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十七章往事(下)【求推薦票】

第六十七章往事(下)【求推薦票】 (1/1)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2572

「你媽媽?」

葉東平聞言神色一滯,目光有些散亂的看著葉天,原來這麼多年口口聲聲沒有問過他母親一句話的兒子,只是將這份感情給隱藏了起來啊?

不單是兒子,葉東平撫心自問,他自己又何嘗忘記過那個女人?要不然葉東平也不會直到今天,也沒有重新去找自己的另一半了。

沉默了好一會,葉東平抬眼看向了兒子,說道:「葉天,你媽應該不在國內,現在告訴你也沒什麼意義,等以後再說吧……」

這十多年來,葉東平並非沒有打聽過葉天母親的事,通過一些老同學得知,葉天的媽媽在八十年代初就出國了,這些年一直都沒有她回來的消息。

加上對葉天母親家族的那份怨恨,葉東平並不想讓兒子與他們扯上什麼關係,有時候過著平平淡淡的人生,未免不是一種幸福。

看到老爸痛苦的神情,葉天也沒有追問了下去,放下手裡的衣服,葉天上前摟住了父親的肩膀,說道:「爸,等我見到姑姑她們,到時候你也去北京吧,到底都是一家人,總不能一輩子不見面吧?」

對於父親的這樁往事,葉天倒是了解到了一些。

當年父親和母親結婚的時候,似乎雙方家庭都不同意,葉天的爺爺更是連拍了幾封電報訓斥兒子,而葉天的姑姑則是發電報來說老爺子病危。

不過當葉東平風塵僕僕的趕回北京後,卻發現老爺子啥事沒有,就是不同意兒子的這樁婚事,氣得葉東平和家裡大吵了一場後,又返回到了鄉下。

葉東平回去的第二年,葉天就出生了,就在葉東平要幹活賺工分,還要撫養葉天母子的時候,家裡又發來了一封電報,內容和一年前一摸一樣,只有五個字:父病危,速歸!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裡,葉東平和家裡的通信幾乎都是在爭吵,當時看到這封電報的時候,還以為又是假的。

加上生產隊那會擴建水庫要出勞力,為了讓葉天母子生活的好一點,葉東平大半年的時間都在水庫幹活了,也沒機會去核實這封電報內容的真假。

只是半年之後,當葉東平從水庫工地回到家時,卻看到了胳膊上戴著孝的大姐,被狠狠的甩了兩個巴掌後,葉東平才知道自己犯了多麼大的一個錯。

深感愧疚的葉東平,並沒有得到從小就很疼愛自己的大姐的諒解,以後往家裡寄的信件也均是石沉大海,這也是他在政策允許返城後沒有回北京的主要原因。

「再說吧,當年是爸不對,也不怨她們怪我……」

葉東平笑的有些勉強,如果家裡的姐姐不肯原諒自己的話,那父親的死將成為他一輩子都無法解開的心結了。

「行了,不說這些了,你小子到了北京後,可別惹事,我知道你會拳腳,但不準和別人動手啊……」

葉東平忍不住又交代了兒子一句,他知道兒子現在這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只是表象,真是較起真來,比誰都能闖禍。

葉天的行李很簡單,一個普通的旅行包里放了幾件內衣,換季後的衣服和被褥他準備去了北京再買,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讓他很不喜歡大包小包的出門。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小縣城不通火車,趕到市裡的火車站也要一個多小時,父子倆鎖好門,就準備出門了。

拎著兒子的旅行包,葉東平一眼看到葉天牛仔褲後面的錢包,不滿的說道:「你小子不能把錢包放好啊?」

葉天把老爸給的一萬塊錢分成了兩部分,八千塊放在了旅行包里,還有兩千則是被裝入錢包塞在了屁股後面,鼓鼓囊囊的很是顯眼。

聽到老爸的話後,葉天笑了起來,滿不在乎的說道:「爸,能偷你兒子錢的人還沒出生呢……」

不是葉天自誇,從江南到河北這一路的火車上,還真沒有哪個不長眼的敢對他出手的。

跟著師父走南闖北,雖然葉天很少出手去管什麼閑事,但也有被人主動招惹的時候,葉天也不報警,就按江湖規矩來,這些年最少廢了有好幾隻手了。

俗話說鼠有鼠路賊有賊道,葉天每年都出去溜達那麼一圈,道上早就傳出去有個出手很辣、千萬不能招惹的小祖宗了,是以這幾年外出就很少遇到這些事情了。

聽到兒子的話後,葉東平一個響栗就敲了過去,「臭小子,這年頭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你一個小孩能有多大本事?做人要低調,懂不懂啊?」

雖然知道兒子不是沒出過門的人,但葉東平還是讓葉天把錢包掏出來放在上衣口袋裡,這才拉開車門,帶著葉天往火車站駛去。

每個城市的火車站,都是這個城市最為混亂和發案率最高的地方,不過對於葉天而言,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卻是讓他感到無比的熟悉。

拎著包走進候車大廳時,葉天眼光一掃,就能看到幾個賊眉鼠眼專往別人兜里瞅的傢伙,這月份正值學生開學報道的時候,自然也是三隻手們的活躍期了。

不過壞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深諳江湖規矩的葉天也不會去干這種無聊的事情,警察都不管,他憑什麼去做好市民啊?

「從上海發往北京的xxx次列車已經進站,請旅客們檢票後準備上車……」

在火車站等了一個多小時,車站播音終於響起了葉天坐的這趟車的進站廣播。

「哎,老爸呢?」

葉天站起身排在了隊伍後面,卻發現剛剛坐在身邊的老爸不見了,由於火車只在這個站停留十分鐘,葉天有些無奈,只能拎著包通過了檢票口。

「葉天,葉天,把窗子打開……」

剛在車廂里找到位置坐下來,葉天就聽到了父親的喊聲,伸頭往窗外一看,葉東平右手拿著一張站台票,左手則是拎著一袋水果,臉上滿是汗水,正焦急的拍打著車窗。

打開車窗接過父親手中的水果後,火車也緩緩的啟動了,看著在視線中逐漸遠去的父親那已不再年輕的臉龐和兩鬢的一些白髮,葉天眼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滿是淚水。

--------------

ps:感謝晴天黑雪、心中有雨、邪君在異世、山禾人、天下縱橫有我、雷霧、老男孩3、封黎、恨盜號、庄john、望月閣、笑含兒、凌辰雲、大秦の遺風、妍熙夢槿、、ssd1、緒風吹楓葉等朋友的打賞,謝謝大家的厚愛。

有推薦票的朋友還請支持下,再有個幾百票就能在榜單上升一位,這個是免費並且每天刷新的,大家就別留手上了,先謝謝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