓報曉了。

第一通鼓響時,女刺客便睜開了眼睛,雖然她依舊有些睏倦,但是這麼響亮的鐘鼓聲,哪裡還能睡得著。她一睜眼,就發現那個睡在地板上的男人不見了,女刺客心中一緊,立即翻身坐起,因為坐起的動作太猛,牽動傷口引起一陣痛楚。

她顰著柳眉,坐定身子,輕輕按住肩頭,警惕地四下打量起來。

晨曦透過窗欞映進房中,尚有一種灰濛濛的暗意,房間里空蕩蕩的,除了一張睡榻、一張几案和貼牆的一口破舊箱子,余此別無他物,東西雖不多,卻給人一種亂到了極點的感覺,這是明顯的單身漢的特徵,屋裡又臟又亂,除了屋主人經常觸碰的地方,其他地方甚至落了厚厚一層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