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神座 >第五百章血統共鳴

第五百章血統共鳴 (1/2)

小說名稱《神座》 作者:皇甫奇  更新時間:2013-03-16 05:17  字數:4977

「神宵宗對於道、魔其實還是看得比較開的,最在乎的,還是弟子的品德修養。阿修羅魔功雖然霸道,但只要修鍊之後,外形變得不要太恐怖,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林熙腦海中掠過一道道念頭。

他想起了「邪聖王」和「李焚頂」,這兩個都是傳承了上古的邪道道統。不過,只要沒有在外面胡亂殺人,敗壞仙道弟子的名聲,神宵宗其實都是不管的。

而且,當初「黃泉太子」也說過,仙道中人其實不乏修鍊魔道絕學,想要仙魔同修,互相印證的,一樣沒什麼事。

相對於修鍊魔道絕學,仙道宗派對於弟子的品德約束,要厲害的多。哪怕修鍊的正道功法,但如果亂殺無辜,干出一些慘絕人寰的事情,照樣會被逐出門派,甚至進入仙道宗派的通緝名單,滿天下的追殺。

「反正阿修羅魔血也只是改變我的肉身,只要靈魂還是人類,就不能算是魔族。大不了,追究起來,廢掉這門地獄絕學就是。」

林熙目中光芒一閃,很快就平靜下來。

他也不是糾結不清的人,有了主意,很快就把念頭放了下去。

「可惜了。阿修羅果實把我的經脈拓展了,否則的話,這一顆果實足夠我晉陞到鍊氣第七重,直接成為門派聖子了。」

林熙站起身來,心中暗道。

他的積累本來就已經很雄厚,現在吞服了一顆阿修羅果實。經脈拓展,能夠容納的真氣增加,等於變相的把林熙已經很雄厚的根基,再次加深。

以後,境界提升變得更加困難。

不過,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林熙的力量已經比原來膨脹了一大截,已經能夠穩穩的鎮壓一名「二果強者」。而不必經歷那麼慘烈的戰鬥了。

而且,摒棄掉「阿修羅魔功」是地獄絕學的這一點,它其實本身也是一門極為強大的功法。

不過。林熙感覺得出來,腦海中的這門「阿修羅魔功」雖然精深,玄奧。但卻還有些不太完整。

這也是由於,一枚阿修羅果實最多只有一滴「阿修羅魔血」地獄規則決定的。

「這樣算起來,我已經擁有兩門血統力量了!一門阿修羅血統,一門上古火蛇血統!」

林熙心中暗道,若有所思道:

「阿修羅血統雖然強大,但只有一滴精血。反倒是上古火蛇血統弱了許多,以後要想辦法增強下。還要想辦法搜羅一門冰系的血統……,先不急,以後再想辦法。——回去了!」

轟!

腳下一踏,大地震動。林熙瞬間拔空而起。一種水乳交融的感覺,從四面八方傳來。

做為仙道弟子,在地獄世界其實是受到排斥的。不過現在,林熙繼承了地獄尊貴的「阿修羅血統」,整個感覺完全不一樣。彷彿是誕生在這裡一樣。

「返回神宵宗!」

林熙在空中辨認了一下方向,很快向著來時的方向,電射而去。

很快,林熙就穿過「刀山小地獄」,到達了原來的「熔爐小地獄」,來到那些時空節點。

「阿修羅魔功太地招搖。必須得封印一下。」

林熙心中一動,立即施展封印**:

「阿修羅魔功,——封!」

林熙手指一點,一點微小的符籙,旋轉著,上面的四大遠古神象和蒼齒神祇清晰可見。只一眨眼,封印符籙沒入丹田,將全身的「阿修羅魔功」封印了起來,沒有一點氣息流淌出來。

這種封印,只是暫時的封印。

如果林熙想使用「阿修羅魔功」只是動念間的事,不過,如果他沒有動用,其他人想要感覺出這種變化,卻很難很難。

「走!」

林熙祭起「時空之門」,腳下一踏,立即穿過「時空之門」,返回到了神宵山中。

放眼望去,山峰簇簇,輕風拂面,神宵山中寂靜如初,還和林熙離開時一模一樣,不過,其實,林熙在地獄世界中已經度過一個多月了。

「先去任務大殿,交了任務再說。」

林熙抬起頭來,望了一眼任務大殿的方向,電射而去。

「嗡!」

浩浩罡風上,索鏈響動,幾乎是在林熙飛過來的同時,「任務長老」眨動了一下眼睛,他的目光穿透虛空,一眼就望到了林熙身上。

「阿修羅……」

林熙的阿修羅血統,經過了「封印**」封印,瞞得過別人。卻瞞不過「任務長老」。然而任務長老的表情,卻並不是震驚,也不是震怒,而是一種更複雜的神情。

那一剎那,他的雙眼之中,就像轉過了一個輪迴一樣。

「為什麼……,又是阿修羅。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宿命嗎?還是另一種轉折?」

任務長老囈語誰也不懂的話,他望向林熙的目光,隱隱有一絲擔憂,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困惑,但看起來,卻並不像是因為林熙身上的阿修羅魔血,而是某種更複雜的東西。

「唉……」

一聲長長的嘆息,任務長老閉上眼睛。

「這是……」

半空中,林熙突然停了下來。就在剛剛,他體內突然有那麼一絲怪異的感覺。體內的阿修羅魔血,就像遇到夥伴一樣,發生了某種瞬間共鳴。

但這種感覺很快,用「電光石火」都不足以形容。一眨眼就消失了。

「這種感覺?難道我們神宵宗里,還有地獄的阿修羅一族?又或者有其他人和我一樣,……得到了阿修羅的血統?」

林熙腦海中掠過一道荒謬的念頭,不過。當後面一個浮現心中的時侯,林熙的笑容頓時收斂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