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十九章巨款

第十九章巨款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693

「你,你們……」

封況幾人的表現,讓廖昊德氣得差點沒背過氣去,眼瞅著就能找到母親的屍骨,誰知道這幾個小子竟然撂挑子了。

幾個人不肯承認自己膽小,卻是找了個理由,尤其是封況,開口說道:「老舅,這……這要是踩在舅姥姥身上,多不合適啊?」

對於未知的事物,人們永遠懷著畏懼的心理,就像是鬼神之說,雖然誰都沒見過,但是從心裡就怕了三分。

一想到腳下有具死人屍骨,這幾個火氣正旺的年輕人,也是心底直冒寒氣,相互推脫著,卻是沒人敢再下去了。

「你們不幹,我自己來!」

俗話說狗不嫌家貧,兒不嫌母醜,見到幾人臉帶懼色,廖昊德卷了捲袖子,從土坑上慢慢爬了下去,下面可是老母親埋骨的地方,他可不敢直接跳下去,驚擾了母親的安息之所。

「廖爺爺,我來幫你吧……」

葉天說著話,小身體從上面突溜了下去,他晚上在墳場里都睡過覺,屍骨見得多了,半夜三更的時候都不在乎,現在光天化日的,更沒什麼好怕的了。

本家的侄子外甥都不幫忙,倒是葉天這個外人下來了,廖昊德不禁有些感動,嘴唇蠕動了下,說道:「好……好,葉天,廖爺爺一定會感謝你的……」

「老舅,我也來幫把手吧……」

見到廖昊德和葉天一老一少的呆在下面,封況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再說他還指望美國老舅幫他出資搞個古玩店呢,這會要是不幫忙,那也沒臉提這事情了。

「棺木已經見到了,下面只能用手把泥土撥開,嗯,黑線以外的地方就不用管了……」

等到封況下來後,葉天給二人講起了要注意的地方,只不過話剛說了一半,葉天的小眼睛突然直直的看著封況背後,顫聲說道:「你……你背後有東西!」

「什麼?!」

聽到葉天的話後,封況頓時感到頭皮發麻,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鼓了起來,屁股上像是裝了火箭推進器一般,「嗖」的一聲就竄到了土坑上面。

「哈哈,哈哈哈……」土坑裡的葉天見到封況的樣子,頓時笑得是前仰後合。

「你……你,我揍你小子……」

當封況驚魂不定的回頭望去時,卻聽到了葉天的大笑聲,也明白自個兒是被這小子耍了,看了眼老舅,一張臉憋的通紅。

「行了,葉天,這眼瞅著天就快黑了,早點辦完事情回去吧,廖爺爺讓人殺雞做飯了……」

廖昊德對葉天的行為也是哭笑不得,不過對方是個小孩子,他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是連哄帶騙好話說盡。

「好,廖爺爺,你那位置是棺木的頭部,小心一點啊……」

葉天這次沒搗亂,給廖昊德說明了位置之後,拿了個小鏟子,往外撥起了泥土,上面的封況猶豫了一會,也悻悻的下到了坑裡。

「哎,葉……葉天,你……你來看看,這……這個是?」清理工作進行了十幾分鐘後,廖昊德帶著顫音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葉天循聲望去,在廖昊德的手下面,出現了一個顏色有些發黃的頭蓋骨,連忙說道:「是頭骨,廖爺爺,您輕點啊……」

江南多雨,加上廖母當時安葬時,所用的棺木並不是很好,棺木腐朽之後,泥土也滲入了進去,其衣服血肉早已被腐蝕掉了。

「媽,兒子來看您了,兒子帶阿爸來看您了……」

見到母親的屍骨,廖昊德悲從心頭起,「噗通」一聲跪在了泥土裡,五十六歲的人,竟然像孩子一般放聲大哭了起來,一張臉上抹得全是泥土。

少年就離開了母親,廖昊德多年對母親的思念,在此刻都化作了悲慟的哭聲,引得封況等人也是抹起了眼淚,嘴裡直喊著「舅姥姥」,搞得周圍是哭聲四起。

「小葉子,廖爺爺讓你見笑了……」過了好半晌,廖昊德才停住了哭聲。

「廖爺爺,沒事……」

葉天的眼睛也有些紅紅的,聽到這哭聲,他也想起了自己的母親,只是葉天不知道,為什麼母親會不要自己和父親了呢?

不知道是不是被哭聲喚起了真情,廖昊德的幾個晚輩都下到了坑裡,幫忙收拾起了屍骨,一個多小時後,整座墳都被清理了出來,屍骨全部被移到了旁邊的棺材裡。

至於這座墳的主人,是否為廖昊德的母親,在一支頂端刻著鳳凰模樣的金簪出土後,也失去了懸念。

因為當時廖昊德一眼就認了出來,這是母親從前的飾物,廖昊德小時候還曾經幫母親戴過呢,見物思人,說不得又是一陣傷悲。

見到廖昊德遲遲不肯離開,封況上前說道:「老舅,天黑了路不好走,咱們早點回去吧?」

「好,回去……」

由於國內這會的政治環境,對於封建迷信的打擊力度還是很大的,在收拾好屍骨後,一行人將棺材重新抬到了馬車上,悄無聲息的返回到了村裡。

……

封家晚上的飯菜,做的特別的豐盛,七八斤重的大鯉魚,正在下蛋的老母雞,就算平時過年也都是吃不上的,此刻擺了滿滿一桌子。

「葉天,吃,多吃點……」廖昊德不斷的給葉天夾著菜,似乎只有用這樣的辦法,他才能表達出心中的謝意。

而同在桌上的封況等人,看向葉天的目光,也是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味道,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實在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知識範疇。

葉天也不客氣,一頓狼吞虎咽之後,伸手拍了拍小肚皮,說道:「廖爺爺,夠了,我吃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