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大聖傳 >第十一章 神夢

第十一章 神夢 (1/2)

小說名稱《大聖傳》 作者:說夢者  更新時間:2017-05-24 07:13  字數:2541

李青山在風光明媚、繁花盛開的島嶼上流連忘返,盡情的品味甘甜蜜液與芳香,暫且忘卻了旅途的艱辛與勞頓,為這場尋鄉訪舊之旅,平添了一份旖旎的風光。Δ┡eΔwwㄟom

昔日的少女,已成懷中眷侶。她的大膽甚至出乎他這個神明的意料,不得不感慨人心最難測料。

曾經決意不回頭望,一味的向前行去,不想被任何東西羈絆。卻恍然間現,有一些東西,雖然他想要了卻割捨,卻總有人念念不忘。憑藉於某種機緣,在不經意間沾染他一身芬芳。

於是他明白,從卧牛村到魔域,他所經歷的一切,不禁深深銘刻在他記憶中,更加深深的影響著這個世界。並終歸要以某種形式,回報在他的身上,無論是恩還是仇、善還是惡,這大概便是佛家所謂的「因果報應」。

如今,隨著他成為真神、魔王,哪怕是沉湎在這溫柔鄉中,每一個剎那都影響著千千萬萬的人。

黑日照耀,大地蒼茫。黑壓壓的行軍隊伍隨著地勢蜿蜒起伏,一直蔓延到地平線的盡頭。

隨著他一聲令下,整個魔域開始了大撤退,曾經耗費了千萬年時間,犧牲了無數魔民與人類,經歷千萬場慘烈血戰爭奪到的土地,被毫不吝惜的捨棄。再加上旅途勞苦疲憊,內心的痛苦掙扎,折磨著每一個魔民。

卻沒有任何人抱怨,因為這是魔神的意志。他們早已習慣了服從上位者,哪怕是魔將都能任意驅使他們去送死,更何況是連十二魔神都要臣服的魔神之王,簡直是難以想像的高遠存在。

然而與過去的氛圍不同,沒有暴躁的怒罵,狂野的嚎叫,上位者忘了欺凌下位者,下位者忘了諂媚上位者,他們在瀰漫的煙塵中默默行軍,彷彿在一夜之間,懂得了憂傷。

不久之前,所有無法忍受痛苦折磨的魔民都化為魔獸,萬獸齊奔,逐日而死。

如今,整個魔域都沉浸在這種憂傷的氛圍之中。

一雙雙黑色眼睛,時不時的透過瀰漫的煙塵,凝視著天上那一輪鑲著金邊的黑日,心中默念著一個名字——李青山。

李青山睜開雙眼,從夢中醒來,回到那座芬芳的島嶼、美人的懷抱,神情卻有些憂傷。

當他影響魔民的時候,魔民也在影響著他。一切皆是因果,皆有報應。

他的力量每時每刻都在增長,甚至遠遠過了他修行的度,那是億兆魔民願力的彙集。

一個魔民很弱小,與他這個真神相比,宛如水滴與大海。然而當億兆水滴彙集起來,便能使江河泛濫,滄海橫流。

昔日在黑雲城下,幾十萬大軍暫時彙集起的軍氣,便能使他力量倍增,碾壓一切同等境界的對手。魔民的數量何止萬倍,持續不斷的提供願力,又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而這一切才不過是剛剛開始,魔民們才剛剛聽說「李青山」這個名號,錢容芷也還沒有出手,將她的明教揚光大,魔民對他都還算不上是信仰,就已經可以影響他的情緒。

隨著信仰的加深,這份影響也會越來越深,甚至扭曲他的某些想法,直至動搖他的本心。

所以他才不願受人朝拜、被人影響,然而當他吞下黑日魔心,決心改變魔域,影響億兆魔民的時候,便不能拒絕魔民的影響。作為魔神之王、天下共主,無論他願意還是不願意,天然便是魔民朝拜的對象。

而且如果沒有這份信仰之力的加持,便不可能取得戰爭的勝利,他的對手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仙佛,受到整個六道輪迴、三千世界的朝拜,一個個都積累了不知多少萬年的願力,不僅掌控者大道法則,還有天下人心。

如果連這點代價都不願付出,憑什麼與他們相爭。也許七大聖相比於他們,缺少的正是這一份信仰之力,所以才遭到鎮壓。

戰爭不是遊戲,哪怕是對神明來說也是一樣,所要犧牲的也不僅僅是普通魔民,他這個魔神之王,才是最重要的祭品。

花承露以纖細指尖輕撫他皺起的眉頭,好奇的問道:「神也會做夢嗎?」

李青山輕聲答道:「神是眾生的夢。」

「夢?」花承露眨眨眼睛,似懂而非懂。

李青山摸摸她的腦袋:「我該上路了。」

花承露並不挽留,只微笑道:「一路順風。」

花已盛開過,便再無遺憾,至於賞花之人何時再來,那便是賞花之人的事了。

旅人帶走了一身芬芳,繼續做著那個遙遠的夢境——漆黑雨夜,少年帶著小女孩,披著一身蓑衣,站在巷口,對著飛馳而過的馬車拱了拱手,別過了還是少女的余紫劍與花承露,消失在漆黑的雨幕中。

然後呢?哦,對了,又同為卓智伯卓統領戰了一場,被指使去完成一件任務,去調查一座義莊,實際上卓智伯是想借殭屍道人的手除掉他,也就是在那裡,遇到了以郝平陽為的幾位墨家弟子。然後他們一起深入地底洞窟,大戰殭屍道人,誅殺了卓智伯。

那幾位墨家弟子,也僅有郝平陽活到了今天,他也算是頗有天賦,渡過了三次天劫。

不過李青山並不打算,像是對李龍一樣,將他召到魔域中來。

魔域雖然農業不達,但是若論機關術,卻不是任何世界能比的,甚至連九天之上都不能,更別說小小的五洲世界了。

誰讓魔域有一位「甲作魔神」呢!

傳說他本是上古時代的一位君王,從小沉迷於各種機關器械,不到十歲便能削竹木製作鳥鵲,成而飛之,三日不落。一位大賢便勸告他,木鳥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