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二十四章離別(上)

第二十四章離別(上) (1/1)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2638

大人們在喝著小酒說著話,葉天的心思可早就不在這裡了,趁著他們討論什麼股份之類的事情時,悄悄的向於浩然背後的於清雅使了個顏色,兩人溜出了院子。

「葉天,你真的做小神棍啦?」

原本於清雅和葉天關係是極好的,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慢慢疏遠,不過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於清雅不知道為什麼就跟著葉天出來了。

聽到於清雅的話後,葉天撇了撇嘴,不滿的說道:「什麼小神棍?師父說了,那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是自然科學……」

「騙誰呢?」

於清雅皺了皺精緻的小鼻子,神情忽然低落了下來,「葉天,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會記得我嗎?」

女孩子的心思一向都是比較細膩的,於清雅知道,葉天經常作弄她,其實也是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現在要離開葉天了,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不舍。

「我當然會記得你了,嘿嘿,清雅妹子,我還知道你今天穿的是什麼顏色的小……」

葉天嘿嘿一笑,只是話沒說完,就被於清雅的小手給打斷掉了,兩個孩子在田頭嬉鬧了起來,彷彿又回到了五六歲大的時光。

嬉鬧了一陣之後,兩人坐在了田壟上,葉天從包里掏出了好幾張10塊的鈔票,說道:「清雅妹子,本來我想給你做件衣服的,可是你明天就走了,這個錢你拿著,回頭自己做吧……」

於清雅搖了搖頭,說道:「不……我不要你的錢……」

「給你你就拿著,要不然以後我就不記得你了……」

葉天硬是把錢塞進了於清雅的衣服口袋裡,站起身說道:「清雅妹子,我以後要考清華,咱們說不定還能做同學呢……」

雖然葉天對於清華大學並沒有什麼直觀的認識,不過當知道父親出自這座學校後,他在心中就有了一個信念,日後自己也要上這所大學。

「清華?」於清雅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將這個名字記在了心裡。

「葉天,清雅,你們在哪兒啊?」遠處傳來了於浩然的喊聲。

「葉天,說話要算數啊,清華再見!」

於清雅緊緊的攥著兜里的錢,笑著跑開了,小小的身體像是精靈一般,在遍地螢火蟲的田間起舞,這個場景,深深的印在了葉天的心裡。

「我的未來,在這座大山裡嗎?」

看著遠處巍峨起伏的山脈,年僅10歲的葉天,坐在田壟處久久的沒有挪動,進行了自己對人生的第一次思考。

回到家裡後,於浩然父女還有廖昊德等人都已經離開了,在東廂房響著老道的呼嚕聲,不過葉天這一夜睡的卻不怎麼落實,腦海里總是閃現出於清雅的身影。

……

兒時的玩伴離開了,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的,小孩子忘性大,一個多月過去後,整天下河捉魚摸蝦,上山掏鳥蛋下套子的葉天,幾乎已經忘記了這件事情。

山上被雷擊損壞的不成樣子的道觀,此時也被修繕的煥然一新。

有苗老大墊付的四千多塊錢,又動用了一些廖昊德給葉天的錢,原本只有一間正殿兩個廂房的道觀,被擴建成了四間廂房。

按苗老大的話說,他有空就要來住上幾天,沾染一些老神仙身上的仙氣。

而從道觀到山腳,苗老大也請人修了一條青石板路。

沿著青石板鋪就的山道逐級而上,山澗流水至上而下川流不息,陣陣山風透過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風聲、流水聲混合起來,彷彿是天籟之音。

廖昊德臨回美國的時候,邀約葉東平一起來了一趟道觀,對這裡的美景讚不絕口,直說等年紀再大些,也要來這裡養老。

也不知道廖昊德和老道談了些什麼,從他走後,老道就對葉天嚴加管束了起來,教給了葉天許多關於古玩鑒賞的知識,直到快開學的時候,才把他給放下了山。

……

渾身大汗衣服髒的像個泥猴似地葉天,推開了院門,把下山時抓到的一隻山雞扔到了水井邊,大聲沖屋裡喊道:「爸,我打了只山雞,晚上您給炖了吧……」

「飯做好了,這山雞你明白給老爺子送去吧……」葉東平的聲音從屋裡傳了出來。

「師父可沒少吃這東西,嘿,這井水真涼,舒坦啊……」

葉天也不脫衣服,打了井水之後,直接對著頭沖了下去,嘴中直喊爽快,拿過井邊架子上的毛巾胡亂擦了一把,也不管身上往下低著水,起身往屋裡走去。

「咦?爸,你這是幹什麼啊?」

推開堂屋的大門,葉天頓時愣住了,因為平時入眼可見的那些瓶瓶罐罐,居然都沒有了,而在屋子的一角,則是多了兩個箱子。

「小天,咱們要搬家了……」

葉東平的話讓葉天有些傻眼,「搬家?搬哪去啊?咱們不就這一個家嗎?」

「這裡,其實也不是咱們家……」

「爸,你是說咱家在北京吧?咱們這是要回北京?」

聽到葉東平的話後,葉天興奮了起來,他可是從小唱著「我愛北京天安門,天安門上太陽升」這首歌長大的,像他這個年紀的孩子,都對北京充滿了嚮往。

「北京?」

葉東平聽到兒子嘴裡的這個詞,整個人都愣住了,過了好一會才說道:「咱們不是回北京,或許……你以後可以回去……」

想著因為自己的婚姻,和兩個姐姐還有妹妹鬧的不相來往,連老父親去世都沒能回家奔喪,葉東平就感覺到心中一陣苦澀,他還有什麼臉面回到北京呢?

更何況,在北京還有一個他不願意麵對的人,雖然夢裡每每相見,但是葉東平永遠都不會忘記因為葉天的媽媽,他當年所受到的羞辱。

葉天見到父親臉色露出痛苦的神色,一雙拳握的緊緊的,連忙推了葉東平一下,說道:「爸,你怎麼了?咱們不回北京還不成嗎?」

「爸沒事,可能有些事情,是爸爸做錯了……」

葉東平有些沮喪了搖了搖頭,此刻回想往事,他感覺自己以前做事情過於衝動了,或許裡面有很多的誤會沒有解開。

「爸,那咱們去哪呀?」

葉天懂事的沒有再追問下去,不過不去北京,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還有一個家?

葉東平看了兒子一眼,答道:「去縣城,你六年級不用上了,直接上初一……」

「爸,那你去縣城裡做什麼呀?」

葉天忽然想到這個問題,雖然他們在村子裡沒有地,但每年農忙的時候給人幫下忙,得到的糧食也夠爺倆吃的了,可是……這去到縣城裡,以後他們吃什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