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八百五十八章避劫

第八百五十八章避劫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3-04-02 23:05  字數:3460

「大師兄,小師弟沒事吧?」

左家俊一臉擔心的站在葉天所在房間的房門之外,開口說道:「這都一個多月的時間了,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咱們要不要進去看看啊?」

從葉天閉關療傷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天,幾乎每一天,苟心家等人都要來這裡轉悠一圈,葉天的房門遲遲不見打開,這也讓他們憂心不已。

「應該沒事吧?小師弟此次受的傷可是不輕,閉關時間長一點也是正常的,行了,大家都去修鍊吧!」

苟心家搖了搖頭,他們晉級先天境界的時候,也是一次閉關近半年的時間,早已體會到了修真無歲月這句話的含義。

這段時間他們使用葉天帶來的靈石修鍊,境界也已經完全穩固了下來,周嘯天隱隱到了突破的邊緣,誰都不會想到,這艘在印度洋上飄蕩的游輪上,聚集著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一批人。

「差不多再有半個月,傷勢就能完全恢復了!」

〖房〗中的葉天其實並沒有進入到深層入定之中,在瘋狂吸取著五行聚靈陣所凝聚的元氣療傷之際,他同樣也在穩固著自己的假丹修為,自從進入到假丹期後,葉天還沒有如此靜下心修鍊過。

結合張三丰所留木簡中的修鍊心得,葉天對自己現在的境界又有了一番感悟,真炁運轉之時,皮膜血肉鼓動,鮮血中隱隱泛著一層金光,如同江河奔流一般一遍遍沖刷著受傷的經脈。

而且葉天的〖體〗內細胞,也在發生著細微的變化,這是基因的進化,使得他的身體結構變得更加完美和平衡,現在葉天的肉身堪比精鋼,即使不運轉真炁,也能抵禦普通子彈的射擊。

「自己這次受傷,好像因禍得福了啊?」細細體會著身體的變化。葉天腦中閃過一道念頭。

他能感覺得到,自己吞入到腹中的那個金毛狻內丹似乎並沒有完全消失掉,那股龐大的能量好像潛伏在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此時被靈氣所引動。逐漸復甦了過來,居然有和自己〖體〗內真炁融合的跡象。

金毛狻力大無窮,體表的防禦能力更是在上古異獸中數一數二的,它的妖丹中自然蘊含這些特性,這種基因能量的融合,也使得葉天的**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

而那顆蘊含了金毛狻數千年真元的內丹之中,更是有著金毛狻對天道的感悟。這種感悟也盡數被葉天接受了過來,溶於自己的大道之中,葉天假丹境界徹底穩固下來之後,也在逐步緩慢的增長著。

「果然不愧是可以媲美金丹期高人的大妖,對天道的感悟居然如此之深?」

感受著殘留下來的妖丹元氣中所蘊含的大道至理,葉天臉上時而露出歡喜的笑容,時而又皺起了眉頭,這可不同於閱讀張三丰所留的筆記。而是在真切體驗著金毛狻這一生與天抗爭的歷程。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天雙臂上的血肉漸漸變得豐滿了起來,一條條新的脈絡形成。腑臟所受的傷勢也盡皆恢復,原本殷紅的鮮血,此時帶上了一絲淡金的顏色,而且往外散發著一股香氣。

「《西遊記》中所唐三藏的血肉食之可以長生不老,我的縱然沒有這個效果,怕是也能驅除百病,消災去邪吧?」

咽下一口含在嘴裡的津液,葉天思緒萬千,當初在化勁之時,他就經歷過一次洗髓換血。沒成想到了假丹期又經歷了一次,葉天能感覺到自己血液之中隱含的靈氣,到真是有消災去病的功效。

這一番修鍊,葉天可謂是得益頗多,不但治療了雙臂的傷勢,更是加深了對天地大道的感悟。對於葉天而言,晉級金丹大道,只隔了一層窗戶紙而已。

在葉天下腹處丹田中的那顆內丹,通體已經變成了半金色,有如一**日掛在丹田正中,周圍星辰璀璨,就像是深邃的宇宙星河一般,醞釀著無窮奧妙。

「好的差不多了,應該回去了!」

微微睜開眼睛,葉天發現在自己身上已經覆蓋了薄薄的一層灰塵,心念一動,真炁透體而出,將那層灰塵盡數從衣物上吹了出去,可正當葉天想站起身的時候,眉頭忽然皺了起來。

「怎麼回事,為何有種心悸的感覺?」

不知為何,葉天忽然心臟一緊,好像被人狠狠的抓住了一攥,〖體〗內血液奔流的速度頓時加快了幾分,腦海中大道齊鳴,震得葉天一陣恍惚。

「轟隆隆!」

突然,一陣雷鳴聲將葉天驚醒了過來「難道,金丹雷劫要到了?」

葉天心頭明悟了過來,連忙長身而起,一步跨到門口,打開房門後身形連閃,眨眼之間就來到了甲板之上。

「師父,師弟!!!」

讓葉天沒想到的是,兩位師兄和兩個徒弟,此刻都在甲板上,一臉緊張的看著天上不斷凝聚的烏雲,這烏雲來的極為奇怪,因為在周圍都是晴空萬里,這團烏雲,僅僅是出現在了游輪上空。

「大師兄,這是怎麼回事?這雲團何時出現的?」

葉天雖然猜中了七八分,但仍然抱著一絲僥倖,看向了苟心家,說實話,他從先天初期進入到假丹期,只不過是短短一年的時間,葉天真的還沒有做到度金丹雷劫的準備。

「這雲團就在一分多鐘之前突然形成,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苟心家的臉上露出一絲震驚,因為他能感覺得到,在那漆黑的雲團中,似乎蘊含著一股可以毀天滅地的能量,那種天道的威壓,讓他興不起絲毫反抗的念頭來。

雷虎突然插口道:「師父,這……這莫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