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五百五十四章超度(下)

第五百五十四章超度(下)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10-21 21:32  字數:3529

「這……這玩意兒我也沒見過啊?」

苟心家的語氣也不是那般肯定了,因為他們都知道,古代的一些傳說未必就是空穴來風,現代沒有發現殭屍,並不代表著世間真沒有殭屍的存在。

葉天描述過的緬甸魔鬼山中的那條巨蟒,就是超出了人類想像的生物,說不定眼前這個長滿了白毛的傢伙,還真是一隻殭屍呢。

看著這古怪的屍體,葉天三人心中都是有些不寒而慄,誰都不知道這東西會不會突然直愣愣的從石棺里跳出給他們一爪子。

感受著白毛屍〖體〗內那澎湃的煞氣,葉天忽然想到一件事,開口說道:「所謂的殭屍,很有可能是被人煉製出來的怪物,本身或許沒有靈智的……」

當初他在唐文遠的那棟宅子里迎戰鬯薹鼉的時候,跟隨著鬯薹鼉的那個刀槍不入的人形怪物,就和面前這具白毛屍體有幾分相像。

兩者〖體〗內都蘊含了海量的煞氣,那些煞氣幾乎要將他們的軀體給同化了,不過和這具屍體一樣,那個怪物似乎本身沒有什麼思維,只是被鬯薹鼉驅使而已。

葉天本就是膽大包天之輩,念及此處,從坑壁上摳下一粒小石子,右手中指扣//無彈窗無廣告//住,對著那屍體長著白毛的大腿就彈了出去。

「當」的一聲響過,石子和屍體接觸後,竟然發出了金鐵交鳴的聲音,看得葉天等人不由面面相覷起來。

見到這種情形,苟心家喃喃說道:「這玩意要是再被那七星陣法轉化的煞氣侵蝕一段時間,說不定真能成不壞之身啊?」

這具屍身能不能變成殭屍幾人不知道,但如果不是施工隊將陣法破壞的話,那些陰煞之氣繼續滋養著屍體。到頭來發生什麼事情,誰都無法預料的。

「大師兄。這玩意不能留,萬一它〖體〗內的煞氣溢出,這也是場災難啊!」

左家俊可不管什麼殭屍不殭屍的,他現在只怕這屍〖體〗內的陰氣外溢「要不……咱們用火把它給火化了吧?」

傳聞中對付旱魃的方法,就是用火將其燒成灰燼,管它是什麼東西,往上面倒上一桶汽油,就是金鐵也能給燒融化了。

聽到左家俊的話後,苟心家連連搖頭。說道:「不妥。左師弟,這屍〖體〗內的煞氣已然成為了實質,如果燒上汽油燃燒,恐怕陰陽相衝,會引起爆炸的。」

煞氣為至陰至邪之物。火自然是至陽至剛了。

如果兩者相差懸殊的話,用火來克制煞氣不失為是個好辦法,只是這具屍〖體〗內煞氣的含量過於恐怖,用火焚燒並不是什麼好辦法。

「那……那怎麼辦啊?」

左家俊聞言有些傻眼了,沒有了七星法陣的加持,這具屍體就像是一個炸藥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炸的。

苟心家想了一下,苦笑道:「還是用笨辦法吧,它〖體〗內的煞氣已經和身體融合了。短時間內怕是不會造成危害,咱們用「度人經」將他給超度了吧!」

「只能如此了,這活一時半會幹不完,找人在這周邊搭幾座帳篷吧。」

葉天點了點頭,這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了,事情是因他修建別墅而起的。怎麼著葉天也要負責到底。

好在這具屍〖體〗內的煞氣暫時不會外溢,就連柳定定誦念「度人經」都能消弱一絲陰煞之氣,倒是可以輪流著誦經超度,不用那麼累了。

不過如此一來,倒是分清了各人的功力高低,葉天配合印法誦經的效果最好,他僅用了一天的時間,就將屍體的半條手臂上的煞氣完全給度化了。

其次就是苟心家了,他以真氣吐納,誦出的經文使人心平氣和,對煞氣的作用也是極佳,而且聽得那些膽子稍大敢於靠近的工人,差點都願意皈依道教了。

左家俊的功力稍弱一些,效果也差了許多,至於周嘯天和柳定定,只能算是打醬油的了,度化的煞氣聊有於無。

隨著屍〖體〗內煞氣的逐漸消失,屍體身上的白毛也漸漸消退了,肌肉組織很快腐爛了起來,那股臭味讓人聞之欲嘔。

整整忍受了五天這種味道,屍〖體〗內的煞氣終於被度化乾淨了。

放在古時,這種方式就叫做超度,要知道,古代每每大戰過後,都會請和尚道士作法,其實所謂的超度,也是在度化煞氣,以免陰煞凝結傷及百姓。

「葉天,這屍體怎麼處理?」

看著那已經腐爛的不像樣子的屍身,苟心家皺起了眉頭,雖說煞氣已經被度化乾淨了,但誰知道要是再將其埋入土裡,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火化吧,就在這法壇邊上火化。」

葉天轉頭看向左家俊,笑道:「師兄,勞煩您登台做法,超度了這具殭屍吧。」

為了消除那些漁村和施工人員的心理陰影,左家俊在這幾天里特意建造了個法壇,每日度化煞氣的時候都會坐在法壇上。

還別說,左家俊的舉動效果好的很,那些漁民們和施工隊見到法壇之後,膽子也變大了起來,加上那種陰冷之氣的消失,很多人甚至都跑到坑邊去觀看那具白毛屍體了。

不過對於電視採訪之類的,左家俊一概都給拒絕掉了,有幾個記者偷偷帶了攝像機來,也被周嘯天給翻了出來。

後來左家俊不厭其煩,乾脆讓華老闆派出了一些社團成員守住了這裡,這才擋住了那些八卦記者們的侵擾。

「好,總算是要消除這個隱患了。」

左家俊點了點頭,叫人開過一輛吊車,不過那些工人雖然膽子大了很多,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