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七百零八章收穫(上)

第七百零八章收穫(上)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2-28 01:03  字數:3535

看到葉天臉上的笑容如同春風般和煦,葛凱頓時鬆了口氣,他雖然傷勢很重,但還有手段尚未使出,只要能緩過一口氣,奪舍葉天肉身的把握還是很大的。

不過就在此時,葉天話鋒一變,右手閃電般的探出,一道寒芒過後,葛凱的那顆大好頭顱高高的飛了起來。

「不!」

頭顱揚起的瞬間,葛凱眼中滿是驚駭之色,他怎麼都沒想到以自己的修為,居然會死在被他視為螻蟻一般的人手上?

而且對方出手如此決絕,竟然連他的來歷都不詢問,直接下了殺手,葛凱受到重創的元神甚至連衝出識海的機會都沒有,整個人的意識瞬間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葉天既然插手了這件事,自然不會留下隱患,在用那開山刀斬下道人頭顱之後,左手輕搖,三清鈴微顫,一股無形的波紋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這卻是葉天怕那道人元神逃逸,如果他真有師門的話,必將給自己引來大禍,在出刀的時候,他的元神就已經灌注到三清鈴中。

只是葉天卻是不知道,葛凱的傷勢實在太重,元神更是被黑蛟重創,否則剛才打照面的時候,他就會捨棄那身臭皮囊來奪舍葉天了。

「就……就這麼殺了?」

不僅是葛凱自己,就連一旁的胡鴻德都沒想到,葉天還沒和對方說上兩句話就下了殺手,在他想來。怎麼都要問清楚他的來歷吧?

「老胡,修道之人手段多端,遠不是你我能想像的!」

葉天搖了搖頭,說道:「你剛才也看見了。連黑蛟都不是他的對手,我怕夜長夢多,還是早些了斷了好!」

「說的倒也是,這傢伙真的不是人!」

胡鴻德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想到那會飛的短劍,他忍不住也是一陣後怕,如果不是當時道人和黑蛟分出了勝負,怕是他早已命喪黃泉了。

當然。胡鴻德並不知道,道人的落敗還是葉天出手導致的,否則不要說黑蛟,就是他們兩人。怕是也都會被那道人格殺當場的。

「老胡,不行了,我要休息下!」

雖然在這場爭鬥中,葉天只不過用三清鈴攻擊了一次葛凱,但心神的消耗和在這個過程中所承受的壓力。讓葉天雙膝一軟,直接坐倒在了地面上。

「葉天,你沒事吧?」

胡鴻德跑到葉天身邊,他有真氣護身。早已將左手傷勢的血止住了,除了疼痛之外。倒是沒什麼大礙。

「沒事,老胡。這趟連累你了!」

葉天有些歉然的看向胡鴻德,他也沒想到此次進山竟然會遇到這麼一檔子事,要真是因為自己害了胡鴻德性命,葉天這輩子怕都會內疚不已的。

「那斷掌可能找回來?這天氣不會損壞,去醫院應該還能接上吧?」葉天腦子一動,臉上露出喜色。

「算了吧,就是丟了兩根手指而已。」

胡鴻德滿不在乎的搖了搖頭,說道:「該著老胡有這一劫,斷了就斷了,接上不好用的話更加不舒服,葉天,別廢那事了!」

胡鴻德原本就是心胸豁達之人,剛才能死裡逃生已經是心滿意足了,身體上的這點小傷,他根本就沒放在心上。

「你啊,這次事了之後,你到香港找大師兄他們吧……」

葉天搖了搖頭,這次他真的是虧欠胡鴻德了,只是對方什麼都不缺,唯有讓他住到香港,幫其突破到鍊氣化神的境界,估計才能還的了這份人情。

「對了,葉天,你剛才說的修道者到底是幹什麼的?」

胡鴻德忽然想起葉天剛才的話來,一臉疑惑的問道:「難不成這世上還真有可以飛天遁地的人?」

「沒錯,眼前這人不就是嗎?」

葉天點了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你也知道,鍊氣化神之上是煉神返虛,在咱們常人眼中,這已經就是修鍊的盡頭了,不過在修道者的眼中,只不過是開始而已……」

胡鴻德的修為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到鍊氣化神的境界,倒是可以知道這些事情,葉天當下將從白猿那裡了解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他。

「靠,按你這麼說,咱們今兒殺了個神仙?」

聽完葉天的講訴後,饒是胡鴻德膽大包天,也是被震驚的半晌沒說出話來,看向那無頭的屍身時,臉上不禁露出了懼意。

「神仙也是人做的,有什麼好怕的?」

葉天體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當下站起身來,走到屍首旁邊,說道:「這道人說他有師門,不知道什麼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葉天殺的人也不在少數了,不過害命之後再謀財,這卻是頭一遭。

「咦,這道袍倒是不錯,可惜破損掉了。」

葉天的手觸及那藏青色的道袍後,頓時感覺到了不同,這道袍不知道是什麼布料製成的,入手很柔軟,不過葉天用雙手一撕,居然沒能將其撕開。

「黑蛟吐出的內丹還真是厲害。」

葉天雖然功力全失,但雙手還是有數百斤的力道,連他都撕不破的道袍,卻是被黑蛟的內丹給擊了個前後洞穿,可見那內丹威力之大。

不過這也讓葉天心中充滿了期待,這道人連衣服都是如此珍貴,想必身上會有不少好東西吧?

「好在內丹沒有傷及到胸口,否則這包裹也要給廢掉了。」

道人身上的血污早已被凍了起來,葉天也不避諱,當下伸手往他懷裡掏去,手拿出來的時候,已然是多了個扁平的小包裹。

「葉天,這裡面會是什麼呀?」胡鴻德也湊了過來,神仙身上的東西,誰會不感興趣呢。

「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