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四十章案情(上)

第四十章案情(上) (1/1)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2755

「姑娘,醫院距離這裡遠不遠?」

鎖好屋門從院子里出來後,葉東平才發現,收購站僅有的一輛自行車被封況給騎走了,而這女孩騎來的車子是26的斜梁鳳凰車,沒有前梁,也就是說,只能帶一個人。

「醫院離這裡差不多有六七里路呢,葉老師,要不你騎車子帶我去吧,葉天就留在家裡好了……」

雖然這會男女之防比較嚴重,不過現在封況還躺在醫院裡面,王盈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而且她和封況又沒有真的談對象,總不能一個姑娘家的留在醫院照顧他吧?

「你帶上葉天吧,我跑著去……」

葉東平搖了搖頭,兒子是一定要帶上的,六七里路對在山腳下生活了十多年的他而言,也算不得什麼。

王盈雖然不知道這位葉老師幹嘛非要帶著兒子,不過將葉天一個人留在這空曠曠孤零零的房子里,顯然也不太合適,當下點了點頭,說道:「好吧,葉天,你上來,盈盈姐帶著你……」

葉天跳上自行車後,說道:「盈盈姐,等我學會了騎自行車,以後就我帶你……」

葉天這幾天倒真是在學騎車,不過收購站的那輛二八的車子太大,幾乎和他一樣高了,葉天騎上去就夠不著腳蹬,而且上去還下不來,著實摔了好幾次。

這人和人之間也是講緣分的,王盈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對這個小孩有種親近感,當下笑著說道:「好,等盈盈姐有空了,就來教你騎自行車……」

被葉天這麼一打岔,王盈的緊張情緒倒是緩解了幾分,當下帶著葉天,在葉東平手電筒的指引下,往醫院騎去。

縣郊的路不太好走,等幾人趕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夜裡12點多了,由於是急診,封況也沒進病房,這會還在門診處掛著鹽水呢。

「葉叔……」剛跨進病房,葉東平就聽到封況帶有哭腔的喊聲。

雖然封況在鄉下的時候也是喜歡斗勇好勝,不過和人打架最多就是個鼻青臉腫,哪裡像今兒這樣被人打的頭破血流啊。

而且封況本來年紀就不大,在縣城裡無依無靠的,現在見了葉東平,頓時像看見親人一般,那一直忍著的眼淚,就「撲哧撲哧」的掉了下來。

「封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說老實話,如果封況不出聲,葉東平還真認不出人來,因為坐在椅子上的封況,整張臉都被包住了,原本那件白格子衣服,此刻也變成了紅衣服了。

「這位同志,請問……你是他的家長嗎?」

還沒等封況回話,一旁有個聲音響了起來,葉東平扭頭一看,在這房間里還有兩個穿著灰色短袖的人,在短袖胸口的地方,還有兩個幹部口袋。

這兩個人一老一少,年齡大的差不多有五十多歲,年輕一點的那個二十四五歲的樣子,手裡還拿著個本子。

「你們是公安同志吧?我是封況的叔叔,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從兩人穿著的短袖還有那中間帶一個紅條的公安褲子上,葉東平明白了他們的身份。

兩個公安對視了一眼,那個年輕一點的開口說道:「我們是城東派出所的,在九點半的時候接到報案,有人打架鬥毆,去到現場發現了他,這就送醫院來了,具體情況我給你說說吧……」

事情還要從封況來到東城說起。

封況來到城東之後,發現那些拾破爛的,大多住的都是一些窩棚,有的乾脆就睡在橋底下,接連找到好幾個拾荒者,一聊才知道,這些都是西北幾個省份的人。

而且從他們口中得知,在這些西北拾荒者裡面,有個人威信挺高的,想要讓他們的廢品都賣給自己,必須那個人同意才行。

當下封況就找了一人,讓他帶自己去見那個人,見到那人後,封況把自己的想法一說,那人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來。

封況看出了點端倪,仔細一打聽,原來這東城這一塊,也有個收購站被幾個年輕人給承包了,而且還規定他們這些拾破爛的,必須把東西賣給他們,而且價格給的比國營站還要低。

他們這些拾荒者都是外地人,根本就惹不起這些當地的小青年,在被警告了幾次之後,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現在封況找上門要收他們的廢品,這人卻是也不敢同意。

封況聽到是這麼一回事,心裡頓時打了退堂鼓,這些拾破爛的惹不起那些人,他也惹不起啊,當下就想回家找葉東平商量一下。

不過誰知道封況剛剛出了這家的門,還沒騎上車子,迎面就走過來幾個年輕人。

封況當時也沒在意,推著車子和幾人擦肩而過,不過對方一個人盯著他使勁看了幾眼,和另外幾個人嘀咕了幾句,那幾個年輕人忽然就衝上來對他拳打腳踢起來。

一點沒有心裡準備的封況,當時就被打蒙了,也不知道是誰用鐵扳手在他頭上來了一下子,見了血後,那些人就一鬨而散了。

也不知道是誰報的案,反正封況清醒過來後,人就在醫院了,當時公安問他在縣裡有什麼關係的時候,這傢伙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王盈。

剛好那個年老的公安認識王盈,這才有了王盈趕到醫院後,又去收購站通知葉天父子倆的事情。

「葉叔,葉叔,我真的沒招惹那些人啊,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打我?」

聽到公安講完事情的經過後,封況委屈的喊了起來,雖然被打的頭破血流,不過都是皮外傷,在輸了鹽水之後,封況的精神倒是恢復了幾分。

「封況,你別急,公安同志會給我們一個說法的……」

葉東平輕輕拍了下封況的肩膀,向那兩個公安問道:「公安同志,不知道那些打人的流氓抓住了沒有啊?」

「沒有,我們接到報案去到現場的時候,就剩下他一個人了,具體情況還要明天才能了解得到……」

老公安搖了搖頭,封況所說的那個拾破爛的他們去找過,不過那一家人都跑了,這深更半夜的也沒地方去找,想要破案只能得到天亮了。

「葉……葉老師,封況,這……這裡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正當葉東平和老公安說話的時候,王盈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

說老實話,如果不是老公安親自上門的話,王盈的父母根本就不會讓她出來的,即使有熟人在,當時的眼神都是怪怪的,就差沒跟到醫院離來了,現在葉東平來了,她當然想要早點回家了。

「哎,你看我,都忘了謝謝你了,小王,你先回去吧,改天我一定帶封況登門去感謝你……」

在來的路上,葉東平也知道了王盈和封況的關係,兩人連談對象都不算,封況這半夜把人折騰來,對王盈這大姑娘的影響確實不太好。

********************

ps:最近會員點擊和推薦票都不大給力啊,麻煩大家登陸下賬號看書,投上幾張推薦票給相師吧,拜託朋友們了,嗯,凌晨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