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百七十九章待遇

第六百七十九章待遇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2-15 23:31  字數:3521

葉天打小就是極有主見的人,他決定的事情,別人很難改變,所以聽聞葉天明天將要去參加拍賣,縱然宋薇蘭極力反對,還是於事無補。

更何況苟心家等人聽到有關於《開元道藏》的消息後,震驚之餘也是大力支持葉天,不管這《道藏》內是否有修鍊功法,它都是珍貴之極的道家典籍。

無奈之下,宋薇蘭也只能點頭同意下來,不過葉天原本只是想自己和唐文遠參加拍賣就行了,現在卻是全家出動,就連周嘯天也不同意留在家中守門。

好在唐文遠在香港根基深厚,又通過一些渠道拿到了幾張邀請函,要知道,佳士得舉辦的拍賣會,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入場的。

「媽,這是在香港,又不是京城,用得著穿那麼多嗎?」

第二天一大早宋薇蘭就來到了兒子的房間,說是現在已經12月了,非要葉天穿上毛衣才能出門,不然就不讓去,搞得葉天哭笑不得。

看到躲在門口偷笑的於清雅,葉天頓時沒好氣的說道:「清雅,你還笑,再笑我讓你穿皮衣出門!」

見到丈夫真的發了急,於清雅笑著走了過來,說道:「媽,現在外面的氣溫都是20多度,您讓葉天穿毛衣,出門還不熱死他啊!」

「那不穿也行,清雅你給他帶著吧,萬一感覺涼就給他換上。」

宋薇蘭想想也沒錯,不過她總是認為兒子重傷未愈。這身體要比一般人虛弱很多,是以才會如此緊張。

吃過早餐之後,已經是上午九點左右,一輛豪華中巴車將整棟別墅的人都給接上,往香港中環駛去。

此次佳士得組辦的中國藝術品專場拍賣會,一共將會舉行三天。

一般來說,最開始的一天。將會出現幾件壓場的拍品,將拍賣場的氛圍給烘托起來,然後在快要結束的時候。再出現壓軸的拍品,使整個活動圓滿結束。

最初佳士得方面是準備用一件珍貴的宋鈞窯瓷器作為壓場排名的。

不過考慮到最近幾個月古書典籍的市場十分火爆,組辦方臨時決定將那六本《開元道藏》。當做第一天的壓場拍品。

所以葉天等人才會早早的就前往拍賣場地,對於那幾本《開元道藏》,不管是葉天還是苟心家,都是勢在必得的。

中環是香港中西區的一個地名,同時也是香港的政治及商業中心,很多銀行、跨國金融機構及外國領事館都設在中環。

葉天性喜安靜,雖然來過香港多次了,但還真沒到過中環,不過這次真的是憋的厲害了,對那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葉天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

車子駛入到了中環中心的地下停車場,為了提高影響力,佳士得特意將拍賣地點選擇在了這位於中區皇后大道,也是香港最高的摩天大樓之中。

「好好的把拍賣地點定在這裡幹嘛,就不能選個會所?」

或許還沒從前兩個月發生在紐約的恐怖襲擊陰影里走出。看著這棟高達七十三層的大樓,在進入電梯的時候,宋薇蘭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在紐約遭受恐怖襲擊之後,宋薇蘭不但將公司從紐約撤出,更是在舊金山市修建了一座辦公大樓作為總部,而這棟大樓。僅僅只有三層,可見那件事對她的影響。

「媽,沒事的。」

葉天握住了母親的手,笑道:「那事是百年難遇的,要是再被咱們遇到,我看您可以飛回美國買彩票了,話說那獎池可積累到了三億多美元了啊!」

「臭小子,嘴裡沒一句好話,少說這些不吉利的。」宋薇蘭雖然責怪兒子,表情卻是放鬆了很多。

受到前段時間紐約恐怖襲擊的影響,各地在舉辦一些集會性質的活動時,安全檢查都變得異常嚴格,為此組辦方還耗費資金專門設置了安全門。

進入會場之後,葉東平左右看了一下,說道:「這比在京城的拍賣會規模大多了啊!」

在京城組織的拍賣,往往都是在某些酒店的會議室舉行的,場內一般只有百十個座位,但是眼前的場地,卻足足能容納四五百人。

「葉老弟,香港可是東方的金融中心,佳士得還是很重視的。」

出於葉天的原因,唐文遠對葉東平可是不敢託大,當下解釋道:「這次拍賣不但有香港本土的收藏家,還有來自內地和海外諸多文物收藏者,說句不誇張的話,這是一場世界級的拍賣會!」

的確,正如唐文遠所說的那樣,在場內除了坐著一些華人之外,還有許多金髮碧眼的老外,而且這些人佔了一多半。

葉天等人的到來,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因為他們這個組合卻是有些古怪。

除了葉天夫妻和周嘯天幾個年輕人之外,獨臂的苟心家和精神矍鑠的南淮瑾也頗為招人眼球。

至於左家俊與唐文遠就更不用說了,場內至少一半的華人都站起身和二人打招呼,這些都是香港本土的富豪。

倒是宋薇蘭夫妻今天穿的都很普通,眾人的注意力也多是放到了左家俊等人的身上,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一行人來到了會場的第一排坐了下來。

「這些是什麼人?怎麼能做到第一排?」

「就是啊,我剛才看何爵士都坐在第三排的。」

「沒見識,那位是唐生,他身邊的是左大師,連這都不知道?」

「就算是唐生和左大師,也未必有資格坐在第一排吧?你們知不知道,今天特首也會出席這次拍賣的?」

葉天等人落座之後,後面坐著的那些人,不禁小聲嘀咕了起來。

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