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三十九章出事了

第三十九章出事了 (1/1)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2633

「他去城東了,這孩子,做事情能吃苦,這都沒得說,就是有點毛躁……」

葉東平被兒子一打岔,也忘了追問葉天的去向了,從院子里的塑料桶里拿了一瓶井水冰著的啤酒,打開之後,想了想給葉天也倒了小半碗。

這年頭一般人喝的大多都是散啤,不過前兩天有個啤酒廠家在縣裡搞銷售,一瓶啤酒只要一毛八分錢,再加上酒瓶子也能換點錢,算起來和散啤差不多了。

封況和葉東平商量後,直接拉了一板車放在了收購站里,有來賣廢品的拾荒者就送上一瓶。

話說那些拾破爛的平時沒少遭受城裡人的白眼,所以一瓶啤酒雖然不值多少錢,但還是讓他們感受到了被尊重的感覺。

再加上收購站給的價錢也很厚道,所以這些拾荒者一個個都是拍著胸脯保證,日後的廢品一定全都賣到封況的收購站里。

剛剛在外面跑的一頭大汗的葉天,「咕咚咕咚」一口氣就將半碗啤酒給喝了下去,捧著小碗可憐兮兮的看著老爸,說道:「真好喝,爸,再給我一點吧……」

「臭小子,你才多大點,就想和老子搶酒喝啦?」葉東平笑罵了一句,不過還是給葉天又倒了半碗酒。

葉東平雖然上了很多年學,放在古代也算是個秀才狀元之類的文人了,不過在四九城長大的爺們,性情還是十分爽快的,不像一般家長那麼迂腐。

葉天這次沒敢大口喝,把嘴湊到碗邊喝了一小口後,臉上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說道:「爸,這什麼啤……啤酒,比白酒好喝多了……」

「你懂什麼啊,男人老爺們,就是要喝烈酒,這酒有什麼好?喝多了尿多……」

葉東平聞言撇了撇嘴,他父親一生好酒,連帶著他從兩歲的時候,就被父親拿著筷子沾了酒給他舔,這酒量是打小就練出來的。

不過父親也就是因為好酒,還不到五十就得了肝硬化,那會葉東平正因為葉天母親的事情和家裡鬧矛盾,不收家裡的信件也不接電報,沒能及時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也造成了他這一生最大的憾事。

想到這裡,葉東平的臉色黯淡了下來,端起面前的碗,一口飲盡了裡面的酒。

見到老爸突然不說話了,葉天知道他肯定又想到了不高興的事,連忙說道:「爸,我剛才看瘋子哥臉色不大好,印堂有些隱晦,會不會出什麼事呀?」

「嗯?你看準了嗎?」

果然,葉天的話把葉東平的思緒給岔開了,說老實話,這收購站可以沒有他葉東平,但絕對不能沒有封況,是以他對封況的安危還是很上心的。

葉天搖了搖頭,說道:「我沒看準,不過感覺很不好,爸,要是知道他去哪了,把他給找回來吧……」

葉天有些後悔,今兒占卜相面的幾次機會,全都白白浪費在那條街上素不相識的路人身上了,眼下卻是無法推演封況的吉凶。

現在只是憑著那個照面所看到的面相,葉天也不敢肯定封況就一定會出事,只是心中有股子不太好的感覺而已。

「我……我只知道他去城東了,具體去哪我也不知道啊……」

聽到葉天的話後,葉東平有些著急了,他從來到這小縣城,還沒走出收購站兩公里路遠,就那還是封況帶著去的葉天班主任家,讓他上哪去找封況啊?

見到自己一句話引得父親坐立不安,葉天連忙說道:「爸,您別著急,瘋子哥那麼機靈,有事也能躲過去的,您就放心吧……」

「但願如此吧,你這孩子,早看出來怎麼不拉著你封子哥?」

葉東平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他雖然反對葉天給人看相算命,但是對於兒子的本事,他心裡的比誰都清楚。

「我當時又沒注意……」

葉天小聲的嘟囔了一句,也多說什麼,誰讓他閑的蛋疼蹲到馬路邊去給那些不相干的人看相去了?

被葉天這一打岔,父子倆的這頓飯吃的就有些沒滋沒味了,葉東平喝了兩瓶啤酒後,也沒吃飯,就搬了把椅子坐在院子門口等了起來。

不過這一等就是四五個小時過去了,眼瞅著那個收來的舊鐘時針已經指向十一點,葉東平卻是再也坐不住了。

「不行,小天,走,和我一起去找你瘋子哥去……」

葉東平知道兒子的本事,說不定就能用到呢,是以鎖上門後,就要帶葉天出去尋找。

「爸,有人來了,是瘋子哥嗎?」

剛走到院子門口,葉天就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車鈴聲,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估計也就是來收購站的。

收購站外面沒有路燈,葉東平拿著把這年代家家必備的手電筒,對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照去,一看之下不禁愣了一下,「不是,是個女的,大半夜的來這裡幹嘛啊?」

「盈盈姐,是盈盈姐!」

借著手電筒的光亮,葉天也看清了來人,嘴上喊了一聲之後就迎了上去,看的葉東平有些莫名其妙,兒子什麼時候認了個姐姐啊?

跑到王盈自行車處的時候,葉天也反應了過來,扶住了王盈的自行車後,問道:「盈盈姐,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的啊?」

「葉天,先不說這個,封……封況,他……他被人打了……」

王盈來收購站的這一路上,車子騎的可是不慢,再加上心中驚怕,這會卻是連話都說不連貫了,一隻腳撐在地上,喘息聲連葉天都聽得到。

「什麼?封況被人打了?是……是誰幹的啊?」

剛剛走到近前的葉東平一聽,頓時吃了一驚,連忙問道:「這……這位姑娘,到底是怎麼回事?封況他……要不要緊啊?」

「你是葉老師吧?」

以前和封況交往的時候,王盈老是聽封況吹噓葉東平文化多麼多麼高,是上過大學的高材生,在這個年代,一般人都對有文化的人稱之為老師的,所以見到葉東平後,心中也鎮定了下來。

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後,王盈說道:「封況的頭被打破了,縫了十幾針,正在醫院呢,是他讓我來通知你們的……」

葉東平也是有決斷的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就要去面對和解決,稍微想了一下,說道:「姑娘,你……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出來,咱們一起去醫院……」

葉東平返身打開屋門,從屋角一處不起眼的地方拿出一個裝錢的袋子,這是存放在收購站內所有的錢了,目前還不知道封況的傷勢到底如何,多帶點錢總是沒錯的。

*******************

ps:第一更,大家看完書順手投幾張推薦票吧,到了周末數據很難看,又要吊榜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