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二十章辭行

第二十章辭行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585

封家村距離李庄的距離可不近,雖然封況是趕著馬車送葉天回來的,但是到了李庄的時候,月亮已經升的很高了。

「咦?我們家有客人啊……」

剛剛來到村口,葉天就看到家裡院子的燈亮著,要知道,農村的夏天多蚊蟲,燈光又特別吸引那些飛蟲,所以不是來客人,一般到了晚上是不開燈的。

「爸,誰來啦?」葉天從馬車上跳了下去,推開院門走了進去,手裡還緊緊抓著小書包,那裡面可是放著一筆巨款呢。

「呦,是於老師啊……」

其實葉天家裡來的也不算是什麼客人,老道是經常出入的就不用多說了,於浩然和葉東平兩人是棋友加酒友,平時都是慣熟了的。

此時在院子中間的方桌上擺著碟油炸花生米,還有一盤青菜和麻油調的豬耳朵,葉東平於浩然還有老道三個人,正喝著小酒在聊天呢。

「臭小子,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見到葉天進來,葉東平剛待訓斥兒子幾句,卻看見後面的廖昊德,連忙站起身迎了上去「廖先生也來了,請坐,快請坐……」

「葉先生,不請自來,叨擾了……」看到院子里坐著好幾個人,廖昊德也沒多說什麼,接過葉東平遞過來的小板凳坐了下來。

「哪裡話,廖先生要是不嫌棄的話,也喝兩杯?這是自家釀的米酒……」葉東平雖然不知道廖昊德的來意,但來者就是客,還是來了一副碗筷放在了廖昊德的面前。

「好,好,很多年沒喝過家鄉的米酒了……」

廖昊德也沒客氣,坐下之後扭頭看了眼身後的封況,那小子也是個機靈人,二話沒說就轉身出了院子。

大人們說話,讓葉天感覺很不自在,對著站在於浩然身後的於清雅擠了擠眼睛,開口問道:「於清雅,山上好玩不?」

於清雅小臉一紅,點了點頭,說道:「好玩,不過,以後不能再去了……」

「有什麼不能去的,過幾天我再帶你去,山上的野棗可好吃了……」

聽到於清雅的話後,葉天感覺這小丫頭有些奇怪,不過也沒怎麼在意,將目光又看向在那吃著花生米喝著小酒的老道,問道:「師父,您怎麼也下山啦?」

老道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指了指院子一角的幾口還沒來得及搬到屋裡的箱子,說道:「廢話,不下山師父住在哪裡啊?對了,我那些寶貝也在你家裡放一段時間……」

說著話,老道將目光看向了廖昊德,突然愣住了,「小……小葉子,你……你莫非給他尋到了?」

廖昊德此刻臉上隱晦愁苦之氣盡去,印堂發亮,整個人看起來神清氣爽,正是諸事皆順的面相,如果不是葉天幫他尋到了母親的埋骨之所,肯定不會有此面相的。

「嘿嘿,是師父您教導的好,我用地盤推演了一番,沒費多大功夫就找到了……」葉天不想腦中龜殼被人知曉,聞言嘿嘿一笑,連吹帶捧的給老道帶上了個大大的帽子。

和旁人不同,老道是深悉這其中難處的,聽到葉天的話後,把臉一綳,說道:「少和我扯淡,我都……我都要費很大力氣才能推演出這種風水局,你……你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師父,我就是按照生辰八字和死亡時間推演的啊,這不……都是您教的嘛……」

作為平時調皮搗蛋的問題學生,葉天知道,這個時候一定要咬死了開始的說法,老道即使懷疑,也拿自個兒沒轍。

果然,聽到葉天的話後,老道沒有再追問下去,只是嘴裡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語道:「這……這,難道真是祖師爺顯靈了嗎?」

葉天聽到老道的話後,撇了撇嘴,在心裡暗自想道:「要說祖師爺顯靈也沒錯,那一巴掌拍的小爺可不輕……」

聽到葉天和老道士的對話後,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於浩然,忽然開口說道:「葉天,雖然說古人文化有可取之處,但也不能捨本逐末,還是要學好書本上的知識才行啊……」

早在上午葉天帶著廖昊德上山的時候,於浩然就從葉東平那裡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看著眼下的情形,他才猜出幾分,葉天很可能幫到了廖昊德的忙。

不過在八十年代流行的一句話,那就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於浩然雖然對易經文化小有研究,並且也不排斥這種古人凝結出來的智慧,但還是不想看著學生沉迷到這裡面。

國人做事情,在很多時候都是有些偏激的,從世紀初引進西方文化後,很多人就將中國數千年來形成的傳統文化貶的一文不值,似乎只有西方文化才是科學的。

加上風水相術奇異詭秘,多不為人所知,自古就是爭議頗多,一向被視為傳統文化里的糟粕,尤其在過去的那十幾年中,更是被打擊的體無完膚。

所以於浩然能有這種態度,已經算是比較公允的了,如果換成其他的老師,說不得直接就會給葉天扣上一個封建迷信小糊塗蛋的帽子。

「我知道了,於老師,我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對於師長的話,葉天還是聽的,不過在表完態後,本性立刻就顯露了出來,「於老師,明年的三好學生要給我了吧,每次我在班上都考第一的呀……」

葉天再聰慧,也不過是個孩子,好強的心理還是有的,每年看著學習成績不如他的同學拿獎狀,說沒想法那絕對是假的。

「你這小子,能一個星期不被叫到辦公室,那獎狀早就給你了……」

聽到葉天的話後,於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