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天才相師 >第六章法事

第六章法事 (1/2)

小說名稱《天才相師》 作者:打眼  更新時間:2012-08-06 23:16  字數:3532

「李真人,您和小師傅還沒吃飯吧?這吃東西有什麼忌口的嗎?」

回到屋裡坐下後,苗老大向葉天二人問道,這段時間家裡連連出事,搞的他也沒什麼胃口,眼下找到了根源,苗老大卻是感到有些飢腸轆轆了。

「山野之人,吃什麼都行……」

老道士擺出一副雲淡風輕的高人形象,不過在他身邊的葉天分明聽到,老傢伙肚子處傳出一陣「咕咕」的叫聲。

早上這爺倆雖然吃了不少東西,但是走了幾個小時的路,這會也是餓的前胸貼後背了,如果不是需要維護高人弟子的身份,葉天差點都把屋裡那張黑白照片前面的饅頭拿過來吃了。

在農村,紅白喜事基本上都是在家裡操辦,昨天剛剛發喪出殯,家裡現成的飯菜,不多時,苗老大媳婦就把飯做好端了上來。

或許是怕李真人不盡心幫他消除宅子里的陰煞,苗老大匆匆扒了一碗米飯,就出去聯繫施工隊了。

見到苗老大走出房間,原本吃的斯斯文文的師徒倆,那是連筷子都扔掉了,一人抓了個豬蹄膀啃了起來,風捲殘雲般的將一桌子好菜習掃一空,搞得苗老大媳婦進來收拾的時候,看向葉天二人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了。

「師父,怪不得您看不上那些路邊擺攤的了,敢情騙吃騙喝這麼容易啊?」

吃飽喝足之後,葉天愜意的拍了拍小肚子,雖然老爸時不時的會捉些魚蝦給他改善生活,但像今兒這樣的菜肴,平時可是吃不到的。

「臭小子,沒有三分三,就敢上梁山嗎?這裡面的學問深著呢……」

老道沒好氣的瞪了葉天一眼,接著說道:「回頭你去那邊背誦幾遍《度人經》,將那些陰煞之氣給消除了吧……」

「《度人經》能消除陰煞之氣?那地方不是因為被靈堂遮擋住導致的嗎?」

葉天聽到師父的話後,不由愣了一下,難不成這些陰煞之氣,還真是苗老大二弟的陰靈轉化而來的?

老道士搖了搖頭,說道:「誰告訴你是靈堂導致的?這是人的怨氣所化的,要不然一天之內總是有陽光能照射到那裡,早就被衝散掉了……」

「師父,莫非……真的有鬼?」

葉天可是個賊大膽,他七八歲的時候,就敢一個人去村裡的老墳場去捉蛐蛐,聽到這番話後,並沒有感覺到害怕,反而興奮了起來。

老道士聞言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說道:「有個屁的鬼,老道我當年從屍山血海里都走過,也沒見過一個鬼影子……」

李善元活了一百多歲,見識不可謂不廣,曾經還專門去天師道偷藝,學了一手抓鬼的本事,不過一直都沒能遇到這樣的機會,他還巴不得能有隻鬼出現在面前呢。

「如果沒有鬼的話,那怨氣是如何產生的呢?」葉天不解的問道,他以前還真不知道,敢情老師還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啊?

「臭小子,虧得你還是接受現代教育的學生呢,讓你長點見識吧……」

聽到葉天的問話後,老道鄙視了他一眼,開口說道:「用科學的解釋,那可以稱之為磁場,其產生的因素,和人的腦電波是有關係的,當很多人集中心思去想某個人某件事情的時候,是可以改變局部的磁場強弱的。

如果用佛道兩家的道理來闡述,那就是信仰之力,通過信徒的祈禱,也是可以產生類似的磁場的,小子,懂了沒有?」

「懂,懂了,不過……老師,您確定您以前讀的是私塾?」

說老實話,葉天真的被老道這一番話給震住了,如果不是親耳聽到,他根本不敢相信這話是從整天「之乎者也」,逼著他學習古文的老道口中說出來的。

「怎麼著?看不起我這前清秀才?」

老道士斜著眼撇了葉天一下,說道:「你老師我曾經在北大主講過建築學,梁思成那小子都來聽過我的課。」

老道還真不是吹牛,他和辜鴻銘算是忘年之交,曾經受其之邀,在北大做過一段時間的講師,說他學貫中西也不為過。

只是老道當時是想去北大圖書館找《推背圖》原本的,在搜尋未果之後,他就辭去了北大的職務,又閑雲野鶴一般行走江湖去了。

「建築學,應該和風水有點關係吧?不過那梁思成又是誰啊?」

葉天自從相信了老道一百多歲的年齡後,對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也充滿了好奇,不過老傢伙卻是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吹噓自己往事,只是時不時的冒出幾句來。

「算你小子不笨,不管是中外建築,和風水堪輿,都是脫不了關係的,至於梁思成,哎,我和你說這些幹嘛啊……」

老道給葉天解釋了幾句就不耐煩了,如果他告訴葉天梁思成是梁啟超兒子的話,估計這小子馬上又會追問梁啟超是誰了,那樣的話,恐怕自己連「戊戌六君子」的故事都要講給他聽了。

「不說就不說嘛,對了,老師,那誦《度人經》,真的可以消除煞氣嗎?」

見到老師沒有再說下去,葉天也沒有追問,不過卻是將梁思成這個名字記在了心。

「當然,《度人經》的功效不下於佛教的《金剛經》,你一會照辦就行了,師父我休息下……」

似乎想起了當年的往事,老道的情緒有點不太高,加上他身體再好,那也是百歲老人了,當下將頭靠在椅背上小憩了起來。

葉天見狀起身走了出去,輕輕的將房門關了起來,雖然他有時候頑劣起來,經常一口一個老傢伙的叫著,但葉天內心對老人還是非常關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