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深宮報道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正高潔的名士就該氣死

第一百二十五章 真正高潔的名士就該氣死 (1/2)

小說名稱《深宮報道》 作者:亂步非魚  更新時間:2019-04-15 19:48  字數:3473

寧九去棺材店給綰雲買了一口上好的棺材,院子里的人以前到底都是將軍府的,遇見這種事雖然一開始慌了一會兒,但很快就冷靜下來,該做什麼做什麼,只是比以前更安靜了。

以前院子里的人都說說笑笑的,現在他們都知道安歌心裡不好受,沒有一個人說話,怕打擾到她,連腳步聲都放的輕輕的。

整個四合院安靜的和墓地一樣,安歌在床上躺了一天,盯著床頂的紗幔發獃。

寧九回來後,派人將綰雲入殮,又走到站在門口發獃的袁起祿面前,問道:「姑娘還在睡?」

袁起祿點點頭,目露擔憂,他中午時候想送飯給安歌的,但安歌卻沒讓他進去。

「我進去勸勸姑娘。」

寧九嘆了口氣,又上前敲了敲門,裡面的安歌依然沒有說話。

她擔心安歌,索性自己拿小刀子別開了門後面的插銷,直接進去了。

「姑娘……」寧九走到床邊,俯下身子,輕聲問道,「綰雲姑娘已經入棺了,雖然她一個人挺可憐的,但姑娘到底與她非親非故,幫她大辦葬禮是不合規矩的,不如買塊風水好的墓地,將她葬了,如何?」

安歌空洞的雙眸稍稍恢復了些光澤,看向寧九,搖了搖頭,語氣淡淡地道:「綰雲的屍身先擺在院子里,這個天氣也不會腐爛。將軍說了三日之內必叫那幾個人牙子付出代價,我得等他們伏法,再替綰雲下葬。」

寧九本就懷疑綰雲的事與那些人牙子有關,現在從安歌口中得到了確定的消息,一瞬間也想明白了,立馬跪下重重地磕了一個響頭:「都是奴婢害了綰雲姑娘,若不是那天奴婢一時衝動激怒了那伙人,綰雲姑娘也不會……」

安歌側著臉,靜靜地望著她,不知道怎麼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綰雲與她說過的那句話。

她坐起來,伸手扶起寧九,對著滿臉愧疚的她搖了搖頭:「不怪你,要怪就怪做壞事的人,咱們沒做過壞事,怨來怨去的算什麼?」

寧九一陣心酸,看著面容憔悴的安歌道:「既然姑娘知道不怪咱們,那群壞人也有將軍在收拾,姑娘為什麼還要如此折磨自己?」

「我沒有折磨自己,我就是心裡難受。」安歌輕輕嘆了口氣,無奈地捂住臉道,「綰雲本不該死的,她是受害的,她為什麼要去死?」

寧九沉默片刻,又沉沉開口說道:「姑娘,奴婢有一句話早就想說了,綰雲受了那樣的凌辱,又被人赤身**地拋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這事兒遭到任何一個女子身上,她沒有臉面再活下去,綰雲自溺,是……是……」

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

如此死去,總比屈辱的活著好吧?

「臉面比活著更重要嗎?人都死了,還要臉面有什麼意思?」安歌放下雙手,深深地看著寧九,說完這句又苦笑著搖了搖頭,「九姑你也是女子,你都不站在綰雲這邊,你也覺得她失貞了就該死……大黎的女子也太可憐了,那些道貌岸然的理學家給我們定一條條嚴苛的規矩,那些酸腐

的文人也要對我們指手畫腳,就連我們自己也覺得這些規矩都是對的……可該死的人不是綰雲啊,她又沒做錯什麼……」

安歌的語氣沒什麼起伏,卻聽得寧九心裡一陣難受。

誰說不是呢。她小的時候,她娘因為受不了那個酒鬼丈夫的毒打而跟別人私奔,周圍所有人都罵她娘不守婦道,沒有一個人會記著她娘受過多少委屈。

而那個酒鬼父親,從外公外婆那裡討要回了當初給她娘的聘禮,就把她賣出去當下人了。幸好將軍府待她不錯。

想到這些,本來還想來安慰安歌的寧九倒是先哭了,淚眼婆娑地望著安歌:「姑娘說得對,可……可幾百年,幾千年都這麼過來了,誰也沒有覺得這規矩是錯的……」

安歌又深深嘆了口氣,躺回了床上,木木地道:「九姑,我想再睡會兒。」

寧九拿袖子擦了擦眼淚,此時才發覺被一個小自己十幾歲的小姑娘給說哭了,有些丟人,又趕緊恢復了情緒,笑著問道:「姑娘可要吃點東西?聽袁起祿說姑娘都一天沒吃了。」

安歌搖搖頭,閉上了眼睛:「先不吃了,我沒胃口。」

寧九也不再勸了,替安歌掖了掖被角,輕嘆一聲,轉身出去了。

第二日安歌本還是不想起床的,書市的幾個老闆委託平日里聯絡的人過來問下一冊邸報什麼時候拿過去,一想到還有這事,她還是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

可婆子們再和她說什麼有趣好玩的事,她也提不起興趣,滿肚子都是怨氣,別人說什麼有意思的事情都被她解釋成了壞事。

比如一個婆子跟她說:「京城裡有位姓夏的名士,最是品行高潔,他的女兒也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一日,有一名書生拜訪他,夏名士帶書生去後院賞花,書生與夏名士的女兒一見鍾情,婚事當即就定下了,後來才知道這書生居然是首輔大人家的長孫,而他偽裝成窮書生夏名士也沒有嫌棄他,還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一時間傳為佳話!」

安歌聽罷,冷笑一聲道:「這夏名士這麼高潔還帶外男去後院?他要是真高潔,他看見書生和他女兒眉來眼去他就應該氣到當場吐血!這樣才是真高潔!虛偽,明明就是早知道人家是首輔家的長孫,所以故意安排了這齣戲!」

那婆子的笑僵在臉上,好一會兒才訕訕地回過味兒來:「是,是,還是姑娘聰明。」

安歌把這些事寫成文章之後,怎麼讀怎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