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十八章祖墳

第十八章祖墳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677

「嗯?廖孝鴻,生於乾隆五十年,卒於咸豐六年,這……這是什麼意思?」

正當葉天看著這陰陽二氣交合在一起的奇景時,他的目光無意中從一塊地面上掃過,一行字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腦中。

「乾隆五十年生人?那不是1785年嗎?這廖孝鴻是廖昊德的祖上呀……」

有個前清秀才作為老師,葉天對於歷朝歷代的帝王年時表以及大事記,背的還是非常熟練的,在心中一盤算,就確認了這個人名生活過的年代。

確定了這是廖家祖墳,剩下的事情就好辦了,任何一個稍通風水的人都明白,祖墳地的埋葬順序,那都是有講究的。

一般而言,這一支脈的最長者,要處在墓地風水最好的地方,也就是正中靠上方,子女則是緊挨著他的墳墓往下排列,孫輩再往後面。

由於土地面積有限,一般的祖墳也就是五代人,等到墳地面積不夠之後,有些支脈就會分離出去,單獨再立祖墳。

像廖家的這個祖墳從乾隆年間就傳下來了,100年最少可以衍生六代人,到現在已經遠不止埋葬了五輩人了,卻是沒有分出支脈,看來是經過高人指點,不肯離開這風水寶地。

看著一個個人名,消化著一條條信息,葉天此時的心中,感覺很是怪異,怪不得古人說風水相師能溝通陰陽逆天改命,卻也不是無稽之談。

不過此時最讓葉天興奮的是,他的身體並沒有產生什麼變化,除了開始有些眩暈之外,現在一切都很正常。

「廖郭氏!民國初年生人,逝於公元1952年,有子廖昊德……」

在按照傳統的墓葬方位查找了一番之後,葉天在這塊玉米地的一角,終於發現了廖郭氏的信息,連忙拿著羅盤走了過去。

「葉天,不……小真人,找到家母的棺木所在了嗎?」

跟在葉天身後的廖昊德有些緊張,葉天已經是他最後的希望了,如果還找不到的話,他只能將父親安葬在這裡後離開返回美國了。

「我再看看……」葉天擺了擺手,示意廖昊德不要說話,然後撥開繁茂的玉米桿,圍著那塊位置走動了起來。

裝模作樣的拿著手中羅盤比對一番後,葉天停住了腳步,說道:「如果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這裡了……」

「真……真的?」

廖昊德的聲音有些顫抖,他離開大陸的時候已經10多歲了,對於母親還是有很深記憶的,眼下馬上就要找到母親葬身所在,為人子女的難免有些觸景傷情。

「呵呵,是不是挖開就知道了……」葉天笑了笑沒有多說。

「哎,你們幾個過來……」

葉天聽到後面傳來吵雜聲,回頭一看,卻是封況帶著幾個年輕人拿著鐵鍬走進了玉米地,對著走在最前面的封況招了招手,說道:「鏟子拿過來……」

封況拿著鐵鍬,卻是沒遞給葉天,而是看向了廖昊德,小聲問道:「老舅,這……靠不靠譜啊?」

葉天聞言有些不高興,撇了撇嘴,說道:「不相信我,就別找我啊……」

「葉天,別聽他瞎說……」廖昊德把臉一綳,伸手搶過外甥手裡的鐵鍬,遞到了葉天的手中。

葉天接過比他身高都要長出好多的鐵鍬,將周圍三四平方範圍內的玉米桿都給清理掉後,在地上畫了一道線,說道:「等會從這裡挖,向下四尺,呃,就是一米多一點,就能見到棺木了……」

「回頭找不到,再收拾你小子……」

封況沖葉天看了一眼後,嘴裡小聲嘟囔了一句,往掌心吐了口吐沫,一把搶過了鐵鍬,就要往地上鏟去。

「慢著,我說開始挖了嗎?」

沒等鐵鍬接觸到地面,葉天口中發出一聲大喊,嚇得封況連忙收手,卻是差點鏟倒了自己的腳面。

「我說你幹什麼啊?找到地方為什麼不挖?這是我家的地,挖壞了又不找你……」跟隨封況來的一個本家兄弟見到這種情況不答應了,立馬向葉天瞪起了眼。

見到那年輕人沖自己吹鼻子瞪眼的,葉天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可以挖啊,現在挖,那就叫做暴屍,你想挖我沒意見……」

中國人的墓葬傳統習俗中,所要注意的東西非常多,尤其是下葬後,又因為各種原因要起出棺木的,講究就更多了。

一般要說,這種情況是要找風水先生選個良辰吉日,在規定的時間內,將棺木起出來。

如果是白天的話,就要上方搭建涼棚,因為屍骨要是接觸到陽光的話,那就會使陰陽失調,對子孫後代影響極大。

見到葉天似乎有些生氣,廖昊德連忙上前打圓場道:「葉天,別和他們一幫見識,還要做什麼,你就吩咐吧……」

聽到廖昊德的話後,葉天突然想起一件事來,看向那幾個年輕人,說道:「你們幾個,以後不許把這事情傳出去,能答應我就說……」

雖然給人看風水這事兒挺好玩的,但是葉天可不想日後靠此謀生,然後再被人冠以一個小神棍的名頭,葉天同學那可是立志要上大學的。

「葉天,你放心,他們不會說的……」

廖昊德給葉天打了保票之後,看向自己的這幾個晚輩,說道:「日後要是有人知道這事情,我不管是誰說的,你們幾個都不要認我這個老舅了……」

「是,老舅,我們不會往外說的……」

封況等人對葉天的話不以為然,但是對這有錢舅舅就不一樣了,不聽他的話,那豈不是自斷財路嗎?

要知道,這次廖昊德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