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醉枕江山 >第四章蝴蝶釵

第四章蝴蝶釵 (1/2)

小說名稱《醉枕江山》 作者:月關  更新時間:2012-10-21 07:27  字數:3846

碧波萬頃,浩渺無邊。

廣州港口,波斯國、婆羅門、獅子國、骨唐國、白蠻人、赤蠻人的船舶來來往往。

洪舸巨艦,千舳萬艘,交貨往還,熙熙攘攘。

外國船中,獅子國的船隻最大,緣舷梯上下,高大數丈,不過最大的船還得是大唐的「俞大娘船」。

時下有諺:「水不載萬!」

意思是船隻載物,最重不能超過一萬石,而俞大娘船卻超過一萬石,這種船堅固耐用,經得起巨風大浪,所以你在港口看見這種船隻時,它未必就是屬於唐人的,因為許多外國海商也在紛紛購買或租用這種大唐海船。

碼頭上,堆積如山的是準備運走或者剛剛卸貨的水果、菜蔬、小麥、大麥、甘蔗、綾羅、瓷器……

一艘不大不小的船剛剛靠岸,一個大食商人便迎上去,跟那久別重逢的崑崙人服飾的船老大站在船頭熱情地攀談:「哈哈,好久不見啊哈努比,你沒想到大唐帝國在一年之內就已經換了三個皇帝吧?」

膚色黝黑的崑崙船長與他交談用的是當下流行的通用語:大唐語。崑崙船長道:「是啊,我早聽說大唐天皇陛下身子不大好,天皇駕崩,太子登基,倒是理所當然,只是太子剛剛登基,怎麼就又換了皇帝了?」

大食人道:「說起來,這就是年初的事兒,天皇駕崩,太子登極為帝,改元嗣聖。新皇帝登基的第二天就把皇后的父親韋玄貞從一個小小的參軍提拔為豫州刺使了,這也使得,畢竟是國丈么,可誰知僅僅過了一天,皇帝便又要提拔他為侍中。

嘿!想來是皇后不滿意父親官職小,枕頭風吹得厲害啊!侍中是什麼人?那可是當朝宰相!他韋玄貞原本只是一幫閑小吏,何德何能居此高位?這還不算,皇帝還打算把奶媽的兒子也提拔為五品官,這可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

中書令裴炎不肯答應,苦苦勸諫,就是不願應旨。皇帝勃然大怒,就對裴中書說:『我把天下送給韋玄貞又有何不可!何惜一侍中!』裴中書聞言大驚,慌忙稟報與天后,天后聽了怒不可遏,就召集文武百官,廢黜了皇帝,改封豫王為新天子了。」

兩人正說著,從船艙中走出一條八尺大漢,大漢三旬上下,兩道潑墨似的濃眉,稜稜的顴骨,蜷曲的連鬢鬍鬚,虯髯偉干,顧盼生威。他懶洋洋地抻一個腰,便似一條打盹的猛虎剛剛醒來。

環顧著碼頭上的熱鬧景象,大漢濃眉一軒,豁然笑道:「祖父大人所言果然說錯,大唐氣象,實是不凡,富庶繁華,天下無雙啊!待某入城一觀!」

大漢說罷,便縱身跳上岸去,船老大見了,慌忙撇下大食商人上前攔阻,那大漢聽他說了幾句,就不耐煩地道:「某雖初來,卻精於大唐語言,什麼人生地不熟的!你自去做你的生意,某家此來,本就是要四下逛逛,見識一番大唐的風土人物的!」

他一拍腰間佩劍,朗聲道:「某隻一人一劍,來去方顯自由,你休再聒噪!某家去也!」

※※※※※※※※※※※※※※※※※※※※※※

廣州都督府門前不遠處,阿丑帶著妞妞正在乞討。在這個地方不大容易討到東西,可是為了逃避小狼的復仇,他們必須避開小狼容易找到他們的地方。

阿丑一面乞討以求活命,一面在努力尋找營生,他不想再做乞丐,他想做一個自食其力的人,可是即便這個卑微的理想也很難實現,誰會僱傭一個十歲的小孩子呢,這小孩子還是個小乞丐,這小乞丐還帶著一個更小的拖油瓶兒。

忽然,廣州都督府府門大開,一位寬袍大袖、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與一位面目清秀、風度翩翩的中年文士緩步走了出來,在兩人身側還有許多侍從護衛,排場極大。

有那路人便道:「快看,那位蓄著鉤須的人就是咱廣州都督路元睿,喲!承他親自送出府邸的,定是一位大貴人了。」

阿丑抬眼望去,只見那中年男子濃眉如劍,鬍鬚如鉤,舉止雍容,偶爾睥睨之間,便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威嚴氣度攸然閃現,只是他轉向那清秀文士時,卻立刻滿面春風,笑意盎然。

廣州都督執六纛,一纛一軍,儼然是朝廷的一方諸侯,廣州的土皇帝,能叫他滿面春風親自送出的客人,身份豈同小可。

這位客人是一位三旬上下的文士,頭戴襆頭巾子,穿一襲圓領窄袖長袍,腰系皮帶,皮帶上懸一口尺余長的小劍。文士的袍裾袖口都印著點點梅花,看起來丰神俊朗。可是仔細一瞧,你就會發現,她是個易釵而弁的婦人。

無需觀察她有沒有喉結,又或者詫異於她頜下為何沒有蓄鬚,她的容貌五官,眉鬢修飾,甚至敷粉的臉頰,明明白白就是一個女人。大唐女人男裝出行蔚為風尚,只是她們雖穿男裝,容貌卻仍做女子打扮,自然一看便知。

這位夫人身邊還站著一個小姑娘,約有六七歲模樣。夫人腰間只懸著一口尺余長的小劍,這小姑娘卻背著一口長劍,長劍斜背在身後,比她的身段還高,劍鞘堪堪及地,而劍柄卻高出肩頭好大一截,杏黃劍穗就垂在她的削肩上,映著她那張俊俏的嫩臉。

這樣奇怪的一個組合,不禁吸引了阿丑和妞妞的注意。

「走吧,妞妞。」

阿丑見隨從出來的侍衛們開始驅趕周圍的人群,知道自己這等身份更在驅趕之列,便想拉著妞妞走開。可妞妞牽著他的小手卻忽然握緊了,妞妞緊緊地盯著那個背長劍的小姑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