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五百七十一章張揚

第五百七十一章張揚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0-29 00:56  字數:3483

「師父,您來了?」

易溫茂見到了老人,連忙迎了上去,他此時被左家俊說的啞口無言,老人此來無疑是救場來了。

「戒急戒躁,我平時怎麼教你的?沒點樣子!」

老人說話口氣很大,不僅對左家俊擺出一副長輩的樣子,訓斥起自己這六十多歲的弟子來,那也是毫不留情。

「這人是易會長的師父?怎麼從來沒見過啊?」

「聽說是十年前從內地來的高人,但從來沒幫人看過風水。」

「應該是個高人吧?看易會長在他面前就像是個小孩子似的。」

突如其來的老人,讓原本已經一邊倒左家俊的輿論態勢,馬上又發生了變化。

也不怪這些人牆頭草,主要是風水玄學太過奧-,他們也分辨不出來到底誰說的是真,誰說的又是假的。°

訓斥完弟子後,老人看向了左家俊,說道:「你雖然從沒說過自己的傳承,但我能看得出來,你應該師承中原一帶的麻衣相術,這個門派似乎並不擅長風水陣法吧?」

蔡陽秋看著左家俊,眼睛不由自主的眯縫了起來,心中有些驚疑不定,因為他感應到了了左家俊身上那澎湃的血氣,和十年前相比簡直就不可同日而語。

要知道,十年之前左家俊初入暗勁,那是蔡陽秋已經是暗勁巔峰的高手了,僅是外放出氣勢,就將左家俊逼得甘拜下風。

但是今兒兩人對上.蔡陽秋卻發現,左家俊身上血氣之盛,甚至要超過自己,這讓他不敢置信之餘,口氣也緩和了下來。

「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奇門又多大,你知道多少?」

左家俊尚未開口說話,從角落裡傳來一個聲音,聽得蔡陽秋和易溫茂霍然色變.因為那聲音,分明就是個年輕人說出來的。

不過還沒等他們出言質問,那聲音又響了起來「大師兄,我……我可不是說您啊,您看我這嘴,真是該打。

「也沒說錯,大師兄這年齡,還真是老而不死是為賊了。」苟心家苦笑著看著小師弟,罵人就罵人.把自個兒繞進去幹什麼啊?

旁邊的眾人循聲望去,原本氣氛稍微有些壓抑的現場,傳出一陣了笑聲,因為在說話的那個角落裡,除了兩個年輕人和一個中年人之外,還有一個老道士,看年齡卻也是不小了。

「這年輕人,真是口無忌憚啊?」

像李超人霍大亨這些人,也均是搖頭苦笑,不過知道葉天是宋薇蘭的兒子.他們也只能在心中暗自腹誹葉天沒家教,在這種場合里都敢沒大沒小的說話。

「小孩子,跟哪家大人來的?知不知道禍從口出的道理?」

先進入會場的那些超級富豪們知道葉天的身份.但蔡陽秋師父倆可不知道葉天是誰,眼見這麼一個毛孩子出言不遜,蔡陽秋的臉色頓時拉了下來。

而且剛才他感覺到左家俊的修為似乎精進了不少,現在也不敢冒然去招惹左家俊了,正好用葉天這個年輕人轉移一下眾人的視線。

「大師兄,他……他喊我小孩子?」

葉天有些好笑的看向蔡陽秋,說道:「你是七星派多少代掌門?師父是誰,咱們論論是你身份長『還是我的輩分高?」

「你是奇門中人?」蔡陽秋聞言一愣。

易溫茂剛才聽左家俊介紹過葉天,連忙在師父耳邊說道:「師父.他是左家俊的師弟。」

「嗯?是他師弟?怎麼這麼年輕,是代師傳藝?」

蔡陽秋有些猶豫起來.原本他是想出手教訓一下葉天的,沒成想又把左家俊給拉扯了進來。

想了一下之後,蔡陽秋並沒有對葉天發作,而是看向了左家俊,說道:「小左,我和你說話,你這小師弟插嘴,有些不妥吧?」

奇門中人的那種對危機的感應能力,要遠甚於常人。

在蔡陽秋髮現左家俊功力大進之後,心裡有生出了一絲不妙-的感覺,態度隨之變化了起來,再也沒有之前那般咄咄逼人了。

見到葉天出面了,左家俊心中大定,開口說道:「蔡掌門,我這師弟雖然年輕,卻是我們一脈的門主,身份比你只高不低,卻不知道為什麼不能插嘴說話呢?」

「門主?這都什麼啊?」

「江湖中的事,只看別說。」

「不會是洪門吧?可是聽說洪門總會在美國啊?」

「不好說,現在香港的那些社團,可都是洪門青幫玩剩下的!」

左家俊這一番話引得全場嘩然,這些超級富豪們雖然見多識廣,但對於奇門並不了解,一個個均是出言猜度了起來,更有幾人將目光瞄向了出身社團的華勝華老闆。葉天,今兒是給你師兄慶功來著,就別多生事端了吧?

就在眾人低聲議論的時候//無彈窗無廣告//,唐文遠忽然站了出來,他和易溫茂倒是有幾分交情,又知道葉天為人心狠手辣,卻是想出來做個和事佬。

「老唐,這是給師兄慶功嗎?」

葉天擺了擺手,眼睛看向了蔡陽秋師徒,冷笑道:「貓三狗四的全都跳出來,真當我麻衣一脈無人?!」

在座的這些富豪們,平時講究的是個和氣生財,有句話叫退一步海闊天空,但這種處事之道,卻無法應用於奇門江湖之中。

既然帶了「江湖」二字,那自然就要快意恩仇,尤其是像今天牽扯到門派之爭,葉天作為麻衣一脈的門主,自然沒有退的道理了。

「老唐,今兒不關你事,只要他們向我師兄賠禮道歉,承認學藝不精,這件事情就算是揭過去了!」

事到如今,葉天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