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百六十八章生死磨礪

第六百六十八章生死磨礪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2-10 00:04  字數:3525

這件事情發生後,所有在世貿大樓中辦公的公司,唯有宋薇蘭公司的人員傷亡率是零,當然,這個數字不包括自己和葉天在內。

由於公司每年都會投保,經過911事件後,算下來宋薇蘭非但沒有損失錢財,甚至還能賺上不少,現在她的公司已經在另外的地方選址暫時進行辦公了。

要不是聽從了兒子的話,宋薇蘭之前並沒有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否則她這次最少能進賬數十億,從此次全球股災中狂賺一筆的。

當然,如果那樣一來,恐怕葉天還要更加的倒霉,他現在所遭受的厄運就是因為泄露天機所致,否則以葉天趨吉避凶的能力,豈會受到這麼致命的傷害?

「世界要不太平了。」

葉天嘆了口氣,從他在布置香港的風水陣法時,就感覺到天地元氣起了變化,在未來的幾年中,某些地區會發生很大的變動。

「媽,在京城住著吧,沒事別再出國了。」

想了一下,葉天看向了於清雅,說道:「清雅,那工作要不別做了,來香港陪我吧!」

要說葉天還會對誰感到愧疚,那就只有於清雅了。

從結婚到現在,葉天都沒在家裡呆上幾天,反而連累的於清雅為他擔驚受怕,這讓葉天感覺自己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職責。

「好,等到香港之後,我就打辭職報告!」於清雅點了點頭,態度之堅決,讓葉天都愣了一下。

「哎,我說,你不會是想著下半輩子就照顧我這殘疾人吧?」葉天忽然有些回過味來了,他昨兒也看了醫院對他脊椎傷勢的報告,說是癱瘓的幾率比較大。

「這樣也挺好,你平時都沒時間陪我說話的,以後咱們天天都能在一起了。」

於清雅臉上雖然笑著。但眼中卻是有些霧氣出現,為了避免刺激葉天,她其實是在強作笑顏。

「別,你辭職報告還是留著吧。我也不用你照顧一輩子。」

葉天搖起了頭,他知道妻子還是非常喜歡這份工作的,而且他葉天也不會真的一輩子躺在床上。

雖然僅僅是過了一夜的時間,但是葉天能感覺到,他那股強大的神識,對於治療傷勢還是有幫助的。

在神識的包裹下,脊椎傳出的疼痛幾乎影響不到葉天了。而且那幾塊碎骨也有被煉化的跡象,葉天相信,假以時日,他的傷勢肯定能得到復原的。

「相信你老公,你老公就是個無所不能的超人!」見到於清雅還待說話,葉天笑了笑,用剛剛能動彈的右手,握住了妻子放在床邊的手。

「臭美吧你!」

見到葉天回復了以往的神態。於清雅不禁破涕為笑,心中的陰影減輕了不少,似乎只有這樣的葉天。才會讓她感覺到踏實。

「小師弟,你後背的能量是怎麼回事,那不像是真氣啊?」

見到葉天精神不錯,苟心家也走了過來,這架飛機飛行時十分的平穩,甚至感覺不到什麼顛簸。

在臨上飛機的時候,苟心家將用真氣護住葉天后背的脊椎,只不過卻是被一股說不出來的能量給彈了回去。

如果不是苟心家收手的早,怕是都會受到一些傷害,剛才葉天被眾人圍著。苟心家一直沒找到機會詢問,現在卻是終於憋不住問了出來。

「媽,清雅,你們也都累了,去後面休息下吧,我和師兄說說話!」

聽到苟心家的話後。葉天沉吟了一下,看向周圍的人,說道:「左師兄和南師兄留下吧,對了,嘯天,你也留在這裡!」

葉天修鍊出神識的事情,本來是不宜外傳的,但是南淮瑾不遠萬里之遙前來救助他,僅憑這一點,葉天就無法對他做出隱瞞。

「好,嘯天,你別太勞累了啊!」宋薇蘭知道兒子有事情要和別人談,當下拉了拉兒媳,和丈夫等人一起走到了後艙。

「小師弟,我發現你身上的那股能量,雖然數量不多,但質量卻是極高,我修鍊了一個多甲子的真氣,乍然接觸之下,居然潰不成軍啊!」

見到在場沒有了外人,苟心家將心中的疑問盡數說了出來,他和葉天以前也比試過,熟知他的氣機,可是葉天體內的那種新能量,卻是苟心家從未見聞過的。

「元陽兄,你說的什麼啊?」

就是上飛機之前發生的事情,苟心家還沒來得及對旁人說起,是以聽到苟心家的話後,南淮瑾左家俊等人均是一臉驚奇的看著他。

「淮瑾老弟,我說不清楚,你試試吧!」

苟心家苦笑著搖了搖頭,對南淮瑾說道:「你注入一股真氣到小師弟的體內,注意一點,要隨時做好將其收回的準備!」

「好!」見到苟心家不像是在開玩笑,南淮瑾當即深深吸了口氣,將右手扶在了葉天的肩膀上。

其實修鍊到煉精化氣的境界之後,已然勉強可以真氣外放了。

而到了鍊氣化神,就能夠細微的控制真氣進入到別人體內,這也是氣功能療傷的說法之一,修為精湛的人,的確可以使用真氣幫別人調理身體。

不過真有這種功夫的人,大多都是想苟心家和南淮瑾這種垂垂老矣之人,根本就不會出現在一些公眾場合里。

現在社會上的那些大師,基本上都是對練氣功夫一知半解然後掛著羊頭賣狗肉的江湖騙子,實在是不足為信。

南淮瑾和葉天修鍊的不是一種功法,所以十分的謹慎,只見葉天肩頭一顫,一股真氣順著葉天的肩部經脈往下遊走而去。

葉天體內的真氣早已是賊去樓空,一縷都沒剩下來,所以南淮瑾的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