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五百八十二章大婚(中)

第五百八十二章大婚(中)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1-01 19:01  字數:3547

雖然只是將捲軸展開一角,不過看著上面的圖像和文字,葉天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金聖嘆《推背圖》注釋本的拓印件。

李善元曾經藏有一殘破的金聖嘆《推背圖》摹本,只是年代過於久遠,在葉天十來歲的時候就已經損毀了,李善元還心疼了很長一段時間。

看到葉天愛不釋手的樣子,苟心家笑了起來,說道:「淮瑾老弟知道你喜愛《推背圖》,前些時日特意回到台/北故宮博物院,給你制出這一摹本,大師兄我可是跟著沾光啊。」

「謝謝南師兄,這件禮物小弟很喜歡。」

葉天連連點頭,小心的將那捲軸收了起來,這東西可不是用錢能買到的,不要以為第五百八十二章大婚摹本就不值錢了,實際上很多珍貴石碑字畫的拓印和摹本,都是價值千金的。

就像是王羲之所做的《蘭亭序》,原本早已不知所蹤,但是後世人所做的摹本也都被珍而重之的收藏起來,均為無價之寶。

而金聖嘆的《推背圖》注釋一直秘不外宣,常人即使去到台/北故宮博物院也未必能見得到,所以葉天手中的這個摹本,可謂是天大的人情了。

「嘯天,收好!」謝過大師兄和南淮瑾後,葉天將這摹本交給了周嘯天。

「小師弟,大師兄他們不和我湊份子,我只能自己送東西了。」

等到大師兄的禮物送出後,左家俊也從身邊桌子上拿起一個長方形的錦盒。說道:「這是我前幾年收藏的一副字畫,就送與你做禮物吧!」

「二師兄,您出手可不能太小氣啊。」

葉天聞言笑了起來,伸手將錦盒給打開了,將裡面一個寬約七十公分左右的捲軸給拿了出來,說道:「清雅,來。幫著展開!」

這幅畫的年代也是不太久遠,裝裱應該是三五年前完成的,畫面以荷花、鴛鴦第五百八十二章大婚為題材。以紅描花,以墨點葉。

濃艷的紅色花團、變化中的墨色荷葉和水中一對相依相伴的鴛鴦遙相呼應。整個畫面布局合理,筆法簡練揮灑自如。信筆所至使滿幅畫卷充溢著一種盎然生機。

「是白石老人的作品?」

看到字畫左側木居士,白石翁的鈐印和齊黃的款識後,站在兒子身邊的葉東平口中發出一聲驚呼。

這幾年國內的藝術品市場不斷升溫,一些精品古玩字畫往往都能拍出天價,而國內字畫類價格最高的,就當屬齊白石和張大千等人了。

葉東平可是識貨的人,他知道,這幅《荷花鴛鴦圖》的字畫,是齊白石在「衰年變法」之後創作的巨幅作品。

其紅花墨葉、兼工帶寫的筆法,乾淨中透出老辣。簡約中蘊含渾厚,達到筆簡意繁極高的藝術境界,其價值最少在千萬人民幣以上//無彈窗無廣告//的。

「沒錯,正是白石老人晚年所做的。」

左家俊笑了笑,說道:「這《荷花鴛鴦圖》。正能襯托此時此景,二師兄祝願你們夫妻能白頭偕老!」

「謝謝二師兄,倒是讓您破費了。」

葉天也知道這幅畫價值不菲,謝過左家俊後,他把畫軸捲起,重新放回到了錦盒裡。

「小天。來姐姐這……」

剛陪著幾位師兄說了幾句話,葉天就聽到有人喊他,回頭一看,卻是王盈姐。

葉天連忙對師兄告了聲罪,讓老爸相陪幾位師兄後,向王盈走了過去,順手還從桌子上抓了一把糖果。

「丫丫,叫叔叔!」

王盈和封況的女兒已經四歲多了,長得像個瓷娃娃一般很是可愛,小嘴更是甜的很,進到院子里就爺爺奶奶叔叔阿姨的喊個不停,一直被眾人寶貝著。

「葉天叔叔好,葉天叔叔,那糖果是給我的嗎?」

小丫頭看著葉天手中的糖果,一臉為難的說道:「可是丫丫身上的兜兜沒有空了,葉天叔叔你能先幫丫丫收起來嗎?」

「好,叔叔給你收著……」

丫丫稚嫩的童聲引得院子里一陣笑聲,葉天把糖果放到袋子里,遞給了小丫頭,說道:「丫丫拿在手裡,想吃的時候就從裡面拿。」

「小天,別慣孩子,會吃壞牙的。」

王盈笑著拉了一把葉天,指著腳下的一個箱子,說道:「這裡面是你盈盈姐自己做的小孩衣服和刺繡,還有虎頭帽子,就能你們能早生貴子了啊。」

以王盈封況和葉天這一家的關係,送錢是不合適的,葉天也不會收,所以從半年前王盈就開始動手給葉天準備起禮物來了。

「姐,謝謝您!」

蹲下身體,葉天將那箱子給打開了,看到裡面一件件小孩衣服和小鞋帽子,葉天的眼睛不禁有些濕潤,忍不住低下頭在眼角擦拭了一下。

葉天從小母親就不在身邊,去到縣城的時候剛剛十歲,那會的葉東平很忙,葉天幾乎每天都是吃住在王盈家中的,衣服破了也是王盈幫他縫補。

那時封況的事業處於起步階段,王盈的收入也不是很高,但總是想方設法讓葉天頓頓能吃上肉,真拿葉天當親弟弟一般。

整整八年的時間,在葉天心底深處,王盈這個姐姐和母親也沒有什麼區別了,這也是葉天每年不管有多忙,總是會回到那個江南小城去看望封況一家的原因。

「弟弟,你也結婚了,以後不許再調皮搗蛋啦!」

看著面前俊朗帥氣的葉天,王盈眼前似乎又出現了那個虎頭虎腦十歲小男孩的身影,一時間也是心生傷感,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葉天攬住了王盈的肩膀,笑道:「姐,弟弟結婚是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