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十一章醫不自治

第十一章醫不自治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564

葉天雖然頑劣,但卻十分的孝順,除了在六七歲的時候他追問過父親一次媽媽的事情,引得葉東平好幾天都悶悶不樂精神不振之後,就再也沒在父親面前提過這事兒。

但是眼下似乎可以用「龜殼」推算出父親的往事,葉天不由動了心,誰也不希望自個兒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吧?

「術藏!」

想到這裡,葉天再也忍不住了,心中默念了一聲「術藏」,龜殼頓時滴溜溜的出現在了腦海里。

早上在苗老大家裡一起來的時候,葉天就發現了,昨日變得灰濛濛的「堪輿」和「相術」這幾個字眼,重新散發出淡淡的光亮。

葉天隱約感覺到,對這兩項能力的運用,每天似乎都是有限制的,是以他一路上都強忍著,也沒敢胡亂給使用,眼下卻是派上了用場。

「相術!」

葉天心中默念了一聲,熟悉的變化又在腦中重現了,巴掌大小的龜殼在滴溜溜的轉了一圈之後,分解成無數道光線,快速組合了起來。

「咦,父親的面相不錯啊,不像是應該務農的人呀?」

說老實話,雖然跟著老道學了好幾年的風水相術的知識,但葉天心裡卻是不怎麼相信的,所以以前還真沒幫父親看過面相,這次認真看了一下,頓時有些愕然。

葉東平耳高過眉,眉毛光潤,濃而不濁,山根隆起,鼻樑堅挺,眼神內藏,黑白分明,這都是大吉富貴之象,沒道理現在過得這麼窮困啊?

沒等葉天多看,腦海中的龜殼忽然起了變化,一行行字眼,出現在了葉天的腦中,「葉東平,北京西城人,出身工人家庭,獨子,兩個姐姐一個妹妹,1972年結業於清華大學機械系,同年響應「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號召,下放到江蘇金壇地區……」

「父親原來真是北京人啊?可是……怎麼,怎麼沒有母親的信息呢?」

腦中所出現的信息,只有葉東平的生平介紹,卻是沒有任何關於母親的字眼,這讓葉天失望不已。

至於什麼清華大學,葉天則是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一來現在清華的名聲還沒有後世那麼響亮,二來也不能指望一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會多麼了解這座國內的最高學府。

看到腦海中的字在慢慢淡去,又凝結成了龜殼的樣子,葉天有些不甘心,再次將全部的心神都灌入到了「相術」二字上。

「看姻緣……」葉天同時在心中默念,希望這神秘的「龜殼」能給出母親的信息來。

隨著葉天心中所想,腦海中的龜殼又化作一個個神秘的符號,正當葉天聚精會神等待著結果的時候,他突然感覺腦子裡「嗡」的一聲,似乎一個大錘砸在天頂上。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葉天頭疼欲裂,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原本站著的身體,也是一頭往前栽去。

還好葉天摔倒的放向,正是葉東平坐著的地方,要不然一頭摔在這青石地板上,恐怕免不了頭破血流的結果。

「哎?小天,這……這怎麼了?」

發生在兒子身上的變故,將葉東平給嚇了一跳,抱著葉天軟綿綿往地上突溜的小身子,饒是葉東平這些年經歷了不少風浪,一時間也是手足無措。

「這傷口是怎麼回事?唉,都怪我……」

葉天道冠掉下來後,露出了頭上的傷口,更是讓葉東平下意識的認為這葉天的暈倒就是傷口導致的,不禁後悔不迭,悔不該平時對葉天那麼嚴厲,嚇得他跑到山上受了傷。

過了好半晌,葉東平才回過神來,將葉天抱進了屋裡,自己匆匆往村子後山趕去,相對於小鎮上的赤腳醫生,葉東平還是更加信任葉天的師父。

……

昏迷中的葉天,彷彿置身於大海之中,自己就像是一葉孤舟,忽上忽下,而且頭上暴雨傾盆,閃電雷鳴,天地之威懾人心神。

就在這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時候,葉天忽然感覺到人中一陣刺痛,就像是一盆涼水潑在身上,渾身打了個顫慄,眼前幻象消失一空。

「師父,你怎麼來了?不要在山上看著嗎?」葉天悠悠睜開了眼睛,第一個看到的人居然是老道,還以為自個兒看花了眼。

「哎,我……我怎麼動不了啊?」葉天想抬手揉下眼睛,卻發現渾身上下酸痛無比,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了。

「臭小子,別亂動……」

老道伸手制止了葉天的動作,眼睛裡滿是不解的神色,「不至於啊,小小的年紀,怎麼就傷了元氣啊?」

元氣稟於先天,藏於腎中,又賴後天精氣以充養,古人曰:「氣聚則生,氣壯則康、氣衰則弱,氣散則亡」,用中醫的角度來理解這句話就是元氣充足則健康,元氣受損則生病,元氣耗盡則死亡。

不過葉天小小年紀,加上又修鍊自己一脈的導氣術,按理說元氣應該比一般的成年人都要充裕,而不是像現在這一副元氣大傷的樣子,老道是百思而不得其解。

「小葉子,你回家後幹什麼事了?」老道想了一會之後,看向葉天,這答案還是要從葉天身上去找。

葉天聽到師父的話後,小聲說道:「我……我沒幹什麼,就……就是幫父親看了下面相……」

跟著老道學了五六年的導氣和中醫術,葉天自然知道元氣對於人身體的作用,當下除了腦中龜殼沒說之外,其餘的全部老實交代了。

「看相,你看出什麼了?」老道的面色嚴肅了起來。

「我……」

葉天側頭看了一眼父親,還是說道:「我爸是北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