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八百八十九章震懾

第八百八十九章震懾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3-04-20 02:09  字數:3483

ff37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在當代,國家和國家層面上的爭鬥,早已不僅僅是軍備上的競爭,一味的發展軍備提高軍費,這只能讓地球環境變得更加險惡,而後果也會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就像是當年美蘇之間的冷戰,今兒前蘇聯研製出一件超級武器,明兒美國就製造出了隱形飛機,但這種畸形的競爭,只會讓別的國家更加沒有安全感。

事實也證明這樣做是行不通的,前蘇聯的解體就是最好的明證,而且美國也因此花費了天文數字般的軍備經費,國內經濟形勢曾經一度陷入到了困境之中。

所以現在各國更願意在一些小的層面上進行爭鬥,前些年是特種部隊,也就是各國派出一支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參加一些競賽,從而彰顯出國家的單兵以及武器裝備等實力。

不過在俄羅斯以及西伯利亞事件發生後,各國發現,原來他們以前認為的最精銳戰士,並非是特種作戰人員,而是超能者,這也促使各國加快了對超能者的研究以及開發。

就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通過一些非科學的手段,歐美幾個國家相繼出現了數名超能者,他們所表現出來的能力,遠非特種部隊的戰士能相比擬的,有些實力強大的超能者,已經無法用常理去度之了。

只是雖然這些那幾個國家通過很特殊的手段,激發了異能者的潛能力,但這種方法並不能量產,為了這幾位異能者,他們損失了無數軍隊精英。

所以以那兩個歐美國家為主,倡導了這次異能者交流大會,邀請了所有被他們認為綜合國力強大的國家,目地自然不言而喻,在這個各國綜合實力差距不斷縮小的時代,他們想通過異能者,來奠定和鞏固自己國家的地位和在世界上的話語權。

解釋了一番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後。岳主席緊緊的盯住了葉天,開口問道:「葉天,前年俄羅斯的事情是你做的吧?」

「不是,我只不過去那旅遊而已!」

葉天將頭一搖,回答的乾脆無比,他當年為了噁心那位拉斯維加斯大佬,一直都是用的魯道夫的面孔,沒有真憑實據。葉天才不會去承認這些事情呢。

「你小子,就不像個年輕人,不知道什麼叫做敢作敢當啊?」岳主席身體微微向前俯了下身體,一股無形的壓迫驟然出現,就連原本坐在他身邊的韓政邦都感覺到了有些無所適從。

岳主席久居上位和掌握一國權柄所形成的那種不怒自威,似乎在這廂房中形成了一個氣場。如果房子里還有第四個人的話,一定會感覺到呼吸急促渾身不自在的。

「還真是權勢滔天啊?!」

感受著那種壓力,葉天心中也不由感到有些詫異,這位老人明明沒有任何的修為,但是身上卻是有一種大勢,這種大勢所形成的氣場,怕是修為已經到了後天巔峰的常浩,在他面前也不敢大口喘氣。

不過葉天是何等修為,他幾乎已經到了在人類還能理解範疇內的最巔峰。再進一步的話真的就會成為那種神話傳說中的人物,豈能被一凡人的氣勢所壓倒?

葉天忽然噗嗤一笑,開口說道:「岳老,沒做過的事情,我總不能豬鼻子插大蔥……硬裝象吧?」

原本房中那凝重的氣氛,在葉天這一笑之下,頓時變得蕩然無存,岳主席所凝聚出來的氣場也是瞬間煙消雲散,坐在旁邊的韓政邦只感覺心頭一陣輕鬆。

「得。就算不是你。那也和你有關係,反正老頭子是賴上你了。這一次異能者大會,你就去一趟吧!」

面對葉天,岳主席真是無可奈何,世間的權勢完全沒有被他放在眼裡,至於使用武力或者脅迫他的家人,岳主席是想都不敢想,只要稍微有點腦子的人,對於葉天就只能是拉攏而不是威脅。

「也罷,反正也答應過你們出手一次,不過這次去了,日後就不要煩我了!」

葉天搖了搖頭,岳主席親自登門,已經說明了這件事的重要性,看在這一年多國家對自個兒的特殊關照,葉天也感覺有必要跑這一趟了。

「好,葉天,這事兒我回頭讓小常和你溝通!」

聽到葉天答應了下來,岳主席臉上露出了喜色,其實對於國家層面而言,葉天的重要性僅僅限於威懾,只要他出手一次能震懾住國外的那些異能者們,那岳主席的目地就算是達到了。

「行了,葉天,那我就先回去了!」雖然葉天已經收斂了全部氣機,但是和葉天呆在一起,岳主席總是感覺渾身不自在,這也可能是習慣了發號施令的他,現在已經極少和人進行平等的對話了。

「岳老慢走,下次沒事別來我這溜達了啊,廟小真容不下您這大神!」

送岳主席出門的時候,葉天在他耳邊嘀咕了一句,聽得岳主席腳下一個踉蹌,要不是韓政邦扶住了他,估計得有幾天在新聞里見不到這位了。

「我……我和你生不著氣!」

回過頭瞪了一眼葉天,岳主席是哭笑不得,以他的身份地位,就是那些封疆大吏們都難見到他一面,可是到了葉天這兒,居然直接往外趕起了自己,這要是被別人知道,恐怕下巴都要驚掉了。

葉天說話的聲音不大,除了岳主席之外,也就呆在中院垂花門處耳力過人的常浩聽到了,但他可不敢說什麼,低下頭強自忍住了笑,只是在走出四合院大門的時候,右手放到背後對葉天翹起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