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生死暗戰 >第二百五十六章 得手

第二百五十六章 得手 (1/1)

小說名稱《生死暗戰》 作者:醉酒的和尚  更新時間:2019-03-15 08:54  字數:2422

幾天來的大部分時間,馮天冬都隨著鄭雲鋒四處遊玩,而二梁和石頭他們則負責偵查王田沐的行蹤。經過幾天的蹲守跟蹤,他們已經認清王田沐,並且大致摸清了他的活動規律。

經由二梁他們的指認,馮天冬已經認清、熟知王田沐的身形、長相。

王田沐作為軍統老人,自然十分熟悉軍統的一貫作風,他很清楚軍統對自己的制裁一直沒有停止過。

如果不是自己命大,再加上自己老部下們有意放水,他都不知道被幹掉幾回了。可是,命運畢竟不會總是眷顧著他,很難保證什麼時候就會陰溝裡翻船,因此,為了保命,王田沐變得越發小心謹慎。

由於王田沐原來在軍統內的身份較高,曾出賣過大量軍統人員,為特工總部立下過大功,於是,他被委任為所謂的「和平救**」總指揮,還是汪偽特務委員會委員。因此,王田沐出門時,身邊左右總是跟隨著副官、保鏢十幾個人,將他保護的嚴嚴密密。

不過,王田沐卻有一個破綻,那就是有可能在上海呆的時間久了,聲色犬馬慣了,他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到了晚間,很是不甘寂寞,必須要過一過上海灘的夜生活,因此,每天在「特工總部」吃過晚飯後,總是和幾個同僚,帶著副官保鏢,出入上海灘的一些娛樂場所,喝酒、玩樂、抽大煙。

通過二梁他們幾日觀察,王田沐晚間玩樂次數最多的地方是兆豐夜總會。

這是因為,兆豐夜總會本身也是一個漢奸開辦的,他的後台是特工總部的一名特務和一位鬼子中佐,相對來說,這裡要比其他娛樂場所顯得安全。

馮天冬決定,就在這兆豐夜總會裡幹掉王田沐。

四月二十九日,這一天,就是馮天冬準備制裁王田沐的日子,也是程硯秋首演「鎖麟囊」的日子。

依據多日觀察王田沐的活動規律,馮天冬判斷,這天晚上,王田沐很有可能晚飯後,還會出現在兆豐夜總會。

當然,事無絕對,如果當天晚上王田沐沒有出現在兆豐夜總會,那就算他命大,可以讓他多活幾日。

馮天冬拿出一把勃朗寧手qiāng仔細端詳良久,然後,認真地擦拭一遍,心裡不禁暗暗感到有些惋惜,這把qiāng可是當初為了刺殺河北省高官特使,黃志權特意發給他的,那是他來到這個時代的第一次行動,很有紀念意義。可這次制裁行動過後,為了自身的安全考慮,只能把它扔掉。

時間到了,馮天冬帶著二梁坐上人力車直奔黃金大戲院。

黃金大戲院是早年間,由青紅幫黃大佬創辦的,是當時上海灘首屈一指的著名舞台,京劇界的很多名角都會前來這裡演出,就連名噪一時的四大名旦及頂級鬚生馬連良都曾在此獻藝。

身著靚麗長袍馬褂的馮天冬,在二梁一左一右的護持下,招搖地走進黃金大戲院,邊走便大聲喧嘩著,唯恐別人不知道,今晚,有他這麼一個紈絝大少來看戲了。

走進潘七爺為馮天冬預定好的包廂,待茶水瓜果上齊,梁英就把伺候的夥計轟了出去,並特意強調,沒有招呼不許再進來。

隨後,就是靜靜地等待。

演出剛剛開始不久,二樓包廂中的馮天冬換上事先準備好的一身西裝,簡單化妝一下,囑咐二梁幾句後,悄悄離開戲院,快速奔向兆豐夜總會。

黃金大戲院距離兆豐夜總會並不遠,都在法租界。

馮天冬繞了個大彎,在黃金大戲院的另一個方向攔了一輛黃包車,指示車夫向兆豐夜總會跑去。

很快就來到夜總會門口,馮天冬穩穩地跳下黃包車,結清車費,挺胸抬頭,板板整整地走進大門,土豪樣地甩給門口迎賓兩張鈔票。

按照事先觀察到的規律,王田沐他們進入夜總會後,總是從舞廳大門進來,穿過舞池,先到後面的豪華優待室坐一坐,抽口煙,再出來到舞池跳幾場舞。

因此,馮天冬來到舞廳後,在大門附近找到一個位置,扔給一位舞女一塊大洋,拉著舞女低聲隨意交談著。

過了一會兒,馮天冬看了看手錶,感覺王田沐快要到了,開始暗暗高度緊張起來,伸手入懷,悄悄打開手qiāng保險,做好了一切準備。

果然,沒過幾分鐘,王田沐和幾個同僚大搖大擺地走進了舞廳大門,周圍簇擁著十幾位副官、保鏢、護衛。

看到王田沐他們走進大門,舞廳大班和幾個有名的舞女紛紛走上前去,和王田沐他們熱情地打著招呼,引領著他們向豪華優待室走去。

一幫人「嘩嘩嘩」地隔著馮天冬面前的舞女,從前方不遠處走過。

說時遲,那時快,馮天冬「蹭」地站了起來,左手用力一把撥開坐在面前椅子上的舞女,右手迅速掏出手qiāng,抬手就是一qiāng,然後,看都不看一眼,向一頭獵豹,迅速向舞廳大門竄去。

qiāng聲一響,整個舞場頓時亂做一團,受到驚嚇的人群,尤其是女人,發出一聲聲尖叫,所有人全都亂鬨哄的擠向舞廳大門。

跟隨王田沐的幾個同僚也慌了手腳,有人跑上前去查看倒在地上的王田沐,有人去打電話請求支援,副官和保鏢則四處巡視,想找到兇手。

馮天冬開qiāng後,在舞廳內的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快速沖向大門,當王田沐的隨行保鏢護衛們反應過來,想要尋找兇手的時候,馮天冬已經快要衝出門口,想追已經來不及了,幾個人只好掏出qiāng,對著馮天冬逃跑的方向連續射擊,可惜,兇手速度太快,猛地一竄就出了大門,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射出的子彈全部落空。

此時的王田沐還沒有咽氣,嘴裡大口大口地往外噴著鮮血。

兇手的qiāng法太好了,昏暗的燈光下,人縫中,一qiāng正中王田沐的頭部,子彈從右耳鑽進了腦袋。

抱起王田沐的同僚看到,那流血的嘴唇持續哆嗦著,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可惜已經發不出聲音,右手用力地微微抬起一些,圓睜的眼睛裡閃過恐懼夾雜著後悔的神色,表達出一絲莫名的意味。緊接著,「咣」,手臂落下,王田沐嘴裡吐出最後一口氣,死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