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二十六章縣城

第二十六章縣城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488

第二天一早,村口的祠堂前面就響起了拖拉機的聲音,李庄可是還沒有拖拉機呢,頓時引得正在吃早飯的村裡人紛紛圍了上來。

葉天父子倆所住的祠堂前面,擺著幾個大箱子,加上昨兒葉東平已經一家家去拜訪過了,是以眾人也都知道這是來搬家的了。

「葉家兄弟,城裡不好就回來,村裡不缺你們爺倆口飯吃的……」

村頭的胖嫂拉著葉天,一臉的捨不得,雖然這小子挺淘的,但也討人喜歡啊,那小嘴叫的人心裡像是吃了蜂蜜一般的甜。

「是啊,小葉子,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想了,照老叔說,娶個媳婦在這過算了……」

德高望重的老村長也是如是說,有葉東平在村裡,電工活可全是他包的,這一走的話,說不得還要重新培養個電工。

「胖嫂,老李叔,謝謝,謝謝大家,我們父子倆這些年給大家添了不少麻煩,咱們李庄,永遠都是我葉東平的家……」

聽到鄉親們的話後,葉東平的眼睛也潮濕了,十幾年的朝夕相處。相互扶攜,他們之間雖然不是親人,但卻勝似親人。

「葉叔,這不早了,中午拖拉機還要回來幹活呢,咱們是不是先把東西搬上去?」

拖拉機是封況找來的,原本按輩分,他和葉東平是平輩的,不過廖昊德讓葉天叫他哥,封況也只好憋屈的喊葉東平一聲叔了。

「好吧,小天,你先上去,把東西排好……」

葉東平低下頭,用袖子抹了下眼淚,將葉天抱上了拖拉機。

不過葉東平也沒能插上手,因為村裡的那些人,圍上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東西幫忙給搬了上去。

「葉天,你要經常回來啊!」胖墩用剛摸過泥巴的手抹了抹眼淚,站在拖拉機下面用力的向葉天揮舞著。

葉天在拖拉機上翻找了一陣,摸出一把昨兒從山上摘的野棗,遞了下去,說道:「胖墩,哭啥啊,明年你不也要去縣裡上學了嗎?到時候咱們不是又在一起啦……」

葉天的鼻子也有些發酸,不過讓他強忍住了,師父說過,好男兒流血流汗不流淚,咱不能學老娘們那樣動不動就掉金豆子。

「葉天,你說話算數?」胖墩用力的擦了下眼淚。

「廢話,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過?」

「好,那我明年一定考上縣中!」

胖墩使勁的揮舞了下小拳頭,他也不知道,就是因為這個決定,他成為了同輩里唯一走出了鄉村的一個人,見識到了外面那廣闊的世界。

「行了,胖墩再見,大爺大娘們再見……」

在村子裡的大爺大媽和葉天的小夥伴們的目送下,拖拉機冒著「突突突」的黑煙,往縣城駛去。

拖拉機走在土路上,可想而知那種顛簸了,是以一路上葉天的情緒都不是很高,直到上了水泥路,進了縣城之後,葉天的心情才好轉了過來。

********************

「爸,快看,那是電影院,放的是《少林寺》啊!」

看著電影院上面的大幅人工油畫海報,葉天激動了起來,雖然《少林寺》這電影他已經開了好幾遍了,但男孩子對此總是百看不厭的。

拖拉機駛過電影院後,葉天的注意力馬上又被轉移了,「瘋子哥,那個汽車叫什麼名字呀?還有,縣城裡面為什麼沒有耍猴戲的?」

「爸,於老師他們去的地方,有咱們這裡大嗎?」葉天心中有種感覺,要是於清雅不離開的話,那麼他們倆就能在這個縣城裡繼續做同學了。

看著縣城的風景,葉天像是個問題寶寶一般,不斷的提著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其實他也沒想著讓老爸和封況回答,只是藉此來發泄心中的興奮。

雖然這裡只是個小縣城,小到全國可能有數百上千個縣都要比它大,但是對於葉天來說,這裡卻是他所見過的最熱鬧,最繁華的城市了。

「爸,他們身上的衣服真漂亮……」

和鄉下的人永遠穿著一種灰不拉幾顏色的衣服相比,縣城裡的色調多出了許多,剛從南方流行過來的開邊喇叭褲還有姑娘們身上的的確良連衣裙,看的葉天是目不暇接。

新奇的體驗讓葉天忘卻了和老道以及小夥伴們離別的傷痛,連帶著葉東平的心情也好了起來,只是從四九城裡出來的人,對這小縣城實在是看不上眼。

「葉天,別喊了,晚上封哥帶你去看電影……」

葉東平對兒子的喊叫聲不以為然,但封況卻感覺有些丟人,本來開個拖拉機進縣城就挺吸引眼球的,再加上葉天的大呼小叫,不正是告訴那些城裡人他們是鄉巴佬進城嗎?

雖然只在城裡呆了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但封況已經處處在用城裡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了。

原本封況抽的香煙,也從大前門換成了帶過濾嘴的良友香煙,頭上更是用髮膠抹得透亮,光滑的連只蒼蠅都站不穩,只不過這一路烏煙瘴氣的,他那頭上像是撒了一層灰土。

「好啊,瘋子哥,你說話要算數……」

聽到封況的話後,葉天終於安靜了下來,這也讓封況鬆了口氣,雖然葉天大呼小叫的吸引了不少年輕姑娘的目光,但那可是鄙視的眼神啊。

拖拉機穿過了整個縣城,在縣城西北角的一個地方停了下來,封況從後鬥上跳了下來後,揉了揉有些發麻的雙腿,說道:「葉叔,到了,這就是咱們的公……公司。」

說老實話,雖然廖昊德向封況解釋了好多次公司的意思,不過封況還是搞不懂什麼叫做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