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四十四章花哥【求推薦票】

第四十四章花哥【求推薦票】 (1/1)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2584

「葉叔,回來了啊,事情怎麼樣呀?」

等在收購站的葉天,和腦袋被包裹的像個粽子似地封況見到葉東平和一個穿著公安制服的人回來,連忙迎了上去。

「這位是派出所的劉副所長……」

葉東平給封況介紹了一下來人,接著說道:「讓這位劉同志先看看現場,對了,你們兩個沒到處走動吧?」

聽到葉東平的話後,封況明顯的愣了一下,說道:「葉叔,怎麼,還不能走動嗎?我……我們倆把這打掃了一下……」

葉東平走後,封況和葉天見到這院外屋裡的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實在不像話,就打掃了起來,葉東平來這會,倆人才剛剛乾完。

那位劉副所長看到這種情形後,連連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唉,小夥子,你這是破壞現場,知道嗎?」

要說許所長還沒真糊弄葉東平,這位劉副所長可是江南地區有名的劉一眼,以前是鐵路公安系統的人,南來北往的那些小偷聽到劉一眼的名字,沒有一個不打怵的。

像八十年代初抓捕河南賊王的時候,公安部匯聚了全國的反扒刑偵專家,其中就有這位劉副所長,在公安系統可謂是鼎鼎大名。

只不過劉一眼也是五十開外的人了,再跟火車也有些力不從心,最後找了些關係,申請調回到了老家這個小縣城養老來了。

抓了一輩子的賊,劉一眼也沒什麼大的追求,想過幾天安穩的日子。

這小縣城屁大點地方,平時根本就沒什麼大案子辦,最多也就是調解下鄰里矛盾,任誰也不知道這笑眯眯的劉副所長還是位刑偵專家。

但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任憑劉副所長本事再高,這現場完全被破壞了,加上收購站平時也是人來人往,劉副所長再也看不出什麼端倪了。

最後劉副所長在院門處轉悠了一會,提取了幾個腳印後就離開了,留下葉東平等人在那裡面面相覷。

劉副所長走後,封況低著頭說道:「葉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還要保護現場啊……」

封況和葉天雖然都挺聰明的,但兩人不過就是剛進場的鄉下娃而已,哪裡會懂得那麼多啊,在二人看來,葉東平回家見到他們打掃衛生,說不定還會誇上幾句呢。

再說了,葉天已經知道這件事情是什麼人乾的,所以腦子裡壓根就沒有什麼保護現場的意識。

看著收拾的乾乾淨淨的房間,葉東平輕輕拍了拍封況的肩膀,說道:「算了,這事不怪你們,我開始也不懂的,封子,你傷還沒好,去屋裡躺下吧……」

來到縣城這才幾天,竟然一連串的出了那麼多的事情,葉東平也有點納悶,莫非兒子這次真的看走了眼?否則他說封況將會富貴加身的卦象,究竟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等封況進屋後,葉天把老爸給拉到了院子里,小聲說道:「爸,這事情是戴小花他們乾的……」

葉天雖然年齡小,心眼可不少,他沒給封況說的原因,就是怕瘋子哥發起瘋來,從鄉下喊人來鬧事。

「真的?你怎麼知道的?」

葉東平聞言愣了一下,繼而苦笑了起來,自己不是白問的嗎,這神棍兒子自然是推算出來的了。

「你沒給封子說吧?」

見到兒子搖頭,葉東平想了一下,說道:「這事兒別告訴封子,更不能告訴公安,現在他們已經在調查戴小花,如果能把他們毆打封子的事情給落實了,說不定就能將這個案子給帶出來……」

聽到葉東平的話後,葉天有些不解的問道,「爸,為什麼啊?現在告訴公安叔叔,直接去他們家搜查不就行了嗎?」

「你有什麼證據說是那伙人乾的?難道說是你起卦算出來的嗎?」

葉東平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他純粹是為了保護兒子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就算那些字畫都找不回來了,葉東平也不能讓人知道葉天精於風水卜卦的事情。

葉天情急之下,心裡藏著的話脫口而出:「爸,那……這事就不了了之了呀……」

「不了了之?怎麼會呢,公安不是在查嗎?」

葉東平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你這孩子別管那麼多了,好好準備一下,還一個星期你就要開學了,到時候住在學校里不準惹事啊……」

縣城裡的中學是可以寄宿的,葉東平怕收購站這裡的環境影響兒子讀書,乾脆給他辦了寄宿,每個星期只是周末才能回家。

「哦,我知道了……」

見到老爸不聽自己的話,葉天悻悻的答應了一聲,不過在轉過身體的時候,臉上卻露出一絲堅定的神色,「敢搶師父的東西,真當小爺是擺設啊?」

******************

在距離城東電影院不遠的地方,同樣有一個廢品收購站,不過這個收購站的位置比封況那家好多了,四周都是居民區不說,距離國營收購站也要近上許多。

在這間廢品收購站的院子里,亮著一盞足有100瓦的燈泡,七八個光著膀子的年輕人,圍坐在燈下的桌子邊上,正喝著啤酒劃著拳,一個個吆五喝六滿面紅光。

一個長的尖嘴猴腮的年輕人站起身來,端著一碗啤酒敬向坐在中間的那個絡腮鬍子,大聲說道:「花哥,您可真牛啊,敢甩臉子給公安看,以後咱們這縣裡,誰敢不聽您的話啊?」

要是封況在這裡的話,說不定就能認出自個兒頭上最後一扳手,就是這身材瘦小的年輕人砸的,至於那絡腮鬍子,則是第一拳打在他臉上的人。

戴小花的年齡其實並不大,也就是二十三四歲的樣子,只是那一臉絡腮鬍子,讓他看上去像是三四十歲的人一般。

一口將碗里的酒喝光之後,戴小花故作豪爽的把碗底朝下倒了倒,開口說道:「這算什麼?當年把我大哥被冤枉了吃了槍子,現在又要來難為我,真當我大伯是吃乾飯的啊?」

就在剛不久,城東所的公安找到了收購站,本來想把戴小花給帶回去審查的。

不過這戴小花也是有恃無恐,張口就問來人要逮捕證,扭頭就喊公安亂抓人,加上一幫子小兄弟起鬨,所里來的那幾個公安也只能悻悻而去了。

********************

ps:天氣無常,有點感冒了,頭暈暈的,打眼有個壞毛病是半夜碼字,今兒不知道還能撐住不。

第一更先送上,大家用推薦票給咱鼓鼓勁吧,嗯,不牢您破費,投上幾張免費的推薦票就行,謝謝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