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四百九十二章先行抵達

第四百九十二章先行抵達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9-23 07:23  字數:3567

在今後的數十年中,那種恐懼一直伴隨著德欽巴登頂的生活,讓他的精神時而清醒時而失常,整個人都變得瘋瘋癲癲的,每日里就是在村子裡亂竄。**!。*

清醒的時候,德欽巴登頂在後悔,後悔貪慾害了自己和自己的夥伴,到頭來三個好友喪失了生命,而那塊纏住腰間的黃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丟失了

而當德欽巴登頂精神失常的時候,則是大聲喊叫著山中有黃金和魔鬼,所有的黃金都是魔鬼變得,他們能把人活活給吞進肚子里。

古老的傳說加上德欽巴登頂的現身說法,哪裡還有人敢再進入<\/a>魔鬼山?別說黃金的事情是從一個瘋子嘴裡傳出的,就是真的,德欽巴登頂的凄慘模樣也足以使人對魔鬼山望而卻步了。

如果不是在數十年之後,德欽巴登頂的瘋話被北宮直樹給聽到,或許他還在那種自責後悔與恐懼之中不可自拔。

「德欽巴登頂,你現的那塊黃金上面,是否寫有什麼字體?」

聽完德欽巴登頂的講訴後,北宮英雄的眼中冒出一縷精光,他幾乎可以斷定,自己家族失落的那批黃金財寶,就被藏匿在魔鬼山中。

要知道,在緬甸尋找了那麼多年,北宮英雄也是聽聞過魔鬼山的,並且曾經也派人在山中搜尋過,只是他前後派出了十多人,沒有一人從山中生還。

北宮英雄所派出的人,都是家族中的精銳好手。竟然在山中全軍覆沒,這也使得北宮英雄認為那裡是一處絕地,中國人絕對不可能進入<\/a>並且在裡面藏匿黃金的。

再加上那時瘋瘋癲癲的德欽巴登頂四處亂跑,並沒有被北宮家族的人現。所以直到現在,北宮英雄才得到了那筆財富的確鑿消息。

「我不認識字,不過上面刻畫著一些歪歪扭扭的圖案」德欽巴登頂一輩子都沒出過那個山村,由於消息閉塞,他甚至連日本人曾經佔領了整個緬甸都不知道,更不用說認識日本的文字了。

「你能畫出來嗎?」北宮英雄的聲音有些顫抖,雖然心中已經斷定德欽巴登頂見到的那些黃金,就是他在緬甸丟失的。但搜尋了近半個世紀,北宮英雄也無法淡定了。

「能」

德欽巴登頂這數十年來,腦海中出現最多的就是黃金與那些巨蟒森蚺,黃金上的圖案紋線。早已牢牢記在他的心裡,當下接過北宮直樹遞過來的紙筆,在上面畫了起來。

「昭和?」

雖然德欽巴登頂在紙上的筆畫歪歪扭扭的,但是北宮英雄還是一眼認了出來,那上面的文字正是「昭和」二字。也是當時動了日軍侵略的那位臭名卓著的日本天皇的年號。

在二戰<\/a>時期,日本人有個習慣,那就是搶掠到黃金和白銀這些物資之後,他們往往會在當地將黃金給融化。統一鑄成大小一樣的金磚,然後這才會運回日本的本土。

為了彰顯他們的武力和日本天皇至高無上的地位。在這些黃金上,一般都會鐫刻有「昭和天皇」的名號。是以看到那兩個字後,北宮英雄再無絲毫的疑慮。

「我知道的都說出來了,什麼時候可以回家<\/a>啊?」

德欽巴登頂即使再愚鈍,也看出來了,這些人的目標,就是為了那批黃金,不過此時的他早已失去了得到那筆財富的**,只想著終老在那個生養自己的小山村裡。

「德欽巴登頂,你可以去休息了,放心,我們很快就會把你送回去的,很快」北宮英雄面色嚴肅的對德欽巴登頂做出了承諾,示意北宮直樹派人將他給送回去。

「家主,我們要不要?」讓手下把德欽巴登頂帶出房間後,北宮直樹在脖子上做了一個動作。

「八嘎,我剛才的話你沒有聽到嗎?」

北宮英雄勃然大怒,一個耳光抽在了北宮直樹的臉上,大聲訓斥道:「他是唯一進入<\/a>魔鬼山而生還的人,我們想要得到那筆黃金,還需要借重於他,難道你這麼想讓他死去嗎?」

「哈伊,是我魯莽了」雖然嘴角被抽的溢出鮮血,但是北宮直樹根本就不敢去擦拭,雙腳一頓,將頭一低,胸脯卻是挺的筆直。

在日本,不管是政府軍界還是民間家庭,都有長輩打晚輩或者上司打下屬耳光的習慣,要說他們還就是犯賤,在挨了耳光之後,是絕對不允許躲閃的,而且還必須挺起胸膛低下頭。

日本人認為,人最高貴的是頭部,你的道歉,頭部越低,表明對人的歉意越深,所以不管是在影視劇還是在現實中,日本人讓人記憶最深刻的,就是那些挨了耳光一臉沉重的形象。

「家主,按照德欽巴登頂所說的,魔鬼山中異常的危險,咱們要小心從事啊」

見到堂弟被打,北宮彥俊連忙岔開了話題,剛才德欽巴登頂的描述,也是讓他心驚膽顫,腦中出現一群巨蟒爭食活人的景象。

而且此次來的人都是北宮家族的精銳,北宮彥俊也怕損失過大會使得北宮家族一蹶不振,那樣即使他接任的家主,其意義也不是很大了。

「這些當地人愚昧,難道你們這些信奉天照大神的人也相信嗎?」

北宮英雄絲毫都沒給自己的繼承人面子,「北宮直樹,馬上著手準備進入<\/a>山中所需要的藥品以及別的物資,明天一早,所有人都趕往撣邦,這是我們北宮家族重新崛起的機遇」

「哈伊」剛才又挨了一記耳光,神情還有些恍惚的北宮直樹,壓根就不敢違背面前這個老人的意願,答應了一聲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