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十三章騎牆兩兄弟

第十三章騎牆兩兄弟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25 10:21  字數:3955

「朕要活的!」

武后沉聲一喝,擲槍的小宮女便飛身撲出,速度竟不比那消失的刺客慢上多少,身形閃了兩閃,她已出現在刺客中槍的地方,半途中她已抄起那把被刺客反手擲回的細槍,飛快地四下一掃,便躡著一個方向追下去了。

另一個小宮女依舊退回武后身邊,手在扇柄上按了一下,「鏗」地一聲,那尖刺似的槍尖便沒入扇柄。她們的使命是衛護武后的安全,如果武后被刺,縱然能滅了刺客的九族也無濟於事。所以負責衛護天后的兩個貼身侍衛從來不會同時離開武后身邊。

當晚當值的兵曹參軍事鄔有道跌跌撞撞地趕過來,還差著一丈多遠便「卟嗵」一聲癱跪在地上,一個頭重重地叩下去,戰戰兢兢地道:「臣護駕來遲!太后恕罪!」

這時漫天飛舞的羽毛猶自雪一樣的飄飛、旋舞著。

武則天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向上官婉兒問道:「今晚哪一衛當值宮禁?何人統軍?」

上官婉兒欠身道:「羽林右中郎將王如風!」

「今晚右衛當值軍卒,全部流配營州戍邊,自王如風以下,全部將佐入獄察勘。著羽林衛大將軍泉獻誠明日含元殿見朕!這件事,不得張揚出去,誰敢亂嚼舌頭,殺無赦!」

武則天吩咐完畢,便拂袖而去。

刺客的武功很高明,尤其是他那飄忽如鬼魅的身法,更是令人驚怖。可皇宮大內最嚴密的警戒處並不在宮內,皇宮大內就是帝後的家,是他們唯一可以放下面具休息放鬆的地方,誰會在自己的家裡草木皆兵,處處布陳重兵呢。

外緊內松,皇宮的重要防禦布設在外圍。

帝宮九重,闕高攬月,宮牆內外百丈之內沒有一棵樹,連一棵草都沒有,人非飛鳥,如何逾越這一覽無餘的百餘丈距離而不被人發現?皇城外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俱都是精明幹練的大內侍衛,刺客怎麼可能無聲無息地通過?

刺客能在她面前逞凶並不稀罕,稀罕的是,他怎麼會出現在她面前?

唯一的解釋只有一個:宮裡有人策應!

武則天幾乎在被刺的一剎那,就想到了這個問題:「雖然李唐諸王幾已死絕,還是有人賊心不死啊!」

方才,刺客逞凶時,在婉兒眼中,最可怕的不是那口劍,而是那個持劍的人。同樣的,在武后眼中,最可怕的不是那個刺客,而是那個控制著刺客的人。

武后噙著冷笑,殺氣漸漸盈上修長入鬢的眉梢。

兵曹參軍事鄔有道跪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乞求的目光望向上官婉兒,上官婉兒同樣沒有看他一眼,只把雲袖一拂,如一朵白雲般冉冉而去。

兩名甲士走過來,大手重重地按在他的肩上!

天后一怒,一場血腥的大清洗就要開始了。

※※※※※※※※※※※※※※※※※※※※※※※※※

洛陽城就像一個方方正正的大棋盤。

洛水就是棋盤中間的楚河漢界,將整個洛陽城一分為二,河的兩面也都是方方正正橫平豎直的,一條條街道就是棋盤上的線,而一個個坊就是棋盤上的格,這坊裡面的人,就是這棋盤上的子。

宮城和皇城位於洛水北面,洛水北面除了皇宮還有二十八個坊,一個北市,洛水南面則有八十一個坊和一個西市、一個南市。大街小陌縱橫於一百零九坊之間,交通便利。除了洛水貫穿洛陽城,坊市之間也是河渠交錯,水陸交通極便利。

洛陽城雖是四四方方一副棋盤形狀,內里卻自有乾坤,這裡有天下第一高的大廈「天堂」,天下第二高的大廈「明堂」,或許那座建在「天堂」之內的一根小指上就能站數十人的巨大佛像,也是世上所有城市雕像中最大的一座。

這裡有巨大、有壯觀、有華麗,自然也有小巧、精緻和玲瓏。比如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楊帆藏身的地方,就有樹有鴉,有橋有水,還有人家,水上甚至還有一座幾乎純用作觀賞的水車。

水嘩啦啦地流淌,水車翻動,發出撲撲的聲音,踞伏於土牆之上的樹蔭之下,可以看見大路、小巷所有出入的行人,而別人卻休想看得到他,籍助水聲,在此小聲說話,也不虞被人看見。

今夜,楊帆和馬橋是出來做偷兒的。

馬橋是個坊丁,坊丁的收入其實很微薄,所以他白天協助武侯維持坊內治安,晚上則搖身一變,成了一個小偷,避著武侯在坊里偷東西。他偷東西並不貪得無厭,既不天天去偷,也不偷太值錢的東西,所以雖然盜案頻頻,武侯們卻從不上心,大多數時候,鄰居們只是站在門口叫罵幾聲了事。

拉楊帆入伙,完全是因為馬橋憐惜這個小兄弟,看他一個人在洛陽討生活甚是不易,僅靠坊丁那點收入,勉勉強強能吃口飽飯,不要說攢錢娶媳婦,就是想吃口肉沽壺壺酒都困難,因此有心帶著這個兄弟弄點兒外撈貼補家用。

於是,某一天晚上,馬橋切了半斤豬頭壺,沽了一壺綠蟻酒,跑到楊帆家裡推心置腹地做起了說服工作。其實馬橋對這坊里是極熟悉的,一向單獨作案,根本不需要幫手,這就是變相地幫兄弟一把。

盛情難卻的楊帆覺得這件事對自己常常夜間外出恰是一個很好的掩護,所以就一口答應了,於是重操舊業,跟著馬橋做起了很多年已不再做的小賊,偷的依舊是上不得檯面的零碎東西。

楊帆騎在牆頭,正等馬橋回來。他仰著頭,痴痴地望著星空,目光如那星光一般璀璨。星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