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神座 >第七百四十八章無奈的妖魔

第七百四十八章無奈的妖魔 (1/2)

小說名稱《神座》 作者:皇甫奇  更新時間:2013-05-28 03:43  字數:3626

「小師弟,好樣的神座!」

徐德、黃亮感覺到這股動靜,也是心中一喜。

時空基地周圍的惡魔,茫茫如海,殺不勝殺。他們也沒指望林熙能幫上多大的忙,但沒想到,他居然真的以一己之力,攪動了這些戰場,使這些惡魔混亂起來,甚至互相殘殺,減輕了他們的壓力。

林熙是執法殿的弟子,是徐德和黃亮的師弟。他有這樣的表現,兩人也是感覺面上有光,在眾人中倍有榮焉。

「該死的,找到他,殺掉他!」

一道強橫的黑暗魔識,滾滾如雷,在虛空中交錯,幾頭地獄妖魔魔氣衝天,轉瞬之間,就在戰場上完成了交流。對於在戰場外圍,掀起這場混亂的人類,興出了強大的殺機。

蒼穹深處,烏雲上方。

林熙踏馬而立,默默的看著下方混亂的戰場,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這就是戰場上,禁止潰兵,衝擊大本營的原因了。」

林熙心中笑道。

在世俗王朝的戰爭中,戰場上首波潰敗的逃兵,返回來,衝擊大本營,一直是個問題。如此放任他們沖回來,就會沖潰陣形,並且在原本的軍隊中,引起混亂。

所以逃回來的潰兵,一直是個很頭疼的問題。

對於這些潰兵,大部分的軍隊主帥,都是下令軍隊射箭殺戮,阻止他們沖回來,衝擊陣營。

林熙現在利用的,就是這種原理。

地獄大世界可沒有人類那麼紀律、秩序。對面「潰兵」最後的結果,就是層層受到衝擊。本來只是外圍的混亂。層層滲透,最後居然影響到了時空基地周圍的地獄妖魔,並且導致整個戰場的混亂,攻擊雜亂無章。

最後,看起來就是林熙一個人「攪和」了戰場,令茫茫的惡魔大軍混亂起來。

這個結果雖然看起來令人驚訝,但林熙卻並不意外神座。

「各位師兄,我的實力有限。能做到的也就是這麼一點了。攻下時空基地,關鍵還是得靠你們了。」

林熙望著下方黑夜中飄浮的八團「皓日」般的光芒,默默道。

「嗡!」

林熙身軀一縱,再次衝下戰場。

「雷公大法!」

只聽「霹靂」一聲,一團磅礴的青色雷光在戰場中炸開,接著化成成千上萬的青色雷光,輻射四面八方。

「啊!——」

慘叫聲中。大片的惡魔被炸得灰飛煙滅,在林熙周圍,出現一個巨大的空白,無窮的灰末,飛飛洒洒。

「嗡!」

就在林熙做出這一切的時候,毫無徵兆的。一股陰冷的感覺突然籠罩全身。林熙本來是熱血沸騰,戰意昂然的時候,這一剎那,頓時如墜冰窖,彷彿置身於於大冬天冰天雪地的荒郊野外一樣。

「不好!這是意識鎖定!」

林熙心中一冷。大驚失色,產生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這種奇異的感覺。林熙並不陌生。

當初林熙搬開大石頭,發現八名鎮守「浴血之凰」的真傳弟子藏身之處時,「周天潢」也曾經用強大的意識,鎖定過他。

意識鎖定,是「真傳弟子」的一種攻擊方式。

一旦被鎖定,頓時就如附骨之蛆,逃到哪裡都能追到你。哪怕是像水滴墜落海中一樣,也能一眼辨別出來。

不過,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鎖定他的,是一名強大的「地獄妖魔」,仙道級的實力。

以林熙現在的實力,哪怕使出「聖龍大法」,化身黃金巨龍,也一樣不是對手。

「走!」

林熙的腦海中還在閃過這些念頭,但是身體已經作出反應。這是在無數的戰鬥,養出的戰鬥本能。

相比於普通的仙道弟子,林熙的身體面對意外的反應速度,要快上許多。這是林熙不斷的修習地獄惡魔的肉身戰鬥方式,淬鍊出來的。

「唰!」

雙腿一夾馬腹,林熙駕馭「四極大宛」,化為一道紫光,閃電般向遠處掠去。

「轟隆!」

一道毀天滅地的黑暗魔氣,充斥著殺戮、血腥、冷酷、毀滅的味道,突然之間,跨越重重空間,掠個半個戰場,驟忽的出現在林熙之前所在位置,然後猛烈的爆炸開來。

只聽轟隆一聲,林熙原本站立之地,方圓數萬丈內,驟忽之間支離破碎,化為一片焦土。原本還沒有死透的惡魔,連帶遠處的大量惡魔一起被卷了進去,連吭都沒吭一聲,就無聲無息的毀滅了。

黑暗魔氣卷過的地方,連屍體都看不到,只有一片片白森森的骸骨,上面沒有一丁點的血肉。

以這道魔氣的級別,只要林熙反應再慢上半拍,就是連人帶馬,身死道消的下場。

「主人,快逃!」

蒼穹深處,卡米拉分身的金色小蝙蝠,看到戰場上這一幕,驚得失聲叫了起來。

林熙的意識也清楚的感覺到了,身後那一剎那間的變化。後心,冷汗都滲了出來。但是林熙根本不敢回頭,更談不上鬆口氣,身上那股鎖定自己,如附骨之蛆般的黑暗意識,並沒有消失。

「他追過來了!」

林熙腦海中划過一道念頭,頭皮發麻,渾身有種驚悚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像是乘著一葉孤舟,在狂暴的怒海中,起起伏伏,隨時都要巨浪打碎,化為虛有一樣。

一頭地獄大世界中的強大妖魔,連「真傳弟子」都敢殺,根本不是他現在能對付的。

「不能回頭,離開這裡,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林熙心中崩得緊緊的,他這回根本不敢上高空,更不敢在戰場徘徊,直接一條直線,往空間邊緣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