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全球諸天時代 >第五十二章 大山溝、

第五十二章 大山溝、 (1/3)

小說名稱《全球諸天時代》 作者:化三生  更新時間:2019-01-13 10:50  字數:7448

翌日。

江蒼回到現實世界的第六天,也即是第三次迷霧降臨的當日。

賓館內。

江蒼早起收拾了一下東西,背了一個旅遊包,就去往了偏南邊的旅遊區。

並且今天也不是什麼節假日,加上這處旅遊景點不是什麼度假聖地。

一路上不堵不擠。

江蒼步行了大約半個鐘頭,走走繞繞,就按照隱約提示,來到了這處景點附近的樹林旁邊小道。

一眼望去。

兩側四周沒有什麼護欄之類,這條小道上前後也沒有人。

江蒼看到,便進入林中,走上個二三百米,等到入眼皆是樹枝繁茂,就找個地方把旅遊包往樹縫裡面一藏。

小件元物裝到了口袋裡,雙刀匕首是攜帶身上。

最後再打量一番附近,檢查一下自己所攜帶的東西。

當確定真沒人跟來,以及自己也準備妥當之後,才走到幾顆大樹的交叉處,坐在了一顆半米高的大石頭側面地上,一邊調整勁力,一邊等待迷霧降臨。

而按照記憶。

江蒼是隱約記得『第三次迷霧』降臨這裡以後,是覆蓋了方圓一里左右,挨著了旁邊的旅遊景點。

迷霧持續時間,是一天。

和上個世界的迷霧時間差不了多少。

如今,就是不知道裡面元能世界持續的時間是多久。

而隨著時間過去。

等到中午十二點整,迷霧降臨,遮掩四周樹木的時候。

早已調整到巔峰狀態的江蒼也沒什麼耽誤,就從樹下站起身子,開始在霧中開始計數,來回走過附近。

一直等到大約300個數後,一扇虛幻大門出現身前。

江蒼輕車熟路的走上前去,輕敲三下,猛然推開。

一瞬間。

當自己一步踏入的時候,景象瞬變。

出現在自己附近的是大山林景。

伴隨著頭頂的清澈藍天,自己就身處於這片連綿的山脈當中。

只是當江蒼朝前望去,卻看到二三百米外有一個落座山邊的小村子,村子百米外是一圈小山峰。

村子門口還有一輛麵包車停著,但是停的有些不端正。

如今正有三個大漢在後面吆喝推著。

估計是軲轆陷到了泥地里打滑。

同時,江蒼正在打量附近的時候,還有三個模糊提示在自己腦海中出現。

自己大約規整一下。

其一,是元能出現時間。為『四十天後,方圓五百公里內會同時出現三顆元能。』

其二、字跡任務,『茶葉和酒,好像是交給村裡的某個人』

其三,身份記憶。大致是自己身為前面村莊里的人。

但是這次更具體一些,記錄著『自己』是七八歲流浪到了村裡,被村長『孫老頭』帶大。

只是在自己八年前考上高中的時候,就告別了這裡。

到了如今,已經有八個年頭沒有回過這個大山溝里的村子了。

因為在身份記憶里,『自己八年前讀高中、大學到如今上班的地方』都離這個村子有千百公里遠,加上轉車太麻煩,路又不好走。

孫老頭也是心疼錢,更覺得人折騰,就不讓江蒼回來了。

反正讓江蒼聽來,就是有點太不地道了,『自己』八年都沒回來。

而自己能有這麼詳細的身份。

江蒼仔細想了想,八成是和這兩件元物有關係,才會讓自己一開始接觸一個『勢力。』

和第一個世界類似,都像是『送機緣』的?

江蒼思考到這裡,感覺自己應該才對了。

說不定這『茶葉和酒』,就是拿來賠這八年罪的。

只是有點太便宜了。

但不管怎麼說。

自己這『上學、上班的八年當中』,倒是能很好的掩飾自己會拳術等等的一系列問題。

而等三項提示全部捋順清楚以後。

江蒼就感覺自己有點冷。

是因為這天氣溫度約莫在十度以下,零度以上。

估摸著是已經到了冬天。

而自己卻只穿了野狼皮、練功服,是太薄。

但對於自己2.3的體質來說,短時間內還能承受,不會影響自己的巔峰狀態。

因此。

江蒼活動了一下四肢,再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暖和了一些,就接著朝前面的村莊行去,準備先連著元物任務,找個暖和的衣服再說。

「走嘞!」

而隨著『呼呼』的車輪摩擦土路聲。

等江蒼來到村口的時候,亦是上前幾步,過去和那幾位大漢搭把手,就把那車子給推了出來。

「謝謝啊師傅!」

幾個大漢笑得憨厚,連忙道謝。

但等他們一見江蒼大冬天裡穿這麼薄,還又背著兩把刀鞘,倒是驚異了一下,可還是指著車門道:「去哪啊師傅,捎您一程?這天冷,您穿這麼薄別凍著了。」

「就前面。」江蒼一笑,抬腳就走進了這不大的村子,接著向村西頭的孫老頭那裡走去。

且一路上。

坑坑窪窪的道路,加上寒冬臘月的,除了幾個小孩子瘋著在相互追著跑以外,街上也沒幾個人。

江蒼路過一家老舊小賣部,勾頭通過窗口看了一眼牆後的點子掛表,看到時間顯示為『2016年、十二月』

再往後的數字,就被窗口擋著了,看不清楚。

反正這天冷成這樣了,也差不多到了十二月底。

尤其這世界和現實中的年份相差不大,更是個好事。

起碼熟悉。

只是。

等江蒼向著孫老頭家走的時候,倒是看到前面有個中年婦女和青年從院中走出,說著一些離奇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