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幻想時空小說 >契靈攻略之黎明之前 >第48章 靈蛇(四)

第48章 靈蛇(四) (1/1)

小說名稱《契靈攻略之黎明之前》 作者:大蠢牛  更新時間:2019-03-15 08:54  字數:2805

隨著一聲綿長的鳴笛聲,一個拖著長尾的人頭呼嘯而至!唐鯉剛想尖叫,就被江辰捂住嘴,江辰道:「別叫,別被他們發現,那只是一輛輕軌車。」

話音剛落,江辰便拉著驚魂未定的唐鯉上了車,還未站定,只見車前的人頭忽然轉過頭對唐鯉粗啞的說:「投錢!」

唐鯉愣了愣,道:「沒,沒帶錢,微信轉賬、支付寶可以嗎?」

「只收現金!」車頭繼續道:「沒錢,下車!」

就在唐鯉心裡一陣慌亂的時候,江辰從兜里掏出幾枚金幣砰砰砰的投進去。

「金幣?」唐鯉驚訝道:「你怎麼會帶著金幣?」

江辰拉著唐鯉坐到了最後排的位置上,輕聲道:「六界唯一共通的貨幣,就是金幣。」

「你怎麼知道的啊?」

「書上看來的。」

「哪本書會寫這個?」

「告訴你,你會看嗎?」

「......」

江辰為什麼會為這次突發事件做準備?唐鯉正尋思著,突然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上了車,坐在了唐鯉對面,模樣看著十分俏麗,只是頂著一對火紅的狐狸耳朵。唐鯉這才觀察了一下車廂里的人,真是什麼人都有啊!有穿著古裝的俊逸男人,打扮古樸的小腳老太太,這些其實都還能容忍,但是前面那位頂著一個貓頭認真看報紙的兄弟你這是要鬧哪樣?唐鯉回過神,發現坐在她對面的少女除了長著一對狐狸耳朵,身後竟還舞動著九條狐狸尾巴,唐鯉脫口而出道:「白,白鳳九?」

少女愣了愣,萌萌的朝著唐鯉笑了笑:「你說的是三生三世里的白鳳九嗎?我真的跟她很像嗎?哈哈!」

「你也是九尾狐狸,狐狸精嗎?」唐鯉顫抖著說。

少女撅嘴道:「沒禮貌!本神君是青丘小王姬霜七,我可是九尾仙狐!」

江辰扶了扶眼鏡,解釋道:「九尾仙狐是神的後裔,生來就是半仙之體。」

「還是這位小哥哥有眼光!」霜七笑吟吟的說:「你們是人間界的異人?你們來靈界是做什麼呀?」。

「我們去蹙眉山。」唐鯉說道,江辰咳嗽了一聲,淡淡迴避了她的問題。

「真巧,我也去那裡。」霜七彎眉一笑。

「蹙眉山,如果沒記錯,那裡可是常家修行的地方。」前排一個中分頭小哥忍不住搭言道:「你們去那裡做什麼?」

中分頭小哥看起來眉清目秀,沒有哪裡不對勁,唐鯉隨即開口道:「我們有個朋友,得罪了常家,我們替他去陪個不是。」

「噢,這事我倒是有所耳聞。」中分頭繼續道:「聽說常家掌門的奶奶常子華的獨生女在人間界被殺了,常家放出話來,即使拼了滿身修行也讓他們家血債血償,我勸你們還是別自討沒趣了。」

