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百零三章變天

第六百零三章變天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1-12 14:18  字數:3551

現在的洪門總堂,就是雷家獨大的局面,雷氏中人,佔據了總堂之中數個重要的位置。

但不可否認的是,李松秋在洪門裡,還是有著極大威望的,這兩人相爭,不管最後獲勝的是誰,洪門都要變天了。

「怎麼,想造反嗎?」雖然雷虎身邊站滿了刑堂子弟,杜飛還是毫不示弱的站了出來。

此時世界各地的洪門大佬雲集在此,而且每人都帶有隨從,這也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僅憑雷虎這百十人,根本就產生不了多大的威脅。

「杜爺嚴重了,小的們只是看不得我受委屈,想討個公道而已!」

雷虎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杜飛,他以前一直稱呼杜飛為飛哥的,此時一聲爺喊出口,代表著兩人之間恩斷義絕,再無迴旋的餘地了。

不過雷虎此刻卻是有恃無恐,因為場內看似人多,但在入門之時,均是被收繳了隨身武器。

而雷虎的這些手下,卻均是帶著槍械,如果真的發生爭鬥,絕對是一面倒的屠殺.

當然,雷虎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下手殘害這些洪門大佬。

要知道,洪門總堂雖然是整個洪門最核心的地方,但各地洪門組織,只是名義上歸屬總堂管轄,兩者之間並沒有實際的從屬關係。

如果雷虎敢將這些人全部留在這裡,那估計出不了一個星期,舊金山就要打上一場現代戰爭,即使雷虎再瘋狂,也承擔不了這個後果的。

「雷虎,你……你竟然敢讓他們帶槍進來?」

在雷虎說話的時候,杜飛也發覺了不對。闖進洪門的這些刑堂子弟手中,赫然都拿著一把手槍。

杜飛此話一出。原本打著看熱鬧的那些洪門大佬們,臉色均是一變,槍械的出現,讓他們心中產生了一絲危機感。

「杜爺,您這可就是冤枉我了,他們可不是我叫進來的,拿不拿槍,和我也沒什麼關係吧?」

雷虎仰天打了個哈哈,說道:「如果不是杜爺您誣陷我,這些小的們如何會進來打抱不平呢?」

雖然已經掌握住了院子里的局勢。不過雷虎還是異常的謹慎。他口口聲聲都和這些人擺脫關係,不肯給人留下一絲話把。

「雷虎,你這樣做,老雷不知道吧?」

坐在輪椅上的李松秋搖了搖頭,輕聲說道:「何必呢。都是洪門兄弟,非要刀兵相向嗎?你想要什麼,說出來吧……」

「是我要刀兵相向嗎?」

聽到李松秋的話後,雷虎忽然爆發了出來「是你們逼我的,那臭小子只不過是個外人,你們全都幫著他。

「大」字輩的葉爺?我呸!你們願意認祖宗,雷虎我不願意!」

說老實話,這些日子雷虎過的是有些壓抑。雷家牟圖宋薇蘭財產的事情,不知怎麼被傳了出去,堂內很多和雷家走的比較近的大佬,這段時間對有意無意的在避開雷虎。

尤其是雷震岳被杜飛氣的練功岔了氣,這段時間閉門不出,更是讓雷家雪上加霜。這讓雷虎感覺有些不堪重負起來。

眼看著門主的寶座,距離自己似乎越來越遠了,雷虎變得愈發的暴躁和急進,在與彭文光進行了一番周密的策劃後,他決定鋌而走險。

雷虎的計劃一共分為兩個部分,如果能通過阻止葉天加入洪門打擊李松秋,那麼這些後手就不會再出現。

如果他的人沒能解決掉葉天的話,那雷虎就決定要魚死網破,用武力來逼迫李松秋退位,至於這樣做的後果是否會導致洪門分裂,雷虎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李松秋輕輕的將後背靠在了輪椅上,一雙眼睛帶著嘲弄的神色看著雷虎,淡淡的說道:「雷虎,把人散去,我當今天這件事沒有發生。」

「會長說話了,我自然要聽的!」

雷虎陰陰的笑了一下,大聲說道:「你們都沒聽到會長的話嗎?他讓你們都退出去,一個個都聾了嗎?」

雷虎的聲音在院子里回蕩著,可是那些人卻是紋絲不動,只有彭文光的聲音響了起來「會長大人,您卧病多年,怕是也沒多少時間打理門中事物,依我們看,您就把這龍頭的位置給讓出來吧!」

「哦?我讓出龍頭的位置當然可以,不過讓誰來接任呢?」

李松秋的面色很輕鬆,好像周圍那數十把槍都是玩具一般,臉上沒有露出一絲緊張的表情。

李松秋話聲剛落,彭文光就大聲喊道:「當然是虎爺了,他年輕有為,這些年帶著刑堂打下了不少地盤,除了虎爺,誰還有能力接任門主之位呢?」

一切都是商定好的,今兒不是大開香堂嗎?雷虎就準備趁著這個機會,給自己來個黃袍加身,將生米給煮成熟飯。

縱然這麼做,會讓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大佬們離心離德,他們回去後很可能會和總堂脫離關係。

但雷虎不在乎,因為原本總堂也管不到那些人的,如此做的後果只是和他們互不來往而已,等自己日後許以利益,相信他們還會承認自己這個會長的。

「不過一虛名而已,雷虎你就那麼看重嗎?」聽到彭文光的話後,李松秋長嘆了一聲。

「會長,兄弟們抬舉我而已,雷虎何德何能,原本也沒有窺覷這門主的位置。」

雷虎雖然身高近一米九,長得相貌威猛,但這番話說出來,卻是聽得人人作嘔,他們第一次見到人竟然可以無恥到這種境界。

雷虎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已經脫了褲子被壓在身下的失足婦女,還在口口聲聲的說自己賣藝不賣身,讓人從心底往外倒胃口。

「你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