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農園醫錦 >第四十章 吳大娘的鬼主意

第四十章 吳大娘的鬼主意 (1/2)

小說名稱《農園醫錦》 作者:姽嫿晴雨  更新時間:2019-01-13 10:50  字數:3318

?????「爺爺,你見過皇上?」顧茗的眼中閃爍著崇拜的光彩——爺爺在軍隊里一定很厲害,要不然怎麼會有機會見到皇上?

顧夜也頗有興緻地看著自家爺爺。皇上啊,那可是存在於小說和電視劇中的人物。不知道東靈國的皇上,是紂王那樣的昏君呢,還是唐太宗那種的仁君?

「嗯,有幸見到過幾次!」作為老鎮國公身邊的得力幹將,封賞的時候怎麼可能少得了他?如果當初他沒有辭去官職,只怕現在至少是二品大員了。不過,能報答老將軍的知遇之恩,他從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皇上」二字,在老百姓的心中,那可是天一樣的存在。顧茗眼中滿是濃濃的羨慕和嚮往。

顧蕭見狀,又給孫子加了一把火:「武狀元,是要在金鑾殿接受皇上的欽點,還有機會喝到皇上賜的御酒哦!」

「爺爺,我決定了,考武狀元!!」顧茗斬釘截鐵地道,臉上布滿堅毅的神情。

顧夜淡淡地掃了爺爺一眼,心道:果然姜還是老的辣,三兩句就把人引上鉤了。不過,走武舉的路,是哥哥最好的選擇了。

夜色,像一塊巨大的幕布,將青山村籠罩其中。靜寂的山林,偶爾傳出夜鳥的啼鳴,馬蹄敲擊山路的聲音,顯得異常清晰。爺孫三人,穿過村子,回到了半山腰屬於他們的「家」。

第二天一早,爺孫幾個就早早地起來了。顧茗興緻勃勃地在爺爺的指點下,練著基本功——扎馬步。扎馬步是樁功的一種,對腿部的力量,穩定,耐力,靜力,是很好的訓練。

顧夜本來想跟著哥哥一起練的,可是這馬步一紮就是半個時辰,太單調和枯燥了,她想了想就放棄了。不過,經歷過亂世的她,甚至強健體魄的重要性,每天都會給自己服一劑改善體質的藥劑。有作弊器在手,就是這麼任性。

顧茗卻以驚人的毅力,堅持了下來。看到哥哥抖得跟麵條似的雙腿,顧夜不忍地送上一杯熱茶,裡面偷偷加了兩滴消除疲勞幫助恢復體力的藥水。

同樣在葯集上出售藥材的吳當歸,親眼看到顧家小丫頭三筐藥材,賣出了五十多兩銀子的高價,心中又是嫉妒又是不忿。本來以為那老頭,只會醫術不會製藥呢,誰知道人家才教了不到一個月的徒弟,炮製的技術就遠遠超過他了。

回到家中的吳當歸,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大半天,終於做出了決定。他翻出了自己壓箱底的寶貝——一株百年份的人蔘,問他婆娘要了一方帕子包起來,就往外走。

吳大娘心疼得臉上的肉只哆嗦:「當家的,你真要拿人蔘當做拜師禮給那老傢伙?這可值幾百兩銀子呢!」

「女人家,頭髮長見識短!」吳當歸回頭瞪了她一眼。你當他不心疼,可是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等他把那老傢伙的製藥技巧學到手,多少銀子賺不回來?

「你說得是真的?那些炮製過的葯,真值那麼多銀子?」吳大娘也聽男人說了那顧瘸子和顧丫頭賣葯的事,眼中閃過一縷貪婪和嫉恨。自家男人一筐葯,能賣個二兩銀子已經算不錯了,他們竟然賣到幾十兩?

「不光這些呢!」吳當歸想起自己在鎮上聽說的事,眼中貪婪的光芒更盛,「那丫頭在鎮上救了丁大戶,謝禮中光銀子就有一百兩!她一個沒有任何醫學基礎的人,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學到如此精妙的醫術,更何況是我?要是把那老傢伙所有的本事學到手,咱們以後哪還需要窩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吳大娘聞言,雖然心疼銀子,卻不再阻止男人拜師了。男人出去後不久,想到顧夜那死丫頭去了一趟鎮上,手中就多了一百五十多兩銀子,還有好些布匹、糕點和豬肉,心裡嚴重不平衡起來。

她那雙白多黑少的眼睛微微一轉,嘴角勾起一絲滿是惡意的笑。她邁開圓規似的兩條腿,扭動著蛇一樣的腰肢,來到了顧喬家的門前。

「弟妹在家嗎?」吳大娘推開顧家虛掩的門,徑自走了進去。

離收冬菜還有些日子,閑下來的劉氏,正坐在炕上縫補衣裳。家裡兩個淘小子最費衣服,兩個男孩子沒有一時老實氣兒,這不又不知道上哪淘去了。

聽到吳大娘的聲音,劉氏放下手中的活計,應了一句:「吳家嫂子,外面涼,進來坐吧!」

吳大娘不客氣地掀開帘子走了進來,脫鞋上了炕。她從荷包里掏出一把葵瓜子,格吧格吧地嗑起來,瓜子皮吐了一地。

劉氏不悅地皺了皺眉,沒好氣地問了句:「吳家嫂子怎麼有空到我們家串門子?」

「唉——我真替你感到可惜!」說完,她故意重重地嘆了口氣,用同情和惋惜的眼神,看著劉氏。

劉氏皺了皺眉,沒好氣地問道:「有話你就直說,賣什麼關子?說吧,我咋就讓你覺得可惜了?」

吳大嫂嗑瓜子的動作停了下來,探著身子,一副神秘兮兮地表情:「你應該聽說了吧,你們家葉兒丫頭,救了一個採藥的老頭,還拜了師,跟人家學醫術。」

「哧——一個丫頭片子,賠錢貨,早晚是別人家的人。學什麼醫術!再說了,醫術要是那麼好學的,那人人都能做大夫了。」劉氏臉上寫滿了不屑,繼續低頭縫著補丁。

吳大娘撇撇嘴,露出一絲冷笑,陰陽怪氣地道:「你別看不起人家,你口中的賠錢貨,四筐藥材賣出了六十兩的高價!」

「什麼?!」劉氏嘶地一聲,把被針尖戳破的手指含在嘴裡,三角眼睜得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