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十二章元氣

第十二章元氣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586

「天譴?師父,我……我沒幹什麼逆天改命的事兒啊……」

聽見老道的話後,葉天不禁一陣心驚肉跳,這腦海里的龜殼來得蹊蹺,平日里隱晦之極的堪輿相術更是運用的得來應手,不會真的引來什麼禍事吧?

葉天曾經聽師父說過,自己這麻衣一脈就可以逆天改命,曾經有幾位祖師因此而身居高位,入廟堂之中。

不過不知道是否因為泄露天機的原因,這幾位祖師都慘遭橫禍死於非命,所以後來麻衣一脈也傳下了個規矩,後人不得入仕為官,不得輕易幫人逆天改命。

當時葉天聽這些話的時候,並不是很在意,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有點毛骨悚然,臉色煞白,如果算出父親會有不測,自己難道能袖手旁觀嗎?

「老李叔,我說您學貫中西,知識淵博,怎麼也信這些話啊?您做師父的不能這麼嚇唬孩子啊……」

和葉天相反,葉東平卻對老道的話呲之以鼻,他從來都不信什麼鬼神之說,更是視看相算命、風水堪輿為封建迷信。

話說老道所住的道觀破敗至斯,還是拜葉東平當年領著一幫知青上山破四舊所賜,如果不是看著老道國文功底深厚,他根本就不會讓葉天拜其為師。

「小葉子,你既然想聽科學的,我就用科學的理論來講給你聽……」

老道一聲小葉子,喊得葉天父子倆臉色同時露出苦笑來,這老不修喊得順口,不管是葉天還是葉東平,在他嘴裡都變成了小葉子。

「小葉子,用你所謂的科學講解陰陽,那就是陰陽之間既互相排斥,又相互互補,其總和等於它們最鄰近的屬概念的外延,世間萬物都可以用陰陽五行來涵蓋,是不是?」

葉天有點聽不懂老道的話,不過葉東平卻是點了點頭,對他的話表示認可,老道所說的觀點在哲學和邏輯學中是成立的。

看見葉東平點頭,老道接著說道:「咱們現在所用的中醫,都是以陰陽調和為根本,而一直為你所不屑的卜筮、堪輿、命理這些方術,也是如此,為何你能接受中醫,就不能接受相術呢?」

「那不一樣,中醫是實實在在的,算命不過是鏡花水月江湖騙術而已,不能混為一談……」

葉東平搖了搖頭,還是堅持己見,想改變一個成年人的世界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像葉東平這種受過高等教育的。

老道聞言笑了起來,一臉風輕雲淡的說道:「那小徒剛才所說的,依據何在?」

「這……這……」葉東平被老道問的目瞪口呆,他的確無法解釋兒子剛才對自己說的那番話,心中不由動搖了起來。

「小葉子,存在即合理,世間萬物都有它的規律所在,掌握了這種規律,就可以行常人所不能之事。

你以為漢代東方朔,宋朝陳摶這些人只是因為胡言亂語,就能得到皇帝的賞識?那未免太看不起一國之君了吧?

自有甲骨文起,到伏羲創先天八卦,周文王根據《河圖》、《洛書》總結概括而來的《易經》,占卜相術就存在了,而且一直主導者國人的生活,已經成為一種文化,難得你說它不科學嗎?」

老道在二三十年代的時候,就用這番話反駁過不少當時所謂的新文化進步青年,現在說出來,依然是讓葉東平辯無可辯。

「那,那小天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給我看下面相,就會遭受天譴嗎?那這知識學來何用?」

葉東平說不過老道,就將話題引到了葉天身上,隱隱在責怪老道教授葉天相術之法。

「小葉子,陰陽五行原本都是有定數的,所謂天譴,就是善相者看破了這種運轉並且橫加干預,使之紊亂了起來,導致反噬……」

老道說到這裡,嘆了口氣,目光有些複雜的看向葉天,接著說道:「這孩子能觀面而知心,如果放在古代,成就恐怕不下李淳風和袁天罡之輩,只是現代本就天機紊亂,他有如此天賦,也不知道是禍是福了……」

「李老哥,那……那怎麼辦?小天不會出什麼事吧?」

聽見老道的話後,葉東平也顧不上理論別的了,什麼科技昌明封建迷信,都比不得兒子的安危重要啊!

「是啊,師父,我現在動都動不了,好難受啊……」

床上的葉天也是可憐兮兮的看著老道,他從小連感冒發燒都沒生過,眼下讓他老老實實的躺在床上,真是比殺了他還難受。

「臭小子,現在知道害怕啦?」

老道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對葉東平說道:「他年齡還小,你把院子里那隻下蛋的老母雞殺了炖湯,給他補補元氣就行了……」

「好,好,我現在就去殺雞。」葉東平連連點頭,返身就出屋去抓雞了。

見到葉東平出去後,老道壓低了聲音,說道:「小葉子,能動了的話,就練練師父教你的導氣術,那有固本培元之功效,如果功夫練到了家,未必就不能逆天改命……」

麻衣一脈的導氣術,本就是和其傳承下來的風水相術相輔相成的,只不過老道雖然將導氣術練得爐火純青,但相術卻是失傳甚多,他也是徒呼奈何。

自民國以來,風水相術就被打入了封建舊學,而江湖上的那些相師風水先生們,十個裡面最少九個半是騙子,還有半個那也是一瓶醋不滿半瓶子醋晃蕩的貨色。

從業人員的良莠不齊,導致這一古老的行當是每況愈下,老道看在眼裡疼在心裡,不過他年事已高,卻也是有心無力了。

眼下見到弟子竟然因為相面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