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八百三十八章遇襲

第八百三十八章遇襲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3-03-23 07:00  字數:3372

在葉天正前方一千多米遠的地方,一棵粗達近百米的巨樹,擋住了葉天的去路,要不是葉天距離足夠遠,他肯定會認為出現在前方的是一座巍峨高山。

在巨樹的底端,根根粗大的樹榦成不規則形遍布在方圓數千米的空地上,有的甚至直接插入到岩石之中,像是一座迷宮般錯綜複雜,無數根莖結合在一起,將這棵參天大樹烘抬了起來。

在這棵巨樹的方圓十多公里內,到處都充斥著濃郁的木之靈氣,所有的植物都生長的枝繁葉茂,一根根粗如兒臂的藤蔓附著巨樹蔓延生長,像是給這棵扶桑古樹披上了一層盔甲一般。

整棵大樹就像是一個獨立的王國,上面分散出無數的枝幹,成群的獼猴在枝幹上嬉戲,更有那擅長爬樹的豹子躲藏在一邊,很好的隱匿住了自己的身形,準備隨時發出致命一擊。

「這裡應該就是張真人記載的木屬性靈脈所在的地方了。」

感受著那無處不在的木屬性靈氣,葉天長長的出了口氣,這十多天的行程著實讓他吃盡了苦頭,如果不是晉級到先天中期,僅憑之前的修為,葉天怕是早已死在半路上了。

「按照張三丰所說,一般的凶獸,只有在身受重傷的時候才會來此,這裡應該沒什麼危險吧?」

葉天信步向巨樹走去,距離那棵大樹越近,心中越是震驚,因為張三丰的那個木心坐墊,正是這棵巨樹的生命核心,當年張三丰和那大妖的爭鬥,能將這麼一棵參天大樹給摧毀掉,可見金丹期高人的戰鬥力是多麼的可怖!

「嗷嗷!」

就在葉天的身形出現在巨樹四百步的時候,在巨樹底部枝幹上嬉戲的那群猴子,突然發出了一陣報警聲,數百隻的大猴群頓時騷動了起來。紛紛往高處爬去,瞬間就小時在了繁茂的枝葉之中。

而讓葉天停住了腳步的原因是,連那隻作為狩獵者的豹子,也突然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一頭從樹上竄了下去,飛快的沖入到樹下的草叢裡,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嗯?怎麼回事,難道這裡會有凶獸存在?」

葉天臉上現出一絲驚疑,身形飛快的向後退去,要知道,雖然早年張三丰沒有在這裡碰到凶獸。但那已經是兩百多年前的事情了,誰知道現在這裡是否被人給佔據了?

在這個所謂的「仙島」中,真的可謂是步步殺機,葉天絲毫都不敢大意,直到退出了一千多米之外,這才穩住了身形,釋放出神識仔細探查了起來。

「奇怪?沒有什麼呀!」

將自己面對那個方向的巨樹周圍仔細搜查了一番之後,葉天皺起了沒有。忽然眼神一凜,「莫非是相當於金丹期的大妖,這才讓我尋不出來的?」

葉天知道。先天修為和金丹大道,這簡直就是兩個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境界,如果將先天期稱之為還不會走路的孩子,那金丹高人,就等於是成年的壯漢,一個壯漢足可以大道成百或者上千的孩子,兩者就不處於一個層面上。

所以葉天就是在知道這一路並沒有金丹期大妖的情況下,才敢來這裡尋找木心的,否則即使借他一個膽子,也不敢擅自闖入到大妖修鍊的場所之中。那簡直就和找死差不多。

而剛才群猴和豹子的行為,都表明有一個強大的存在出現了,葉天的神識竟然無法發現即將出現的危險,頓時讓他有些毛骨悚然起來,除了修出了妖丹的大妖,葉天找不到更好的解釋。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天屏住了呼吸,將身形隱在了一棵從天上垂下的巨大枝幹後,整個人氣息全無。

「不好!」

就在葉天剛剛藏好身形,突然後腦一麻,心頭突的跳了一下,來不及細想,葉天的身體條件反射般的向前竄了出去,同時張口一吐,一道白芒將他周身環裹了起來。

「媽的,這是食人樹嗎?」

身體竄出的時候,葉天的頭已經向後扭轉了過去,他發現一根通體黝黑的藤蔓,像是長矛一般的尾隨在了自己的身後。

在那藤蔓的頂端位置,閃著一種黑色的金屬光澤,葉天相信,剛才自己要是反應稍微慢一點的話,此時怕是後腦已經被這東西給洞穿掉了。

雖然葉天躲閃的動作夠快,不過那藤蔓像是有靈智一般,居然陰魂不散的跟在了葉天后面,任憑葉天幾個變向,都沒能將其給甩開。

而讓葉天愈發心驚的是,在他的身體暴露出來之後,從地面和空中又同時出現了七八根堅硬的藤蔓,像是一張大網對著葉天鋪天蓋地的網來,縱然葉天身形如電,可供他躲閃的空間也是越來越少。

「我說張真人啊,您老可沒說這扶桑古樹喜歡吃人啊?您這不是玩我嗎?」

葉天幾次想突出藤蔓的包圍圈,都被新出現的藤蔓給堵了回去,他不知道這些藤蔓的攻擊力究竟如何,也不敢貿然讓護體的飛劍與其接觸,只是在心中大罵起張三丰來。

按照張三丰所言,這些扶桑古樹雖然體型龐大,但一沒有生出靈智,二也沒有任何的攻擊力,只是催生出木之靈氣,以供島上的生靈需求,沒有一字提及到葉天現在所遇到的情形。

見識過食人花在瞬間將一頭麋鹿化成血水的慘狀,葉天說什麼都不敢讓這些藤蔓接觸到自己的身體,只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僅僅一分多鐘後,葉天就發現,在這裡,他根本就逃不出藤蔓的圍剿。

「操你大爺的,真要逼死我啊?」

無數的藤蔓結成了一張大網,眼看自己再也無法逃出了,葉天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