「這些地仙應該是有幾分修行的,怎麼這麼不濟,被普通人給殺了呀?」九尾狐天真道。

「聽說這姑娘修行淺,在人間界顯不了形,就附身在普通小蛇身上在人間界遊玩,才被殺了的。」

「那便是天劫了。」九尾狐道:「命中注定的事兒,他們還有什麼可怨憤的?」

「常家一向霸道,誰有能說什麼呢?」中分頭嘆了一口氣,又道:「聽我一句勸,你們這一去,絕對有去無回,因為不相干的人送了命太不值當了。」

唐鯉沉默了半晌:「來都來了,怎麼能半道回去啊?反正我們是盡人事,聽天命。」

霜七拍著手笑道:「這就對啦。」

中分頭看勸不動唐鯉,便問霜七道:「神君來蹙眉山所為何事?」

「本神君自然是來抓人的!」霜七明眸轉了轉,笑得俏皮極了。

「噢?」中分頭似是想起什麼了。

這時,突然傳來瓮聲瓮氣的一聲:「蹙眉山到了!」然後車一個急停,中分頭也一起下車了。雖說唐鯉已經做好準備,但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懾到了!簡直就是一座空中金光琉璃的宮殿有木有!玉色石子鋪就的小路蜿蜒到山頂,每走三步就有一個幽浮著的寫著「虺」古香古色的燈籠

「為,為,為什麼沒人跟我說這個常奶奶是個土豪啊?」?

「這就土豪了?改天去我們青丘,讓你看看我家的洞府!」霜七笑道。

唐鯉一行順著路往前走,奇怪的是,無論走多久也無法前進,唐鯉有些急了:「怎麼回事?不會又是鬼打牆啊!」

「常家設定了結界,非特定人不能入內,還是走吧!」中分頭聳聳肩說,順便指指路:「我們家也在附近,要不你們跟我回家坐坐從長計議吧!」。

中分頭還沒說完,就聽霜七一聲輕笑:「就沒有本神君進不去的結界,算你們今天走運,跟著我一起進去吧!」只見霜七從馬尾辮上解下來一條淡紫色的緞帶,輕輕一甩,便成了輕若羽絨的一段,她一躍而上,就像踏上一片淡紫色的祥云:「上來吧!我順路帶你們過去!」

唐鯉和江辰對視了一眼,二人縱身一躍便上去了,中分頭一臉焦急的站在後面:「喂!」

「沒你的事了,自己回去玩吧!」霜七不耐煩的一揮手,紫色的緞帶飛馳而起,直衝山頂,風聲獵獵從唐鯉的耳邊刮過,霜七靜靜的環顧著四方,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突然,她在山頂一片草叢中急停,唐鯉幾乎是以狗吃屎的姿勢啪的摔倒在地上

「我等的人來了,各走各的吧!不能帶你們玩咯!拜拜!」說罷,霜七就蹦蹦跳跳的沒影兒了。

「喂!」唐鯉剛要喊,江辰一把捂住唐鯉的嘴:「我們事偷偷進來的!你還要讓多少人知道?」

「現在怎麼辦啊?人家擺明了不願意見咱們,打也不可能打得過,還有!等那香燒完了咱倆就玩完了,你知道嗎?」

「首先,這個世界的時間比咱們那個世界過得慢,咱們的一個時辰等於這個世界的一天,所以還來得及,其次,咱們必須找到那個管事的常奶奶,畢竟是一族之長,起碼會聽咱們解釋兩句,如果落到一個嘍囉手裡,後果不堪設想。」江辰道。

「你怎麼知道的?」唐鯉拉著他躲到草叢裡面。

江辰側過頭看著唐鯉:「什麼?」

唐鯉直視著他的眼睛,有點惱火的說:「江辰,從小到大,我沒有任何事瞞著你,老實說我也沒那個智商,但是對你,我和田雞就像白痴一樣一無所知,是,我們智商不夠,可是不代表我們就願意當傻子,我從來沒問過你,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異人了?為什麼你能安撫暴走狀態下的田雞,還有就是,火車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江辰看著唐鯉,沒有說話。

「我對那個夢境沒有記憶,可是我記得在那時候我聽見了你的聲音,還有,你是怎麼搞定李延年的,我不問不代表我不奇怪,我只是等著你告訴我,可是你永遠在敷衍我!」唐鯉說的正起勁兒,江辰突然打斷道:「你覺得我會害你嗎?」

唐鯉一愣:「我不是這個意思。」

江辰語氣冰冷:「那麼拜託你,請你在這個時候保持對我的信任,要不然我們兩個必死無疑,至於其他,你認為現在是答疑解惑的時候嗎?」

唐鯉突然間意識到她說了太過生分的話,她一把拉住江辰:「江辰,我......」

「放手!」江辰語氣依舊冰冷:「有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