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百九十二章境界

第六百九十二章境界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2-20 19:54  字數:3470

葉天也沒多說,只留言自己有些機緣,要在山中逗留幾日,他讓周嘯天去老齊那裡等他一些時日。

「前輩,咱們可以走了,不知道墟市距離這裡有多遠?」

將一件羽絨衣披在周嘯天身上,又往篝火堆里加了些柴火,看著差不多能支撐到天亮,葉天這才看向了白猿。

「直線差不多有一百公里,小子,就憑你,跑上三天也未必能到。」

白猿皺起了眉頭,說道:「看你小子還算順眼,道爺我辛苦一下吧,對了,你那包里的酒就算是路費了!」

白猿早就聞到了葉天攜帶的那瓶藥酒的味道,如果換成普通人,它一準就敲了悶棍將酒拿走了,只不過葉天同為修鍊中人,猴子沒好意思這麼干。

「沒問題,前輩日後要是想喝酒只管吩咐,要多少有多少!」葉天聞言笑了起來,沒想到這猴子不僅貪吃,居然還貪酒?

不過葉天就怕它沒慾望,只要白猿有求自己,日後早晚能從它身上得到好處的,司徒後人的洞府空在那裡,不是忒浪費了嘛。

「嗯,你小子不錯,不像那些個老不死的,將那破酒當成寶貝似得……」

白猿聞言笑了起來,它當年偷喝了一個老道的酒,被那老道結結實實的給揍了一頓。

這些年白猿也只是偶爾在山下村子裡里偷得一些劣酒,眼下葉天竟然要送酒給它,猴子頓時笑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我帶你走。你等下不要動!」

葉天許下了個蛋糕,白猿的態度頓時又好了幾分,當下一矮身,毛茸茸的右掌托在了葉天的肋下,話聲剛落,葉天只感覺身體騰空而起。

低頭往下望去,葉天清楚的看到。一團白色霧狀的氣體將二人給包裹住了,還沒等葉天細察,一陣山風呼嘯著刮入口中。迷的他連眼睛都無法張開了。

「嘰嘰!」毛頭也被這突然的加速給嚇了一大跳,身體猛的縮成一團,緊緊的卷在了葉天的脖子上。

「不要放出元神。你元神尚未成形,被這山風一刮,說不得要受些損傷!」

正當葉天想釋放出元神探查究竟的時候,腦海中響起了白猿的傳音,也讓葉天打消了這個念頭。

「媽的,這速度要有多快啊?」

雖然雙眼緊閉,但是葉天能感覺到臉上的肌肉被風吹的都變形了,那山風似乎像刀子一般,在一刀刀的割著他的肉身,如果不是十多年的真氣蘊養凝練。怕是葉天連這一關都過不去。

「到了!」

葉天也不知道煎熬了多久,耳中只聽得白猿發出一聲喊,然後速度驟然降了下來,雙腳踩在了實地上。

顧不得去揉搓那已經麻木的臉龐,葉天連忙睜開眼睛。這一看,瞳孔都放大了幾分。

在葉天和白猿所站的地面下方,全是一股白色的霧氣,將葉天的膝蓋都淹沒了,不過此時,那些霧狀的氣體正在消退著。絲絲縷縷的鑽入到了白猿的體內。

短短的數息時間過後,葉天身周再無一絲白霧存在,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葉天甚至以為是自己發生了幻覺。

左右看了一下,葉天發現自己位於一處山腰,在他前方十多米的地方,有一個黑黝黝的洞口,卻不知道是否就是那墟市的入口?

「前……前輩,咱……咱們剛才這是騰雲駕霧了?」

葉天看了下手錶,距離白猿帶他離開那地方,只不過過去了十多分鐘,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行出上百里,這不是騰雲駕霧是什麼啊?

「騰雲駕霧?倒也算吧。」

白猿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說道:「我看你小子什麼都稀里糊塗的,我就給你解說一下吧,凡塵中有不少習武之人,喜歡將自身修為設定為什麼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返虛、煉虛合道等境界。

其實在真正的道家而言,這無非就是先天和後天之分,煉精化氣、鍊氣化神都屬於後天修為,體內能修鍊出來的,只是真氣,強身健體不錯,但尚且算不上修鍊之人。

而煉神返虛和煉虛合道,則是進入到了先天,真氣轉化成為真元,也可以稱之為「炁」,此乃先天之炁,五臟六腑之精微,修鍊出炁,才算是進入到了門檻之中。」

白猿忽然吸了口氣,從他那道袍之中,冒出了絲絲縷縷的白色真炁,瞬間就變得像是一朵雲彩,將他給託了起來。

「先天也分前中後三個境界,剛進入先天,最多能離地三尺,而進入中後期,真炁壓縮凝練,就可登天路了!」

白猿一邊說話,一邊抬腳往空中走去,隨著它一腳踏出,腳下憑空就出現一團氣霧,身體驟然升高了十多米,青衣道袍白髮飄飄,這猴子也宛若神仙人物一般。

在空中停留了片刻,白猿降下身形,將那真炁斂去,說道:「你若不是受傷導致丹田散去,真氣也會變成真炁,所以勉強算得上是同道中人了,我帶你來此,也不算違背了規矩!」

「我居然只算勉強進入先天?」

聽完白猿的解說後,葉天心中苦澀,他原本以為自己的修為,在當世不說第一,也絕對能列入前三之中。

可是聽到白猿對境界的劃分之後,葉天才知道,敢情自己就是那隻井底之蛙,坐井底觀天下,遠不知天之空海之闊。

「你連勉強都算不上。」

白猿繼續打擊著葉天,「雖然修道重神,以是否形成元神來界定先天後天之分,不過沒有真炁,你甚至還不如後天的那些人呢。」

「前輩,您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啊?」葉天聞言哭喪起了臉,被一隻猴子鄙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