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十四章求教

第十四章求教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669

在江南地區,八十年代中後期的經濟發展,只稍稍落後於廣東地區,所以對於一些有投資意向的歸國華僑,相關部門還是非常重視的。

但是和葉天的班主任於浩然一樣,這幾位統戰部的同志,同樣不知道廖昊德的來意,只是因為廖昊德請求他們幫助查找葉天的住址,這才找到了於浩然,一同前來的葉天家裡。

統戰部的這幾個人,原本還以為廖昊德是找葉天的父親的,沒成想居然是要這小孩子幫忙,一時間都有些摸不清頭腦了。

或許場內只有郭小龍心裡清楚自己舅姥爺來找葉天的目地,不過在來之前,他就被舅姥爺警告過了,到了地方不許胡亂說話。

院子里沉寂了一會之後,於浩然試探著問道:「廖先生,您沒搞錯吧?葉天還是個孩子,他能幫您什麼忙啊?」

「這,咳咳,有點私事想問下葉天小朋友……」

廖昊德聽到於老師的話後,眼睛四處看了下,卻是沒說出什麼所以然來,很顯然,他是不想在眾人面前談論這件事情。

要知道,廖昊德雖然現在是美國人,但之前卻是從台灣去的美國,對於大陸的政策,心裡還是有些顧慮的。

尤其是廖昊德想問的事情,又是大陸深惡痛絕的封建迷信,自己完事了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萬一牽扯到這孩子,那他良心可就過不去了。

聽到廖昊德這話,在場的那幾個統戰部的人,臉上都不怎麼好看了,這不是明擺著要趕他們走嗎?

一個參加工作沒多久的年輕小夥子聽到廖昊德的話後,頓時有點受不了了,開口說道:「廖先生,您的請求我們做到了,不過這有什麼事是不能說的呢?」

「咳咳,不是,不是這個意思……」

廖昊德聞言有些尷尬,不過他在商場沉浮了數十年,應變能力還是很強的,腦子裡轉了一圈之後,已經是想好了託詞。

「幾位,是這樣的,我父親在去台灣之前,就是道家居士,一直想給茅山道觀捐點善款,不過他老人家已經離世了,我是想完成老人家的這個遺願……」

「可是,這……這和葉天小朋友有什麼關係啊?」

那個年輕人有些不依不饒的問道,這年頭還不完全是經濟挂帥的時代,國家安全還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對這些有著背景的歸國華人,絲毫不能放鬆警惕。

「是這樣的,我前天遇到葉天小朋友的時候,他就穿著一身道裝,所以我想找他帶我去山上看看……」

說到這裡,廖昊德的臉上露出苦笑,「我這個人做事情比較認真,想要先看看環境,再決定是否捐款,所以不想麻煩有關部門,這……這還是被你們問出來了……」

廖昊德此話一出,隨行的那幾個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釋然的神色來,敢情這位廖老闆是怕由政府工作人員帶著,看不到真實的一面,這才想讓個小毛孩子領路的。

雖然幾位統戰部的同志,對於廖昊德不相信地方政府有些不滿,不過這事兒確實能說過去了,看廖昊德這樣子,也不像是想做什麼不利於國家的事情。

話再說回來了,就算廖昊德有這心思,可找葉天這個小孩子有什麼用啊?

這幾年統戰部的人也接待了不少海外回來探親的遊子,他們知道,由於不了解國家政策,這些人心裡的顧慮很多,經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比廖昊德更離譜的人他們也見過。

自以為猜對了廖昊德的心思,王部長笑了起來,說道:「廖先生還是不太了解我們國家的政策啊,這樣吧,我們先告辭了,廖先生如果有需要的話,隨時聯繫我們……」

「王部長,這……」

「小張,我們要理解廖先生的心情,打消廖先生的顧慮,讓廖先生自己走走看看,不要緊的……」那個年輕人還想說什麼,卻被王部長給打斷掉了。

這兩年國家對於茅山的道教文化,一直是大力扶持的,去年的時候還在國家並不富裕的情況下,撥款三千萬修建茅山道觀。

現在這位海外華人既然想捐款,那當然是好事了,如果因為他們的原因導致廖昊德不肯捐款了,估計最後板子就要打在他們身上了。

「王部長,謝謝您的理解,其實這事我找家裡人也行的,不過怕他們四處張揚,這才想起了葉天小朋友……」

廖昊德的這番話徹底打消了王部長心中的困惑,他接待過不少回國探親的海外華人,也知道有些僑胞的親屬,確實有點不像話,問歸國華僑要這要那的,搞得很多人回來沒幾天就走了。

廖昊德有這樣的想法,恐怕他家裡的那些親戚們,也是把他當成了一塊大肥肉,恨不得每人都拿刀子割下來幾塊。

想到這裡,王部長不禁看了一眼廖昊德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國家的形象,都是被這些目光短視的傢伙給損害掉的。」

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後,統戰部的人就告辭離去了,別人擺明了不信任自己,再留下來不是自討沒趣嗎?

不過於浩然帶著女兒卻是留了下了,而且廖昊德也沒理由趕這兩個人走,他們可不是政府官員,而且和廖家也沒什麼關係,如果再趕他們走,那就是心懷鬼胎了。

等到統戰部的人走了之後,葉東平看了一眼兒子,說道:「葉天,帶廖先生上山去看看吧,你師父那道觀正好在修繕,廖先生既然有心,就盡一分力吧,相信李真人是不會讓廖先生失望的……」

俗話說知子莫若父,從廖昊德說話時葉天的臉色之中,葉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