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玩遊戲能變強 >第90章 花斑猙

第90章 花斑猙 (1/1)

小說名稱《玩遊戲能變強》 作者:六梟  更新時間:2019-01-13 13:13  字數:2558

?????王遠眉頭緊蹙,看著這意外出現的驚喜,有點難以抉擇。

他下馬走進洞穴,仔細觀察了一番。

洞穴大門兩側的石壁上,滿是利爪留下的爪痕。

同時,左邊還立著一根巨大的脊骨,不知道是什麼妖獸身上的,看體積,身長至少有4米。

「看起來很危險的樣子……」

王遠皺了皺鼻子,從洞穴入口的樣子看,這副本內部,應該是以妖獸為主。

「今天還是算了,改日吧。」

最終。

王遠深吸一口氣,選擇先不進這個副本,而是暗暗記下周邊的環境和路線,準備擇日再來。

原因也很簡單,太倉促。

在有選擇的時候,不打無準備之仗,是王遠的原則。

現在天色漸完,不說他的實力能不能打通這個副本,單說時間,就未必能在強制下線之前結束。

如果在副本打的一半的時候強制下線,那就基本上等同於死亡了。

其二,晚上他還有約。

而王遠,不是一個喜歡失約的人。

在周圍留下方便他認路的痕迹,王遠翻身上馬,一路往青陽鎮趕去,路上,不但根據太陽的位置記住方向,而且每隔200米就要下來做一個標記,確保下次再來能夠準確無誤的找到這個副本。

畢竟副本=大量的經驗=大量的金錢=極品的裝備=有可能的奇遇。

大約跑了二十來里地,終於看到了青陽鎮的大門。

「遠哥,回來了,那些狠人都等著你呢!」

守門的士兵對王遠已經很熟悉,離老遠就揮手開腔。

「呵呵,今晚大殺四方。」

王遠也咧嘴一笑,一點也不低調。

——和這些軍人在一起,總裝蒜的話會被鄙視的,真性情才更容易融入進去。

他一路疾馳趕回來,距離鳳棲閣的聚會還有一些時間,所以王遠較為從容,也不著急回客棧換身衣服,而是先去了鎮子里最大的妖獸材料店,斬妖閣。

「喲,小哥你又來了。」

一看見王遠走進來,夥計就眼睛一亮,這段時間以來,王遠可是他們的大主顧,穩定提供妖獸材料,其中不乏一些有價無市的稀有貨色。

「嗯。」王遠點點頭,直接一攤手,把今天的收穫往櫃檯上一攤,「今天的收穫,算一下吧。」

「好嘞!」

那夥計立即進入工作狀態,一臉認真,仔細檢查起每一件妖獸材料的價值來。

「紫炎兔皮毛一套,價值1金10銀……」

「鋸齒雙頭犬四寸利齒4顆,五寸利齒2顆,價值40銀幣……」

「迅猛妖豬完整獠牙兩根,價值2金……」

……

夥計每看一件,就報出一件的價值,最後把所有報完,一打算盤,「小哥,這些一共7金55銀。用不用再核對一下明細?」

「不用,我相信你們斬妖閣的信譽,結現吧。」王遠大手一揮。

「相信斬妖閣,絕對錯不了!」小哥熟練地加上一句廣告,從下面拿出一袋子錢幣交到王遠手裡,突然又道。

「小哥,這段時間以來,多虧你每天來賣材料,我在閣里的地位也水漲船高,現在我有許可權,可以發展一位青銅級會員,當然就是你了。」

說著,小哥又拿出一塊腰牌,連錢袋一起,交到王遠手上。

「青銅級會員?這有什麼用?」王遠接過來,瞬間收入行囊之中。

「以後你來斬妖閣交易物品,我斬妖閣一律讓利百分之五。」夥計道。

「百分之五……那不就是九五折?聊勝於無吧。」王遠笑笑,推門而出。

回客棧換上一身乾淨衣服,王遠這才往鳳棲閣走去,想想又要逛青樓,心裡還有點小激動呢。

「殺!」

「閃!」

「再殺!」

一進門,王遠就聽見幾聲大喊,還以為這裡打起來了,心裡一激靈,定下神來,才看到是早來的騎兵們在划拳。

「咦,這不是我們的英雄遠公子嗎?平日我請都請不來,今日什麼風,竟然把你吹來了,快,上酒!我要敬遠公子一杯!」

還沒等王遠回過神來,就被另一人攬住肩膀,回頭一看,卻是幾天未見的燕趙歌。

「燕公子,你真是鳳棲閣的常客啊。」王遠笑道,「我今天,是和守備隊一起來的。」

「原來如此!我說呢,似遠公子這等英雄,定然立下了軍功!」燕趙歌先是把杯中酒一飲而盡,豪氣干雲,「今天守備隊所有的開銷,包在我身上!」

「燕公子,此話……」王遠聽得一愣,剛想勸阻,卻又聽見一陣長笑,由遠及近,正是賈一川來了。

「如此,賈某就替我守備隊的兄弟謝過燕公子了。」

「哈哈,能為守備隊出一份力,實乃我燕某的榮幸,今晚大家務必喝的高興,玩的盡興!」說罷,燕趙歌沒有再多說,極有眼力見的告退了。

「師兄。」王遠連忙行上一禮。

「不用擔心你朋友的腰包,他老爹不但是青陽鎮首富,就連我青州五鎮一起算,也是最頂尖的富商。」

賈一川笑著解釋,旋即一拉王遠,走入人群中,又叫來兩位美女,自己摟住一人,另一個送入王遠懷中,「師弟,今晚不醉不歸!」

一群老兵也跟著起鬨。

「好,我先干為敬!」

王遠拿起一碗酒,咕咚咕咚一飲而盡,把氣氛推至高潮。

酒過三巡。

鳳棲閣的二樓,所有人都已經放開了,最早還帶著的一點秩序也消失不見,四處可見喝的醉醺醺的戰士,和依偎在其身上的美女。

還有一些,則乾脆摟在一起,往樓上的房間去了。

當然,身為長官,賈一川還很清醒。

事實上,他的酒量就好像無底洞一般,手下輪番來敬酒,一人一大碗,喝到最後,別人趴下來,他竟還是巋然不動。

「師兄,好酒量。」

王遠突然湊了過來,坐在賈一川旁邊,一臉曖昧的壞笑。

「呵呵,你這小子,一旦出現這種笑容就是有事相求,說吧,什麼事?」賈一川顯然心情不錯。

「哈哈,師兄英明。」王遠哈哈一笑,「其實是這樣……」

旋即,他把白天遇到那個洞穴副本的情景詳細複述了一下,「師兄,你能不能大概猜測一下,那洞穴之內都有什麼?」

「爪痕、巨大的脊骨……」

賈一川眉頭微皺,拿起一碗酒,再度一飲而盡,「很可能是花斑猙!」

「花斑猙?」

王遠眨了眨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