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嬌 >第四十章 檢查

第四十章 檢查 (1/1)

小說名稱《第一嬌》 作者:蘋果小姐  更新時間:2019-01-13 11:09  字數:2649

拳頭微捏了一下,容恆挪目看向蘇清。

文馨公主招招絕殺,蘇清每每在那殺招近身分毫之處,巧妙避開。

幾招過後,不見蘇清還手,文馨公主大怒,「你為什麼不出招?」

蘇清笑道:「我這個人,不喜歡打打殺殺。」

全場……

文馨公主……

就連心頭分外擔心蘇清下一瞬就會像大佛寺後山那個暗衛一樣吐血倒地的容恆,也險些噴出笑來。

這麼睜著眼說瞎話騙人家,良心不痛嗎?

文馨公主發狠,一掌劈向蘇清臉頰,「給你我出招!」

蘇清巧妙躲過,「你確定?那我要提醒你,能靠智商的時候,我不輕易動武,但是,等到我動武的時候,往往大家都求我靠智商。」

文馨公主殺氣騰騰,「廢什麼話!」

「好,你求我的,不是我主動的。」蘇清道。

說完,蘇清一個側翻身,抬腿朝著文馨公主胸口蹬過去。

只是在文馨公主要躲開一瞬,她原本踢她胸口的腳,就穩穩的落在了文馨公主的屁股上。

屁股被揍了一腳,文馨公主腳下不穩,不由向前幾步趔趄。

一個公主,大庭廣眾之下,被踢屁股。

這種屈辱,文馨公主氣的快要炸了。

將將站穩,就瘋狂反擊。

只是,蘇清沒給她機會反擊。

就在文馨公主站穩捏拳一瞬,蘇清朝她後背心連環蹬了三腳。

穿紅戴紫的文馨公主就被蘇清踢飛起來。

凌空大約一米,哐當落下,穩穩落在北燕三皇子腳下,慘白的小臉上,嘴角帶著血。

蘇清朝北燕三皇子看去,「繼續嗎?」

北燕三皇子置於桌子底下的拳頭都要捏爛了。

他憤怒的瞪了鎮國公一眼,轉瞬斂了情緒,朝蘇清道:「紫荊將軍果然名不虛傳,是文馨技不如人。」

蘇清一笑,「那,九殿下還是我的?」

北燕三皇子咬牙,笑道:「這個,本王說了不算,還要看文馨的,畢竟第一輪平局,第二輪紫荊將軍勝出,興許第三輪文馨就能獲勝也未可知。」

蘇清不以為意的笑道:「好。」

說罷,蘇清看向地上趴著的文馨公主,非常溫和的道:「公主,下一輪比什麼?」

文馨公主……

她能說,她現在站起來都是問題嗎?

怒火攻心,再加上受了點內傷,文馨公主將將胳膊撐著地要起來,就白眼一翻,一頭栽倒過去。

北燕三皇子眉頭一抖,臉色微變,狠狠看了蘇清一眼,忙繞出桌案去扶文馨公主,「文馨,文馨……」

皇上看了蘇清一眼,不是說讓你注意分寸嗎?「快傳太醫!」

宮中大宴,太醫都是在一旁守著的。

得令幾個太醫匆匆上場。

一番把脈之後,素日慣給皇上瞧病的太醫就目光複雜的看了北燕三皇子一眼,然後朝皇上道:「陛下,文馨公主許是比賽的累了。」

皇上……

意思是睡著了?

皇上一雙眼睛盯著太醫,你是認真的?

太醫……

北燕三皇子冷哼,「貴朝太醫這話,未免太難聽,你是想說,我妹妹畏懼和紫荊將軍比賽,故意假裝昏迷?」

太醫……

這種話,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怎麼還要說出來?

對上太醫的目光,北燕三皇子怒道:「放肆!我北燕皇室豈能容你們如此羞辱。」

語落,朝皇上道:「不僅陛下有御醫,本王此次前來,也隨行帶了御醫,若是本王的御醫診斷和貴朝的不同,還望陛下主持公道。」

說完,壓根不等皇上開口,北燕使團中,一個年長的就走了出來。

蹲身診脈,翻了翻文馨公主的眼皮,然後一臉徵詢的看向北燕三皇子:您讓我怎麼說?

北燕三皇子……

一臉懷疑人生的低頭看文馨,當真是裝暈?

北燕三皇子嘴角抖的停不下來。

皇上一臉關切的詢問,「究竟是如何?」

北燕太醫收不到北燕三皇子的目光暗示,思忖一瞬,就道:「啟稟陛下,我朝公主原本是昏厥,只是公主武藝高強,等到貴朝太醫來了之後,我朝公主已經從昏厥變為安睡,這實在是公主身體的一種本能反應。」

眾人……

原來你們北燕是這樣的北燕!

就在這個時候,蘇清忽然開口,「陛下,既然御醫都來了,臣有個請求還望陛下恩准。」

蘇清開口,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北燕三皇子趁機命人將文馨公主帶下去,他自己又重新落座,臉黑如鍋底。

他絕不相信,文馨在裝睡。

目光陰涼,北燕三皇子看著蘇清。

皇上也看著蘇清,和藹可親道:「什麼請求?」

蘇清就道:「陛下,方才臣作畫的時候,覺得這作畫的顏料有些問題,還想請御醫瞧一瞧。」

蘇清此言一出,容恆立刻朝鎮國公看過去,鎮國公瞬間臉色發青的樣子,就一絲不落進了容恆的眼。

皇上略皺眉,朝御醫點點頭。

御醫上前,撿了方才文馨公主作畫的顏料,細細檢查。

片刻後,朝皇上道:「並無問題。」

蘇清就指了自己的顏料,「勞煩再看看這個。」

御醫走過去,才拿起一樣顏料,就臉色微變。

他這樣的表情,令全場的人呼吸一緊。

真有問題?

「如何?」皇上也忍不住身子向前一探,沉著臉問。

御醫忙回稟,「陛下,紫荊將軍用的顏料,的確裡面加了藥粉。」

此語一出,全場嘩然。

誰這麼缺德!

蘇清和文馨公主比賽,可是為了九殿下的所有權!

這麼害蘇清,不正好成全了文馨公主。

這……

這個道理在大家腦子裡一轉,所有人的目光就重新落到北燕三皇子身上。

蘇清被害,就是他們北燕受益。

北燕三皇子頂著眾人的目光,一臉坦然看向皇上,「陛下,臣等從進宮便一直在陛下左右,無人離開。」

皇上若有所思點點頭,朝御醫道:「這藥粉,是何功效?」

御醫便道:「普通人使用,只會全身麻軟無力,用武者使用,則會五臟俱碎。」

這話嚇得大家大吸冷氣,頻頻朝蘇清看過去。

這真是命硬啊!

皇上臉色徹底沉下,「那蘇清可是中毒?」

太醫給蘇清把脈一瞬,點頭,「藥粉通過肌膚滲透,已經進入將軍體內。」

容恆的心,不由得狠狠一抽,像是被人捏住。

北燕三皇子冷笑,「太醫這話,真是謬論,既然你說用武者使用會五臟俱碎,那剛剛紫荊將軍為何安然無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