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千面暮雲 >第一百零八章 得到國君寬釋,應諾前往羅生

第一百零八章 得到國君寬釋,應諾前往羅生 (1/2)

小說名稱《千面暮雲》 作者:益菌的凸起  更新時間:2019-03-15 08:54  字數:3764

蕭略著實對陸幼翎刮目相看,雖然這個稚氣未脫的小子還沒有長大,但是他所表現出異於常人的洞察力卻遠非一般人能夠比擬。

「師弟,你過來。」蕭略讓陸幼翎走到身前,他仔細的大量一番,誰知陸幼翎始終不敢直視他的雙眼。

「師弟,你眼神為何躲躲閃閃,莫非有什麼事讓你為難。」

「師兄,我是來向你請罪的。」

「請罪?」蕭略笑道:「師弟你又捅了什麼簍子?」

「師兄,我……」陸幼翎一聽師兄說起自己捅婁子,便想起符於瓊指責自己是眾人的禍患,一時便畏畏縮縮,不敢開口。

蕭略和方遲笑對視一眼,方遲笑也微笑的打岔道:「阿木,這裡都是自己人,你有什麼事不妨說出來,何必拘束呢?」

「師兄,這件事我說出來,可能會改變你們對我的看法,我現在也很糾結應不應該告訴你們。」

見陸幼翎一副為難的神色,蕭略連忙安撫道:「師弟,這件事是否很嚴重?嚴重到你覺得寢食難安、夜不能寐?」

「嗯。」

「既然如此,你可能承受說出來的後果?」

「我想到了最壞的結果,也不奢求師兄能夠饒恕。」

「既如此,你還是不要說好了。」

蕭略負手而立,懷著大度的眼神看著陸幼翎,陸幼翎一下子心虛道:「師兄為何不讓我說,難道你已經知道了?」

「師兄我並不知道師弟你做了什麼,可是我知道師弟你為人質樸,絕對不會去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何況人孰無過,若非要說做了什麼錯事,那一定也是迫不得已而為之,我身為當朝國君,若知道你犯了錯還不秉公處理,便失了規矩,可師兄我又有心放你一馬,所以,你還是不說為妙。」

「師兄,我……」

陸幼翎眼眶突然溢出淚水,蕭略生氣道:「你都已經是焚香閣的司天,再不可像個孩子一般哭泣,趕緊將你的眼淚擦乾淨,師兄我還有要事要同你商量。」

蕭略的『不追問』讓陸幼翎感激涕零,他急忙拭去眼角的淚水問道:「師兄找我有何事商量?」

「師兄想讓你出使一趟羅生,未知你意下如何?」

「去羅生做什麼?」

「師弟你有所不知,現在羅生與雲都劍拔弩張,不日即有戰事要發生,為兄已經三番五次的派人與賀甲一尊溝通,但是都被拒之於千里之外,現在思來想去,也許只有你可以見的到他。」

「讓我去?不合適吧,我又不會說話。」

「我這裡有封書信,你只要能呈到賀甲一尊手中便是大功一件,還望你不要推辭。」

「好吧,我儘管去試試看,只是單憑我一人之力只怕很難見到賀甲一尊,所以……」

「師弟放心,師兄已讓方遲笑陪你一同前往,沿途由遲笑來打典,擔保可以順利到達闕城。」

「是啊,阿木,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你毋須害怕。」方遲笑拍了拍陸幼翎的肩膀,一臉信誓旦旦的樣子。

「師兄,有件事我想同你說下,」陸幼翎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向蕭略坦誠。

「其實我上回去東來館驛的時候,賀甲一尊之所以肯放我回來,其實是讓我幫他們將『天綬碧石』運回闕城,否則便不讓……」陸幼翎突然遲疑了一下,臉上變得如同柿子一般紅潤。

蕭略連忙問道:「否則什麼?」

「否則便不讓我離開。」

「他們要天綬碧石做什麼?這塊碧石是開山老祖設立子午祭壇時搬運到這裡的,並且這塊碧石是打開玄天門的關鍵,他們要這塊石頭,莫非是想斷了我雲都今後的氣數?」

方遲笑點點頭,「很有可能,賀甲一尊向來做事喜歡斬草除根,他之所以要天綬碧石,自然想讓雲都的修緣無後繼之人。阿木你該不會答應他了吧?」

陸幼翎連忙擺手道:「我當然沒有答應他,只不過我說了個慌,他才肯放我回來。」

蕭略點頭道:「你也是權宜行事,這事不會怪罪於你,如此一來,你便更有親近他的把握,你只需託人轉告,就說碧石有了眉目,如此一來,他肯定會接見於你。」

「君上,我就擔心賀甲一尊要是知道我們戲弄於他,他不會輕饒了阿木。」

「這個嘛……」蕭略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陸幼翎連忙露出笑臉說道:「師兄你無須操心,只要見到賀甲一尊,我自然有辦法活著離開。」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阿木,那事不宜遲,你拿上為兄寫給賀甲一尊的書信上路吧,一路上多加小心。」

「是。」

陸幼翎滿口答應下來,其實他哪有什麼全身而退的辦法,只不過他一心想到蕭略無論怎麼樣都願意赦免自己的罪行,心中頓時感激涕零,現在能為他分擔一些事,就算赴湯蹈火又有什麼關係呢?

陸幼翎回到焚香閣時已經是下午未時,本來蕭略要留陸幼翎在宮中用膳,可是方遲笑計劃晚上便要動身渡江,便只能先行回來收拾包袱。

陸幼翎剛回到迦禮寺時,便遇見老仙師柯獨善,他正在自己的廂房門口張望,看來已經等候自己多時。

「柯老,不知您找我有什麼事?」

「木司天,你可回來了,白執事讓我通知你去中正廳見他。」

陸幼翎心想,白自賞這個時候找自己做什麼?偏偏不早不晚,就在我剛剛離開歸元殿便要見我,莫非他已經知道我要渡江去見賀甲一尊一事?」

「行了,柯老,我回去換身衣服就去見白執事。」

陸幼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