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八章糖人兒

第八章糖人兒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699

「臭小子,《度人經》雖然可以化解煞氣,但也沒這麼快啊,你是怎麼做到的?」

老道剛才小憩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天地元氣似乎有些變化,睜開眼睛後,就發現院中的煞氣居然全都消失不見了,這一驚是非同小可。

要知道,經過修行加持的人,身上的磁場會特別的強烈,而這樣的人,對周圍磁場的影響也會特別明顯,像老道如果親自做法事消除煞氣,絕對比一般的高僧大德都要強出許多。

但葉天只不過是個毛孩子啊,他接觸方術才幾年功夫?竟然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就將煞氣消除一空,這可是連老道自己都無法做到的啊。

聽到老道士的話後,葉天咬著一顆苗大嫂買的糖葫蘆,嘴裡含糊不清的說道:「我哪知道啊?師父,這《度人經》還挺好用的呀……」

葉天是打定主意了,這事兒誰都不能說,或許說給老道聽會相信,但是說給父親和同學聽,那肯定會被認為是神經病的。

「奇怪,真是奇怪……」

見到葉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老道捋了下鬍鬚,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不過現代社會和以前不同了,科技昌盛,很多事情都是難以推斷了,老道也是無可奈何。

葉天是小孩性子,在屋裡坐了一會就忍不住站了起來,說道:「嘿嘿,師父,我去鎮上集會玩了,晚上吃飯的時候再回來……」

茅麓鎮相距葉天所住的存在足足有幾十里路,即使是逢年過節,他也難得來一次,如果不是吃了別人的嘴軟,葉天早就跑到鎮子里去玩了。

老道士擺了擺手,說道:「去吧,記住這家門戶,別回來的時候找不到地方了……」

得到師父的允許後,葉天歡天喜地的跑了出去,臨出門的時候,苗大嫂還往他兜里塞了張工農兵,這可把葉天美的差點鼻涕冒泡了。

要知道,在這年頭,農村即使是逢年過節大人給壓歲錢的時候,也不過是五角一塊的嶄新票子,誰家結婚吃生小孩,那份子錢一般也就是一塊兩塊。

而且這時候距離88年第四套人民幣發行的時間還有2年,面值十塊的錢,已經是市面上面值最大的了。

所以這張工農兵對於葉天而言,那簡直就是一筆天文數字,反正他除了在老爸手裡見過這麼「大」的票子之外,自個兒是從未摸過的。

……

一般農村的集市,都是上午的時候最熱鬧,不過這會剛過正午,人還是不少的,葉天也不怕生,聽到前面有鑼鼓聲,使勁的擠了進去。

「嘿,耍猴的……」

仗著身體小靈活,葉天擠到了人群裡面,發現卻是個老頭帶著三隻猴子,在場地中間正表演者節目。

「各位父老鄉親,有錢的捧個錢場,沒錢的捧個人場,老漢我謝謝大家了……」

其中一個猴子翻了幾個跟頭後,老頭朝著四周一拱手,那猴子頓時用兩隻爪子捧了個搪瓷缸子,向周圍的人群要起錢來。

有錢的往缸子里扔了一分五分的,沒錢的則是將身體向後退去,葉天摸了摸兜里的那張「工農兵」,想了半天還是退了出來。

老道士曾經教導過他,行走江湖都有各自的難處,能幫則幫,葉天既然不捨得那十塊錢,他也不好意思白看別人的節目了。

好在這集市裡也不是一家耍把戲的,從耍猴處出來後,葉天又鑽進一胸口碎大石賣少林大力丸的場子看了起來。

在集市裡逛了一圈,已經是下午三四點鐘了,葉天此時在一個吹糖人的攤子處站住了。

這攤位其實就是一個挑子,挑子一頭是一個帶架的長方櫃,柜子下面有一個半圓形開口木圓籠,裡面有一個小炭爐,爐上有一個大勺,中間放滿了糖稀。

木架分為兩層,每層都有很多小插孔,上面插滿了已經吹好了的糖人。

那小販用小鏟取一點熱糖稀,放在沾滿滑石粉的手上揉搓,然後用嘴銜一段,待吹起泡後,迅速放在塗有滑石粉的木模內,用力一吹,所要的糖人就吹好了。

四周的孩子均是眼巴巴的看著,有錢的伸手要買,沒錢的也是干看著不願意離去。

這東西也不算很貴,一毛錢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要求做一個,不過葉天站了半天,捏了捏兜里的十塊錢,還是決定轉身離開。

要知道,葉天的父親作為沒有返鄉的知青,娶的又不是本地女子,根本就沒有地可種。

雖然葉東平生了雙巧手,不僅會做電工,木匠活也乾的來,經常幫人去打點傢具,但一個月最多也不過就賺個一二十塊錢。

雖然葉東平經常打些魚給兒子吃,但是總的來說,父子兩個過的很是清貧,葉天這是想把錢拿回家給父親的。

正當葉天剛剛轉過身去,耳邊突然出來喊聲:「葉天,嘿,真的是你啊?你怎麼在這裡?」

葉天循聲望去,發現在這糖人攤子的另外一邊,一個和他年齡差不多大的小胖子正興奮的沖他擺著手,手腕上的電子錶煞是顯眼。

「郭小龍?」

見到這人,葉天臉上不禁露出了苦笑,這越是躲什麼,越是碰見什麼,以郭小龍的秉性,想必開學以後,會把自己這身打扮嚷嚷的滿校皆知吧?

不過躲也躲不過了,郭小龍已經來到了他身邊,指著那邊的一個大人說道:「葉天,那是我舅姥爺,他從美國來的,我帶他來趕集……」

葉天在學校的時候和郭小龍雖然關係不錯,但也沒那麼近乎,心裡知道這小子是找自個兒來顯擺的,當下打了個哈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