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十一章刺武

第十一章刺武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24 15:15  字數:3690

*科譜小知識:點擊是要用起點號登錄之後,點開正文的內容,才算點擊的,望諸友周知。求推薦票!*

洛水北岸,太初宮。

太初宮的九洲池上,池水佔地十頃,水深丈余,鳥魚翔泳,花卉羅植。池形屈曲迂迴,形如東海九洲,洲上清渠縈迴,竹木森翠。

九洲池上的瑤光殿綺麗恢宏,檐高三重,盤龍金柱,透花欞窗,飛檐排角,丹粉多狀,鴛瓦鱗翠,虹橋疊北。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俱見匠心,可謂鬼斧神工。

隨著一陣爽朗的笑聲,武則天從瑤光殿中緩步走了出來。

此時金烏已沉,月華高升,兩排宮燈把殿前照耀得如同白晝,清晰地照出了她的容顏:武后方額廣頤,眉目修長,生得珠圓玉潤。開胸的綺羅衫子、金色的披帛繞肩曳地,雍容中自有一股柔美,

武后駐顏有術,雖然有子有孫,已是六十多歲的一個老婦人,看起來卻還只是年屆四旬的模樣。此刻,她白皙的頰上帶著兩酡嫣紅,似因飲酒而有了幾分醉意,可是一雙眸子卻又清又亮,看不到半點朦朧。

武則天在階上站住,興緻勃勃地道:「叫沈太醫調碗醒酒羹,且在寢宮候著,朕去牡丹叢中秉燭一游,散一散酒氣。」

旨意一下,瑤光殿外牡丹叢中中數十上百架燈樹一起點燃,點點燈火應和著水光與天上的星光,兩行宮娥挑燈前行,武后把雙臂一展,悠然下了殿階,步入牡丹花叢。

前方宮燈高挑,身後羽扇招搖,十二名宮娥六前六後,排成兩行,輕移蓮步趨身相隨,走在中間的武后裙幅輕瀉於地,逶迤三尺有餘,彷彿王母下凡一般。

武則天愛牡丹,洛陽牡丹品種繁多,俱是名種,經過花匠細心培養,許多品種已可春秋常開,就連冬季都可以通過暖窖培養出盛開的牡丹花兒來,漫步其間,繁花似錦,花香四溢,令人心曠神怡。

武則天心情很好,今晚飲酒,眾臣詩文相和,更加的快意。

如今朝野間敢於反對她的人已經是越來越少了。

想當初光宅元年的時候,還有個吃了熊心豹膽的徐敬業敢於謀反,雖然僅僅兩個月,就被她派兵擊潰,徐敬業率數騎突圍,想要出海東渡,投奔高麗,也被他嘩變的部下殺死,向她邀功乞降。

之後,陸續又有李唐宗室韓王、霍王、江都王、魯王、越王、虢王、范陽王、琅邪王等宗室王爺一一被她逼反,前後不過數天功夫,也都被早有準備的她一一剿滅。

宗室諸王相繼伏誅之後,她的地位日趨穩定,朝中雖然還有些大臣心懷異志,可是沒有李唐宗室諸王這面旗幟,他們已經搞不出什麼花樣。

近來國中常有祥瑞敬獻於朝廷,今日又有一個地方的縣令報來吉兆,說是當地一戶農人家中的公雞居然下了蛋,吉兆祥瑞層出不窮,正是民心之所向,武后自然心懷大暢。

武后迤邐而行,在她身側,伴著一個身著月白色圓領長袍,頭戴軟腳襆頭的少年公子。公子削肩細腰,身材纖纖如一彎新月,靈透的氣質又似一方玉簡般晶瑩剔透,溫潤美潔。

如果說武后是一朵盛開的富貴牡丹,伴在武后身邊的這個人便是一朵清新雋永、白皙俏美的幽谷百合,一眼望去,便覺有一種淡淡書香撲面而來,此人正是甚得武后信賴與重用的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虛扶著武則天的手臂,輕聲說道:「新平軍大總管薛懷義今日有奏章送到,說是已發現突厥可汗骨咄祿的蹤跡,率大軍二十萬去追討了。」

武則天開心地笑道:「朕本有意送這份大功與阿師,可惜他前番兵至紫河,突厥軍卻不戰而逃,希望這一次他能追上骨咄祿,立一份大大的功勞回來。」

上官婉兒嫣然笑道:「薛師勇武,一定不會有負天后期望的。」

武則天微微一笑,問道:「還有什麼事?」

上官婉兒輕描淡寫地道:「還有一件事,徐敬業伏誅之後,他的弟弟徐敬真一直潛逃在外,不曾歸案。近日,他北逃至定州,欲投奔突厥,被定州府差人抓獲,如今正解送洛陽途中。定州府已先呈上審訊的卷宗……」

「嗯?」

武則天瞟了她一眼,上官婉兒近前一步道:「定州府說,抓獲徐敬真後,曾對他審訊一番,徐敬真招供說,是洛州司馬弓嗣業和洛陽令張嗣明暗中予以資助,才幫他逃到定州的。」

武則天站住腳步,眉宇間泛起一抹冷肅的殺意:「張嗣明!朕推心置腹,委之以洛陽令一職,想不到他對朕卻是心懷二意!好!好!好得很吶!既然朕的恩惠不能得到他的忠心,那就用刀斧來取出他的真心吧!」

武則天雙眉一剔,對上官婉兒道:「把弓嗣業、張嗣明下獄,候徐敬真押到後,一併交予周興去審問。徐敬真潛逃多年,一直不曾歸案,暗中幫助他的人,想必不只弓嗣業、張嗣明兩個人!」

上官婉兒心領神會,連忙應聲道:「喏!明日一早,婉兒就報與周興知道。」

武則天低沉地「嗯」了一聲,繼續舉步前行,興緻卻已不再。

外人只知武則天巾幗不讓鬚眉,他們看到的也永遠只是武則天霸氣外露的一面,卻不知她終究還是一個女人,而女人總有一些情緒化的時候。

在她自以為已獲得朝野人心,再也無人敢公開反抗她的時候,突然發現她所寵信重用的張嗣明對她竟有背叛之舉,這個掌握著整個天下的女人,情緒明顯低落起來。

「這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