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都市言情小說 >七零佛系小媳婦 >146.簡單粗暴,顛覆

146.簡單粗暴,顛覆 (1/1)

小說名稱《七零佛系小媳婦》 作者:雲滄月  更新時間:2019-05-16 02:55  字數:2493

「老子說了這個糧食不合格,就是不合格!」

只見一個二十來歲的男人站在一處板車前,把手裡的麥子咬了一半然後嚼吧了一會吐出來喊道。

那個樣子,自己多麼的無私一般。

可是坐在板車前面的漢子一張晒黑的臉上都是憤怒。

「我們曬了三天了,來之前專門又曬了兩天,就怕不夠干,這用力一撮都是麵粉了,咋就不合格?」

他憋著氣,但是真的沒忍住。

孫思妙就聽見站在旁邊的孫大海跟二大隊的隊長嘀咕道:

「這是上閆村的吧!明知道那小子是啥意思,咋就不開竅呢?」

二大隊的隊長咬著牙接話道:

「哪裡是不開竅,只是這些人太貪了,今年是啥年景?

哪個村子沒有遭災?

這能夠來交公糧都是不錯的,還敢這麼作賤人,我艹他八輩祖宗,良心都被那狗r的吃了!」

對著地面就啐了一聲,可是這還真的不能夠上前幫忙說話,否則肯定會被牽連。

他打個架沒啥,怕的就是讓村子跟著受牽連。

這些個狗眼看人低的混賬,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陰招,經常在糧食上做筏子,每年不知道昧下多少糧食。

以往就算了,今年可是災年呀!

這收成鐵定不成,可是這些人還敢這麼干!

真的是沒有王法了嗎?

孫大海也是氣的咬牙,可是看著周圍跟他們一樣的人很多,都氣的大喘氣,卻不能夠上前幫忙。

那小子似乎知道這些農民的想法,還得意的用手裡的三角凹槽又戳了幾個洞,那糧食嘩嘩的往下淌。

落在地上就混入了泥土裡,看著眾人都心疼。

這年景很多人餓死,他們倒好,直接糟蹋糧食。

孫思妙沒有吭聲!

她可不是衝動的人,相反,她是一個非常不愛衝動的人,而且必須別人催促才會動一下。

似乎重生回來的那股戾氣,也隨著賀逸霆的離開,徹底消失。

此時的她心態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

大概有種後世所說的佛系狀態吧。

愛怎麼都可以,就是別招惹她。

孫思妙實在受不了寶玉的嘮叨,隔絕了跟它的溝通渠道,繼續看戲。

這個場面她一個小孩子能夠怎麼做?

對於小說里那些個妖孽到極致的女主光環,她羨慕,可不嫉妒。

這玩意是個人都知道不是一個小孩子能夠插手的。

不過在合適的時候挑撥一下還是沒有問題的。

終於有人忍不住出來說了兩句公道話,就看到那帶著工作袖章的人就怒了:

「到底你是質檢員還是我?誰說了算?」

氣的幫忙說話的人,憋死都沒法再說話。

「我說不行,就不行,不光他的不行,你們的也不成!不收!都不收!滾回去重新曬!」

手裡的三角凹槽對著連續七八輛板車上的糧食都扎了個洞。

那場面嘚瑟的要命。

有句話叫千萬別囂張,囂張過頭就是作死!

終於有那年輕氣盛的小夥子受不住,動了手。

「我艹你八輩祖宗!不收是吧?我們都不捨得吃的糧食給國家送來,你不收?你做的了國家的主?」

有那聰明的,先扣帽子,再動手。

其他小夥子早就看這個質檢員不爽了。

什麼玩意,仗著自己是吃公糧的,這麼趾高氣揚就算了,還敢糟蹋糧食。

不知道農民最重視的就是糧食。

誰跟糧食過不去,就是給這些老實巴交的農民過不去。

外面再亂,只要不動土地,不動糧食,他們都可以忍。

可是一旦動了他們的命x根子,他們就不會再忍。

孫思妙看著本來是單打,後來是雙打,再後來從糧站衝出來的人後就成了混合打。

為啥這些個鄉親們就喜歡用拳頭解決問題呢?

孫思妙可不敢靠近,被馬大蘭拉到一邊,隨後囑咐還想擠進人群踹兩腳的兒子吩咐道:

「快點去找公安去,這事情沒法這麼算了!」

事情鬧得越大越好!

馬大蘭不懂其他的大道理,但是有一點她明白。

法不責眾!

而且有些人確實太過分了,雖然最近人心浮動,可是一個小糧站的質檢員還真的不用懼怕。

隨後馬大蘭帶著孫思妙去了縣委大院。

看門的老大爺看到馬大蘭還跟她打招呼:

「大妹子,這是又來找書記反映問題呢!」

馬大蘭眼睛一耷拉對著老爺子啐了一口:

「你個老不死的怎麼就不想點好的,我馬大蘭是那喜歡告黑狀的人?」

孫思妙完全不懂這個模式,乖巧的在馬大蘭身側,看著她把老爺子桌子上的一塊西瓜搶了過去,塞到孫女手裡讓她吃。

老爺子看到是個孫思妙吃的,倒是沒有搶回來:

「我說大妹子,你這強盜性格啥時候能夠改?」

馬大蘭直接自己也摸過去一塊啃了起來,吃完把西瓜皮摔倒桌子上才說:

「改?我馬大蘭的性格啥樣,你不知道?這輩子是不能夠改了,下輩子也沒有可能!不論幾輩子都改不了!」

那囂張的模樣讓孫思妙成功的嗆到。

奶奶真牛氣!

這裡是縣委大院好不好!

自己奶奶一個泥腿子,咋就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偏偏那位老爺子還一臉拿馬大蘭沒有辦法的樣子。

「快點幫我喊一嗓子,要不我再進去看到啥不能夠看的事情,可不會管我這張嘴!」

老爺子看到馬大蘭那無賴的樣子,能夠咋整?

拿著手旁邊的喇叭對著對面的房子喊道:

「馬書記,有人找!」

對的!

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還以為樓上樓下電視電話嗎?

老人家腿腳不好,這是他每天的喊人方式。

對面的房子就看到有個房門打開了,一個穿著白色背心,手裡拿著個蒲扇的小老頭冒了出來。

「我說你個老東西,能不能不用你那個破喇叭喊人?我又不聾!」

這年代的書記都這麼接地氣的嗎?

孫思妙表示有些顛覆對於人民公僕的認知。

「哎呀,我這耳朵真的不好了,就說我不在!」

剛剛的認知重新顛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